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8章第二百零四章 死士(上)!

    第二百零四章 死士(上)

    死士并不一定非要修为十分高。贰.五.八.中.文網修为高并不一定就能刺杀成功,但修为低也未必就不能成功。只要舍出命来,很多高手有时候都会栽在一些修为低的小人物身上,毕竟不是每时每刻任何人都能保持警惕的。

    虽然死士的终极目的也是要杀死目标,但和杀手还不一样。杀手会力求杀死目标的同时,自己尽量的生存下来。可死士不一样,死士只要杀死目标,从来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能活下来。

    所以,有时候防备杀手的手法和安排,却无法防备死士。因为死士动手的时候,根本就不考虑退路,他们会在一切能动手的地方动手,不管后果,只求杀死对方。

    如果非要考虑杀手干活之后如何逃走,的确是可以防住一部分杀手,但绝对挡不住死士。

    至少凌虚老道士现在表现出来的护卫水准就是这样的,他会在王胜的身边左右看护,但不会妨碍王胜有时候突然兴起的动手干点什么,也不会妨碍王胜和一些工匠大师交流。

    王胜已经在所有工匠面前表现出了大师级的石雕水准,在经历了一开始的惊讶不可置信之后,所有的工匠们都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

    相处一段时间之后,就有人开始向王胜请教。如果是武学上的讨教,王胜恐怕不会理会,但是这种技艺上的讨教,王胜却是乐意交流。很多时候,沉溺于修行并不能够解决瓶颈的问题,反倒是在某种技艺上的突破会触类旁通。贰.五.八.中.文網

    有人请教,王胜也教的热心。这时候,老道士一般不会特别的阻止,只是在旁边不远处一边修行一边护卫而已。

    高手们其实都已经察觉到了那股武道意志,大家谁不知道在这种武道意志的刺激下,可以让自己的武学修行更进一步?所以,很多人都看出来,老道士护卫的时候,其实大多数时间是在闭目领悟中。

    机会来了。当王胜再次被一个工匠缠着请教问题的时候,杀机突然降临。

    这个工匠看起来三十多岁,也就是三重境的修为,而且这三重境修为明显是因为长年累月的干活而积累起来的那种如同鲁大师一样的适用在雕刻中的灵气修为,和战斗磨练出来的完全不同。

    除非能够在修为上大幅度的碾压,否则的话,一般同样境界的工匠,肯定打不过同样境界的战士。

    谁都能看出来这个工匠的修为性质,所以不管是王胜还是老道士,都没有把这个工匠当回事。他有雕刻手艺上的问题请教,王胜也就顺路指点那么一下,以便能够加快速度。

    其实就是一句话的事情,有时候钻牛角尖的人就差一个点拨,王胜也很享受这种在技艺上被人尊敬的感觉。

    从开始工匠请教到王胜点拨完,也就那么一会的功夫。很明显,得到指点的工匠十分兴奋,就打算兴高采烈的马上到山壁当中试试。挖空山壁的活计,正好能让他试验。

    每隔两间标准间宽度,山壁上就会开一个门,方便进出。兴奋的工匠进门的时候,正好有另一个工匠扛着一根石条从里面出来,要把石条送到砌城墙的地方。

    门不大,只能供一个人进出,所以兴奋的工匠让了一下,没挡在门口,让那个扛着石条的工匠先出来。

    特别正常的情景,谁也没觉得这其中会有什么问题,更没有人发现哪个人明显带着杀机。王胜没发现,连老道士都没发现。

    死士之所以是死士,就是因为一点。当他没打算动手的时候,谁也发现不了他的杀机。合格的死士,杀机一辈子只会爆发一次,爆发之后,就不会再管后果。

    王胜也是礼貌性的往旁边偏了一下,要让开别人干活的路。这个时候,正好是王胜把老道士的视线和身体都挡在了自己背后,自己则近距离和扛着石条的工匠面对面。

    杀机瞬间爆发,攻击也瞬间落在了王胜的胸口。咽喉上也有,但王胜反应奇快,带着手套的双手直接护住了脆弱的头脸咽喉,同时启动了面具防护。

    一根尖锥,十分的锋利,上面闪烁着的寒芒加上亮起来的光芒显示着这根尖锥不但本身异常的尖利不说,还有阵法的加持。

    尖锥整体就是一个凿子的模样,平常用来凿石头,关键的时候用来当做攻击的利器,简直是防不胜防。

    对方本来要刺向王胜咽喉的,可当对方发现王胜的手已经挡在了咽喉部位的时候,瞬间更改了目标,直插王胜胸口。刺向咽喉部位可能会被王胜的手抓住,所有人都知道王胜的力量惊人,被抓住肯定功败垂成,改成心口,王胜的动作已经来不及。

    死士的攻击并不需要多复杂,也不需要多个目标,只要一击得手即可。

    嗤,在王胜诧异的目光中,尖锥轻易的刺破了带着防护阵法的防护外套,插了进去。要知道,王胜的防护套装可是冯家给的八重境妖兽皮制作的强悍防护,居然被尖锥一击刺穿。

    不过,攻击也到此为止。还没等那个工匠脸上的成功笑容完成,脑袋就轰的一声爆成了碎片。

    老道士出手了,动作非常快,完美击杀。

    这还不算,老道出手的同时,还将王胜往旁边一拉,自己抢到了王胜的身前,面对着那个出手的工匠。

    轰,出手工匠的尸体,猛的轰然爆开,却是在一出手的刹那,工匠死士就用秘法让自己的身体自爆,力求在最后一刻也能伤人。

    要不是老道士机警,王胜一定会首当其冲的承受这自爆的威力。不过,既然老道士已经站到了前面,那这种程度的尸体自爆,对老道士几乎完全没有影响,甚至身上连一点鲜血都没有沾染上。

    只是,被甩在后面的王胜,此刻却是闷哼一声。刚刚请教过他问题的那个工匠,正站在他身侧的位置,此刻,正拿着一只看起来只是样式不一样的凿子,从侧面捅进了王胜的防护套装之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