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0章第一百九十五章 作茧自缚(上)!

    第一百九十五章 作茧自缚(上)

    宋弘德本来想隐瞒对付王胜的事情的,可是他灰头土脸头发胡子烧了一半,回到宋家庄园的时候,任谁都能看出来他吃了大亏。二·八·中·文·网

    仆人侍女们肯定是只敢心里笑不敢表现出来的,更不敢问,可宋嫣关心父亲,自然要询问一番的。

    权衡一番之后,宋弘德还是把自己星夜追杀王胜的事情说了出来。既然没能成功杀掉王胜,那这消息迟早会爆发出来,还不如自己亲口坦白。

    宋嫣听到消息当场脸色煞白。她怎么也想不到,一路上还表现的好好的父亲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要知道,在千绝地里王胜可以说是看在宋嫣的面子上放了宋弘德等人一条生路,可转眼间宋弘德就要恩将仇报,置王胜于死地。

    “我们必须要这么做!”一看到宋嫣的脸色不对,宋弘德急忙解释起来。他好容易才得以父女重逢重享天伦之乐,怎么能接受宋嫣马上离开自己?

    一边强拉着宋嫣,宋弘德一边把自己的出发点和盘托出。王胜对于宋家维持千绝地的优势有多大的威胁,自己为了家族如何迫不得已动手等等。

    任凭宋弘德如何的舌绽莲花,宋嫣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宋弘德。宋弘德虽然没怎么和宋嫣多相处过,但他察言观色的本事可是顶尖的,一看就知道自己的女儿似乎已经陷入了一种生无可恋的状态中。

    这一下宋弘德可吓得不轻,女儿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绝对能排在宋家大业之后的第二位,他可不想刚刚才和女儿重逢,就要面临再次失去女儿的境地。贰.五.八.中.文網

    好说歹说,家族亲情一通乱上,宋嫣总算是有了点生气,不再那么死气沉沉了。可宋弘德知道,这一次的裂痕,不知道要耗费多少时间和心血才能弥补了。

    坏就坏在他们动手了,结果王胜却安然无恙的逃跑了。宋弘德也是有苦说不出来,谁能知道,被包围的王胜,居然就那么凭空飞了?

    早知道这样,宋弘德打死也不会这么仓促就动手。要动手也是选一个更好的时机。王胜不死,宋家的大业就会有毁灭性的打击。

    这不,才刚刚几天,王胜的反击就来了。

    无忧城里王胜卖消息,宋家的人同样也可以交钱进去听。当天讯鸟传书传回来的消息就让宋弘德心中刹那间变得冰凉。

    如果让王胜那个样子的搞法,宋家在千绝地的优势,瞬间就从高高在上跌落谷底,除了十几年的时间优势培养了一批高手之外,还能有什么?

    这个王胜,就不该留着他的性命!宋弘德捶胸顿足,可是却毫无办法。

    王胜在千绝地的时候,他们没有一见面就动手,这给了王胜机会。食人蚁围过来之后,王胜就获取了主动权。现在王胜逃脱追杀进了无忧城,除非宋弘德直接和全天下翻脸,否则所有其他势力没有一个会愿意看到宋弘德杀了王胜。

    女儿不理解,自己亲自出马却功败垂成,王胜逃走的时候还不忘记给自己一记爆炸,让自己灰头土脸,加上宋家的优势又被王胜这么一打击,宋弘德简直是越想越气。刚出千绝地强势回归的意气风发以及父女重逢的喜悦转眼间不知道飞向了哪里,只剩下一堆堵在心里脑子里的郁积。

    忽然间觉得胸口有些发闷,宋弘德忍不住咳嗽了几声,可刚刚才咳嗽了两下,喉咙口就一阵发甜。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宋嫣大惊,一群人手忙脚乱的将宋弘德扶到床上,赶忙叫医师。好一会之后,宋弘德才算是稳定下来。

    好在宋弘德这次带出千绝地的人全都是忠心耿耿的下属,宋家庄园这才没有因为宋弘德吐血而生变。

    一番忙乱之后,宋嫣和宋弘德总算是想起来,王胜还曾经提醒过宋弘德,他已经中毒多年。但很显然,宋弘德带着的那些毒师和宋家的这些医师们,并没有发现这一点。从他们给做的诊断就能看出来。

    宋嫣很不爽,可在父亲的生死攸关的大事面前,却也不得不放下所有的不快,然后冷静的发号施令,用最快的速度邀请全天下著名的医师,给宋弘德诊治。

    总算是在无忧城那边王胜还没有更多动静的时候,宋家邀请到了三位医师,以及几位很有名的毒师,全都到了宋家庄园面对面诊治了一番。

    总共七个人,三个医师,四个毒师,钻在一个房间当中讨论了足足有一天半,才算是得出了结论。

    宋家人,特别是宋嫣,一直在焦急的等着这个诊断结果出台。她此刻心中尽量想着宋家,想着父亲,可眼前却总是忍不住会冒出王胜的影子。

    宋嫣信任王胜,她很明白,在那种状况之下,王胜完全没有必要用一个虚假的消息来敷衍谁,只能说是看在宋嫣的面子上提醒一下宋弘德而已。

    可是,宋弘德居然暗杀王胜,而更悲惨的是,没杀成。问题是,宋弘德又是宋嫣的父亲,宋嫣就算是再怎么不满,再怎么不开心,却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可想到王胜,宋嫣就觉得想哭,想扑在王胜的怀里哭。千绝地的时候,王胜横抱着自己,那种感觉,真的是很让人上瘾。

    医师终于出来了,宋嫣满怀期待的上前迎了过去,她要第一时间知道诊断结果。

    “恐怕真的是中毒了。”那个白发苍苍的老医师,面对宋嫣的期盼目光,脸上挤出了一丝苦笑。

    “恐怕?”宋嫣愣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不能肯定?

    “这可能是我们以前从来没有意识到的一种毒性。”后面跟着的一位毒师补充道。他说完,没开口的那几位医师和毒师全都是一阵点头。

    宋嫣的心沉了下去。连中毒与否都是可能的答案,那想要治疗,岂不是更不可能?

    无论如何,消息总要告诉宋弘德本人,他现在还是家主,吐了口血而已,并没有完全倒下。

    听到医师和毒师们的结论,宋弘德忽然有了一种作茧自缚的感觉。要是不对付王胜,兴许还可以冲他请教一下到底是什么毒性吧?

    PS:第一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