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5章第一百九十七章 老道士的麻烦(下)!

    第一百九十七章 老道士的麻烦(下)

    那位观主看王胜说话如此的随意,虽然有些诧异,但想起那个时候老道士和王胜相处的过程,也就释然。二·八·中·文·网招呼了一声在旁边听的目瞪口呆的那个负责朗读道经的道童,观主把抄书楼这边的空间都留给了王胜和凌虚老道士。

    用各种道门的法子无法唤醒,说不定用一些世俗的法子可行。不过,老君观里面的道士们,知道凌虚老道士身份,个个都是恭敬有加,如王胜这般随意的一个都没有。

    正统的办法不行,也许就需要王胜这样的歪门邪道。至少在现在那位观主的眼中,王胜此刻这种语气调侃说话的,就是歪门邪道。

    王胜才不管自己的法子在别人眼中是正道还是邪道,反正只要是管用的,就是好法子。

    不光坐着说闲话调侃,就在老君观可以说最庄严的抄书楼中,王胜还拿出了酒菜,试图让这个喝酒吃肉的破坏清规戒律的老道士闻香而动。

    可惜,不管王胜怎么闲话,不管王胜怎么用酒菜引诱,凌虚老道士都是那一副端坐的样子,动也不动一下。几分钟呼吸一次,几分钟心跳一次,单从状态上说的话,倒更像是某种动物的冬眠。

    这个更确定了王胜的猜想。老道士肯定是封闭了六识,不见不闻,倒是颇符合《道德经》中的某些描述。

    可以说,老道士是真幸运,已经摸到了一些大道的边缘。只是苦于一直没有系统的理论指导,所以才会陷入他自己以为的魔障之中。二·八·中·文·网

    也不能完全说是魔障,其实可能就是纠结在某个问题当中解不开,就此困在这种状态当中了。也就是老道士修为高绝,一般人三个月不吃不喝不动,估计早都死透了,而老道士半年了,居然还有生机。

    听观主说起,老道士保持这个姿势已经整整半年多了,再这么下去,身体肯定先垮。可他们却对此束手无策,由不得他们不着急。

    还好,王胜刚刚领悟的九字真言中的几个字,“兵者”两字,都是用来调理身体的,既然老道士自己封闭了六识无法感应任何东西,更无法保养锤炼自己的身体,少不得王胜也要出点力帮帮忙。

    面对着老道士,王胜用最字正腔圆的语调连说数十遍“兵”“者”。这可不是王胜要毁掉老道士的道基,而是给他调养身体,促进生机,用地球上的现代词语来描述,就是增强老道士体质,加速他的新陈代谢。

    一开始老道士并没有反应,但是几十遍下来,王胜可以很明显的看到老道士的脸上多了几分血色。

    有门。九字真言果然是非同凡响,用在道门的高道身上,更是事半功倍。

    既然这两个有用处,王胜当然不会藏私,面对着老道士,将自己领悟的五个字挨个的念起来。

    “临”镇定心神,“兵”调养身体,“者”促进恢复,“皆”感应人心操纵人心,“阵”增加亲近,这五个字王胜连续不断的冲着老道士施展。

    眼看着老道士的脸色慢慢的恢复正常人的脸色,虽然还没有醒来,但呼吸的频率已经不像是之前几分钟才能感应到一次,心跳也慢慢的加速。

    单念五个字,总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到后来,王胜就是九个字一起,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九字真言和盘托出,一遍一遍的冲着老道士念出来。

    外面听着的那位观主,满脑子的莫名其妙。一开始王胜和老道士说的那些酒菜啊故事啊调侃啊什么的他还能听懂,后来突然之间念五个字,临兵者皆阵,这是什么意思?任他想破头都想不明白这里面有什么奥秘。

    可是毕竟是高道,这五个字王胜虽然不是冲着观主来的,但观主还是能够感受到一种活力澎湃,同时又有一种心神镇定,仿佛突然之间就能进入定静的状态之中一般,很是奇妙。

    能写出那么契合道门的楹联,果然不是一般人物。观主心中想着,却是一点也不敢惊动里面,静静的在外面感受着,体悟着。

    等到王胜把完整的九字真言全部说出来的时候,观主顿时间脑海中仿佛什么东西被挑开,眼前几乎已经出现了一条金光大道,可总有些若有若无的薄雾挡在前面,让他看不清楚前方的美妙景致,那种感觉,简直让人郁闷的要发狂。

    王胜自己倒不怎么觉得,不过九字真言自己只领悟到五字,还有“斗列在前”四个字没有摸清楚头绪。但这并不妨碍王胜在念诵九字真言的时候,将那五个字的功效发挥到最大。

    念了足足有半天的时间,眼看着老道士已经慢慢的恢复了正常的呼吸正常的心跳,可就是保持着那个姿势不醒过来。看着这一幕,王胜也真的是有些束手无策了。

    忽的想起来什么,在念完一遍九字真言之后,王胜马上接上了一段自己背诵过的《道德经》的开头。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念完这个开头,王胜马上接着又是一遍九字真言。

    老道士这边还没有什么反应,可门外听着的那位观主,却已经陷入了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之中,只觉得眼前终于看到了道之大门,自己可以一窥究竟了。

    九字真言之后,王胜又是一遍《道德经》开头,然后又是九字真言,以此反复,不停的念诵着。

    也不知道念诵了几百遍,反正门口的那个观主已经进入了定静的境界,用心感悟着王胜说出来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

    终于,在王胜又一次念完九字真言,还没等他继续念诵《道德经》开头的时候,老道士忽的闭着眼睛开了口。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九个字里面竟然有四个字莫名其妙,半吊子的东西也拿来蒙人?”一开口,老道士就是一副骂人的口吻,但语气中的那种振奋和喜悦,却是怎么骂都掩盖不住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