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3章第九十一章 最关键的地方(下)!

    第九十一章 最关键的地方(下)

    阿七的腿的确很漂亮。笔直,修长,比王胜在地球上看到的那些顶级名模也不差多少。可王胜这么说出来,却足以让阿七对他的印象恶劣到了极点。

    自己的一双长腿阿七也很喜欢,可她不喜欢王胜这样赤裸裸表现出来的那种在她看来根本就是色眯眯的语言。这家伙是个登徒子,而且还是仇敌,阿七的杀意瞬间就升到了顶点。

    可王胜那边只是很轻巧的将匕首插回了铁案板上那个刺出来的小洞上,轻微的摩擦声却立刻唤醒了阿七的仇恨。这个时候,显然不是动手的好时机。

    阿七自问自己没露出破绽,可一眼被人认出来不说,还被人看穿了杀意,这简直让她的信心遭到了极大的打击。她很想揪着王胜问问为什么,可这念头终究只能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而已。

    王胜这边刚目送走了阿七,案板前就又出现了另一个人。

    这个刚刚目睹了这一切的男子并不是来买肉的,而是来送信的。御宝斋的人,特意过来告诉王胜,吕温侯邀请的御医已经到了,请王胜有时间的时候到御宝斋坐坐。

    很周到的安排,吕温侯没有亲自过来,只是通知王胜随时过去坐坐,这并不是吕温侯的失礼,恰恰是给足了王胜面子。

    要是吕温侯亲自过来,王胜恐怕就得马上跟着过去了,否则吕温侯就十分没面子。派个人过来通知,则是让王胜随时自己决定,比强邀可要好上很多。

    别人给面子,王胜同样也给面子。马上将肉铺收拾一番,关好门之后直奔御宝斋。等到王胜赶到的时候,御宝斋里的销售大厅里已经有不少人提前赶到,看似在御宝斋挑东西,其实却是等着探听消息。

    刚刚那人说话并没有避开谁,语气声音都很正常,旁人听到也是正常的。许多人一听就明白过来,暗骂自己怎么就没想到,用御医这一招来示好呢?现在被御宝斋抢到了前面。

    不管是王胜还是御宝斋这边,都没有保密的意思。这事情是发生在大庭广众之下的,谁都可以听听。这样不仅对王胜有好处,对御宝斋也是,否则不管是王胜还是御宝斋,恐怕都得要承受诸多势力的集体打压。公开反倒是没这种顾虑。

    御医其实头前一天就到了,不光是御医,还有一个御用炼丹师,此外还有一个炼魂师。具体是什么级别,王胜就不知道了,但吕温侯看起来很重视的样子,说明这三个人身份不低,至少在各自的专业领域内,绝对都是大人物。

    在吕温侯安排的大厅内,三人已经坐着等王胜到来。看来是王胜那边一收拾出门这边就已经得到了消息,安排的很周到。

    “辛苦几位先生了!”王胜表现的十分的礼貌。这不是王胜虚伪,在地球上,王胜面对医生大夫的时候也都是很礼貌的,人家大老远的跑过来给自己诊治,不管是不是吕温侯负责费用,但王胜总是要承情的。

    “无妨!”御医和炼丹师整天面对的病人都是皇室中人,早就练出了一副好脾气和好耐性,现在王胜礼貌,他们也受用,礼貌的回应着。

    炼魂师地位高点,这个场合也只是点点头,没多说什么,但心里总是高兴的。总比冲着一个嚣张跋扈不知礼数的家伙辛苦一番要舒服吧。

    在御医的示意下,王胜坐到了御医旁边,伸出手让御医把脉。御医一边把脉,一边让王胜张嘴吐出舌头,看了看舌苔,然后开始追问。

    跟着探听消息的人们一开始还以为王胜是得了什么重病,所以才会委托御宝斋的人请来御医和御用炼丹师,可一听到御医问出的问题,众人才明白过来,原来是王胜的修为出了问题。

    王胜丝毫不掩饰自己曾经达到过一重境境界的事实,这个其实掩饰起来没有意义。一方面宋家的人可能会通过宋嫣宋老鱼以及他们带过去的侍卫知道一些详情,另一方面,临川城史家的人有许多都能证明自己的确是一重境修为,所以,还不如大大方方亮出来,让人以为自己修为出了问题好一点。

    知道是这个问题,所有人的目光都亮了起来。这是在不经意间就能够探听到王胜是如何从普通人提升到一重境秘密的好机会啊!谁会放过?在场众人有一个算一个,耳朵都竖了起来,生怕错过一个字。

    可惜,御医问的问题只是从一重境跌落到普通人的情形,并没有追问王胜是如何由不入流变成一重境的。王胜回答的也是如此,只有降级的描述,没有升级的任何蛛丝马迹,让在场的人听着心痒难耐的同时却也只能无可奈何。

    御医诊治一番之后,是那个炼魂师检查。王胜也不怕炼魂师能查出什么,反正自己元魂空间里一千多个小螭吻,到最后在元镜上显示的也只是最开始的鲤鱼,那又有什么可怕的?

    炼魂师准备了一个阵法,让王胜踏进去然后发动。大庭广众之下,王胜也不怕炼魂师耍什么花样。吕温侯不是傻子,不可能会找一个可能在这个时候暗算自己的炼魂师来帮自己找问题。

    和阵法相连的还有一个元镜。不出王胜所料的是,当阵法启动之后,元镜里显现出的就是一条鲤鱼的形象。不过这条鲤鱼的形象比在杀手大厅元镜里看到的还要凄惨,竟然是残缺一半的。

    残魂,不入流,这才是王胜最早最原始的元魂状态。很明显,这个连带着一个阵法的元镜更彻底更高端,可是也只能看到这个地步了。

    炼魂师询问的是王胜当时如何弥补残魂,弥补的时候是怎样的感觉等等。王胜也不隐瞒,吞服了几颗培元丹,用了几天的时间都详细的说了出来。甚至于王胜已经说到了自己的残魂如何弥补完整,完整之后是如何变成了大鲤鱼的状况。

    只是当就差最后一步王胜如何从不入流变成一重境的时候,王胜停了下来,不再多说了。那些仔细听着生怕错过的人们就被这么不上不下的吊在空中,心痒难耐,恨不能马上上去暴打王胜一顿让他说出来。

    怎么最是关键的地方就给停下来了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