正文 第358章第二百零九章 做了他(上)!

    第二百零九章 做了他(上)

    从宝庆馀堂的角度来说,不管是雪糖霜的做法,还是精盐的做法,他们所付出的代价,和他们获得的收益,是完全不成比例的。贰.五.八.中.文網用一个形象点的话来说,那就是九牛一毛,付出了一毛,得到了九牛。

    雪糖霜是怎么来的?女东主用了一枚最高等级的纳戒就换到了雪糖霜的做法。纳戒的确是很高级没错,可用金币衡量的话,充其量就是十几二十万金币,但收益呢?几年下来,光是雪糖霜一项上的进项,就超过了数百万金币。

    至于精盐,就更离谱了。宝庆馀堂不过是帮王胜收集了一堆需要的资料,又帮忙牵线玲珑阁的大师制作了一套防护套装,连防护套装的原料都是王胜自己提供的。真要用金币来计算的话,这个更离谱,只有不到十万金币。

    精盐啊!这满天下的百姓你问问,但凡有一点家底的,谁家还吃那些又苦又涩的粗盐?全天下每个人每天都在吃的东西,用赚钱来形容,似乎有点不够,用抢钱更形象一些。

    这样的投入和收益,可以说宝庆馀堂这些年超过七成的利润就全靠这两项生意。也正因为如此,宝庆馀堂才在短短的几年之内,在财力上就力压御宝斋,简直有一股要成为商业界老大的意思。

    也正因为宝庆馀堂这几年的膨胀,才会有了家族当中对于宝庆馀堂大权的觊觎,才会有了后期持续两年的内斗。贰.五.八.中.文網

    以前的宝庆馀堂,生意同样足够大,但各种繁琐的项目需要付出极大的精力才能够维持,利润率连雪糖霜和精盐的一半都比不上。现在好了,只要抓住这两项生意,只要抓住甘蔗的产区,抓住粗盐的产区,然后控制住两种技术不外泄,就可以稳稳的坐在那里收钱。

    不用付出太大的辛苦还能大赚特赚,家族地位还能极大提升,这要是不引人觊觎那才怪了。

    新东主算是和女东主嫡亲的兄妹,以前只是女东主四处奔波,辛苦操持,现在看着生意没那么忙碌还能大权独揽,谁不乐意上台?

    从小锦衣玉食长大,周围的奴仆下人从来都是阿谀拍马,所有人见面都由着大少爷的性子来,突然之间坐到了这个位高权重的位子上,大少爷的心态却没有因为成了宝庆馀堂的少东家有什么变化,只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应当。

    只要是人就应该顺从自己,只要是生意伙伴就应该给自己最大的优惠,只要是买家就该陪着笑脸高价买下自己的货物,我和你做生意是恩赐,你能买我东西是幸运,这种高人一等的心态,让这位新晋的少东家觉得全天下人就应该围着自己转。

    总算他还不是傻,知道王胜既然提供了雪糖霜和精盐的制作法子,是一个很重要的合作伙伴。加上还有千绝地营地这种新生意要谈,所以才屈尊降贵来了无忧城这么一个乌烟瘴气的地方,没想到王胜竟然离开了?

    这算什么?耍弄自己吗?新上任的少东家顿时间满脑子怒火,完全不顾他自己既没有提前和王胜预约时间,也没有和王胜说好一定要等着,总觉得只要不顺他的意,就是和他对着干。

    少东家很相信身为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一定要不怒而威,一定要喜怒不形于色,所以一直绷着面皮,努力让人看不出来他的喜怒。可惜他这幅做派,在熟悉他的人眼中,哪里是什么喜怒不形于色,就差摆在脸上了。

    无忧城的那位新掌柜也是熟知主子脾性的,这时候哪里还不知道要顺着主子的心意说话?话里话外间把王胜直接形容成了一个暴戾无礼,不把宝庆馀堂放在眼里,靠着宝庆馀堂起家之后就把恩主丢到一旁的忘恩负义之徒,有点利益就投奔御宝斋的叛徒。

    少东家是越听越怒,恨不能此刻就把王胜擒到面前,让他跪地求饶。可惜,也只能是想想而已。

    此刻少东家心中,已经彻底没有了要和王胜合作的念头。这种无法掌控的合作对象,以后绝不能再有。

    王胜还知道雪糖霜和精盐的制作方法,这是一个巨大的隐患。对宝庆馀堂来说,这就是一个随时可以引爆的定时炸弹,一旦王胜泄露秘密,宝庆馀堂赖以发展壮大的支柱型产业就会轰然倒塌。少东家绝不容许这种事情发生。

    既然不能掌控,那就让他消失好了。

    “无忧城里,有没有人愿意接下刺杀王胜的任务?”少东家既然做了决定,那就要马上执行,坐言起行这一向是个很好的品质,少东家奉行不悖。

    “恐怕无忧城里不可能。”新掌柜来了无忧城这么多天,虽然在生意上他是个棒槌,但是作为一个战士,还是绝对合格的。不但把无忧城里面的各种关系慢慢的理清,连有些风云人物的底细都挖到了不少。

    王胜这种在无忧城里的大红人,还是宝庆馀堂的合作伙伴,少不了要重点关注。以现在各方对待王胜的态度,以及无忧国主对待王胜的态度,只要王胜不出无忧城,没人会对他出手,也没人敢对他出手,根本不用区分什么内城外城。

    “找神威狱,出大价钱,买王胜的人头。”少东家绷着脸吩咐道:“我们宝庆馀堂的生意把柄,决不能捏在一个外人的手中。”

    这天下,能和无忧城相提并论的杀手组织,也就是神威狱了。不过,神威狱显得更专业一些,他们只接和杀人有关的活计,不会接其他调查或者搜集什么的乱七八糟的任务。而在杀人效率上,很明显神威狱还是要高出一筹。

    “是!”新掌柜听着主子的命令,心中顿时间一喜。王胜这个给脸不要的家伙,也只有少东主这种强势的人才能治他。

    真以为得罪了宝庆馀堂的掌柜就没事?真以为放了少东主的鸽子就没事?真以为拿捏住了宝庆馀堂的生意把柄就没事?这天下,有的是办法让人彻底的闭上嘴,以及让人解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