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9章第二百零四章 死士(下)!

    第二百零四章 死士(下)

    死士绝不是一个人,一个人的动手只是为了给另一个人创造更好的出手时机,用性命来给另一个死士铺路而已。贰.五.八.中.文網

    凿子捅进王胜肋下的时候,王胜的拳头也已经轰在了对方的脑袋上。砰,刚刚还在请教问题的工匠,脑袋瞬间变成了破西瓜,直接爆开。

    老道士那边差点没被气死,居然就在他眼皮底下,距离他不足一丈之内,王胜被连续的刺杀两次,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过,两个死士全都已经授首,老道士就算是想找人算账也不知道该找谁了。只能愤怒无比的扫视了一圈周围,看看谁还有嫌疑。

    这边的动静这么大,早有人发现了。只是,还是那句话,谁都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这个时候自己跳出来让老道士泄愤?全都在远远的看着,谁也不敢上前。

    王胜艰难的从肋下把那把凿子抽了出来,老道士心惊胆战的看着这一切,直到发现凿子上没有血色,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没事吧?”尽管没看到鲜血,老道士还是关切的问了一句。

    “没事!”王胜沉着脸回答了一句,然后开始仔细的检查起那个凿子来。

    要知道,王胜的防护套装可是用的八重境的妖兽皮啊!怎么可能如此的脆弱,被一个看起来并不怎么锋利的凿子一下子捅穿呢?不光是一个,前面那个也是同样,好像王胜的防护套装在他们眼中根本就没有作用一般。

    “你的防护套装肯定是被做过手脚了!”老道士活的岁数大,见多识广,一看拿着凿子检查就知道他在琢磨什么,沉声解释道:“凿子上有阵法,激活之后一接触到你的防护套装就会洞穿。二·八·中·文·网”

    王胜认可了老道士的解释,因为不管是心口上那个口子还是肋下的那个口子,边缘之处都变得异常的酥脆,不可能被刺穿之后强度就差了这么多吧?只能用老道士的说法来解释。

    东西是冯家送的,只能说,冯家绝对逃不脱干系。但谁都明白,冯家这时候没有杀死王胜的理由,只有宋家才会这么干,难道冯家和宋家有什么牵连不成?

    这里面的具体纠葛谁也不知道,不过,王胜和老道士都清楚,这绝不是最后一次刺杀。

    “你真的没事?”看着王胜防护服胸口和肋下的那两个小洞,老道士皱起了眉头。即便王胜里面穿着同样的防护内衣,可既然对方都已经算到了这一层,难道还会刺不进去吗?

    “没事!”王胜心里庆幸着,幸亏自己一直穿着自己的液体防弹衣,不但没有让这两个死士的尖锥凿子刺进去,连带的还分散了刺入的力量,否则的话,后果还很难说。

    攻击的灵气被元魂飞快的吞下,除了两次刺击让王胜感觉略有些疼痛同时感觉到一点气闷之外,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御宝斋的那个大掌柜很快出面,组织工匠们到另一处距离王胜比较远的地方施工,护卫们把周围检查了一遍,几乎每个工匠都盘查了一番,这才算是勉强的安定下来。

    王胜和老道士不用理会这些,先回两人的石室中去商量一些。不过,王胜刚一进门,就皱起了眉头。同样的老道士在进自己的石室中看了一眼之后,也飞快的退了出来。

    两人的石室,都有人进去过。应该就是在刚刚发生骚乱的时候。之所以能够一眼看出来,是因为王胜发现,自己放在门口的那根头发已经不见了。

    这个简单的小法子,王胜也教给了老道士,所以老道士同样发现自己的石室有人进去过。

    现在里面没人,这一点可以肯定。只是,那些人进王胜和老道士的石室中干什么?

    要知道,现在所有人的家当,基本上都是在自己随身携带的纳戒中的。石室里面,最多最多就有床被子褥子枕头什么的,这东西,难道也值得动手脚?

    “我进去看看!”王胜和老道士招呼了一声,自己罩上了护目镜和硬质口罩,进了石室中。老道士虽然号称护卫,但要说一些魑魅魍魉的手段,绝对美誉王胜精通,让他查也查不出什么东西来。

    老道士对此没有意见。不过当他看到王胜的护目镜和硬质口罩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差点叫出来。王胜果然就是王胜,都带人进了千绝地了,还留着一手。众人就从没见过他的护目镜和口罩。

    进了房间,王胜先扫视一遍有什么能一眼看出来的破绽。基本上,空空荡荡的石室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然后王胜注意力开始往床上和练功榻上集中。

    枕头有人动过,很轻微的痕迹,但的确动过。拿起来,没发现什么异常,翻过来仔细看了看,有一处针脚有点不同。轻轻的撕开,王胜马上发现了那一丁点残存着的闪亮液滴。

    水银,液体水银,有人往自己的枕头里面灌了少许的液体水银。练功榻那边有个蒲团,在王胜的检查之下,同样也发现了蒲团里面被灌了水银。

    更仔细的检查之后,卫生间马桶的下方,有一小块地方被凿出来几个小洞,里面全都灌着水银。老道士的房间,也同样没有放过,都是类似的地方被灌了水银。

    枕头里面的水银比较少,估计是怕掂量出重量异常被发现。蒲团和卫生间里的水银,加起来至少有三两。

    液体水银,在常温下就能挥发成汞蒸气,无色无味,剧毒。如果不小心的话,在里面睡上一夜就有可能急性汞中毒。

    好手段!王胜看出来宋弘德是长年累月的好几种重金属中毒,宋弘德的死士这边马上就给王胜和老道士一记急性汞中毒的报复,很好,很强大!

    “老道,你说,他们动手的目的是什么?”王胜冲着老道士问道:“这个时候了,杀了我,难道就能阻止各大家族完成这个营地?难道说他们只是为了杀我泄愤?”

    “没那么简单!”老道士也摇头:“宋家是绝不乐意看着这个营地起来的,肯定还有什么别的法子毁掉营地。”

    “水源!”王胜和老道士琢磨了一会,忽的同时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PS:第三更还在写,今天迟了点,谅解。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