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0章第八十五章 又一份礼物(上)!

    第八十五章 又一份礼物(上)

    王胜可不管这些人心里想什么,他扔出纵火炸弹扭头就怕,就是怕里面的高手要是能跑出来不小心把火焰弄到自己身上。

    要知道,王胜自己对这些火焰也是没办法的,真的要被沾染上了,估计也得壮士断腕,和那个拿刀削掉自己身上肉的大汉一样,才能彻底解决隐患。

    至于那个被烧到骨头里的家伙,也许靠着强悍的修为和身体素质不会死,但肯定不死也得脱层皮。燃烧的火焰是有剧毒的,不当场削掉还让烧到骨子里,真有种。

    当然,最有种的那个王胜从头到尾都没看到,就是拿手直接抓住纵火炸弹的凌霸。一拿到手凌霸就意识到不对,可一切已经迟了。

    哪怕凌霸能瞬间动用四重境巅峰的灵气护体,能够阻挡大部分的火焰碰到自己的身上,可是他阻挡不了纵火炸弹燃烧中心那一千五百摄氏度的高温。这般恐怖的高温,连钢铁都能融化,别说他一个肉体凡胎了。

    如果当时有慢动作的话,凌霸的那些手下一定能看到,自家的老大,四重境巅峰的高手凌霸,整个人恍如火焰中的蜡烛一般,直接变软流汤,然后连汤都开始蒸发,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恐怖的大火点燃了仓库里的食用油和麻布,除了靠门边的七八个家伙能及时冲出去之外,其他剩下的几乎是在瞬间被高温和剧毒的火焰杀死。当然,跑出去的几个也没有能生还,最终还是痛苦的死去。

    火焰太大,几乎惊动了半城的人。有心人开始关注那边是什么情形,可现场人多口杂之下,又有几个人能说清?

    王胜沿着河边走了一会,确定自己不会沾染到那些火焰了,这才施施然的往自己的小院走去。

    对凌霸他们,王胜杀的没有一点心理负担。不是他自诩正义,但这种想要自己命的家伙,杀了就杀了。这个世界又没有心理干预,又没有那么多的报告要写,唯一可惜的是纵火炸弹又用掉了一颗。

    从地球上带过来的装备,用一件少一件,王胜现在已经不想再动用。除非必要,否则有些东西还是留着比较好。核弹什么时候最厉害?不是发射之后,而是在发射架上的时候,最让人感觉到威慑。

    王胜现在发出的信号就是一种威慑。王胜自己不会主动搞事,但要是有人搞事,那就要掂量一下能不能承受他的雷霆一击。

    快要进门之前,王胜的身后几乎已经没有什么跟踪的人了。看到了凌霸他们的下场,那些监视的人哪里还有闲情逸致跟着王胜?不怕被他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吗?况且这个时候,赶紧回去给各自势力的主事人汇报才是正理。

    红外望远镜看了看自己的小院,王胜脸上又露出了苦笑。客厅里有人,正坐在他的桌子边上悠闲的喝茶,一点都不像是闯入别人家里的样子。

    更让王胜苦笑的是,红外望远镜在经历了千绝地那么多次的使用之后,到了现在,终于连最后的一点电量都消耗殆尽了。从此以后,红外望远镜就只能变成一个纯粹的光学望远镜了。

    收起了望远镜,王胜抬脚进了小院。没有直接进房间,而是拐到了旁边的厨房,烧了一壶开水。等到水开之后,这才提着开水壶,推门进入客厅。

    “水凉了,给你添点热水。”一边推门,王胜一边冲着里面的人说道。这招是他从御宝斋灵儿那里学来的,算是给里面的人一个下马威。

    里面的人一怔,他自问自己的身法旁人在这大黑天旁人是决计不会发现的,而且坐在里面也没有半点声息,王胜竟然发现了他在?更让人惊讶的是王胜居然知道他在里面喝茶,进来之后还特意到厨房烧了水?

    “多谢多谢!”不过,惊讶归惊讶,里面的人并不惊慌,马上稳住了阵脚,平静的道谢。

    王胜同样表现的就和招待一个普通的客人一般,笑着上前给续上热水,把水壶放在边上,这才笑着客气道:“寒舍简陋,怠慢贵客了。”

    “不妨不妨!”对方人坐在黑暗中,真如同客人一般的客气着。

    这种夜色下,王胜的视力也只能看到个对方的轮廓,对方仿佛身体是一个黑洞一样,将周围的光线都能吸收进去。

    王胜明白,这不是自己的视力不够好。他现在能在黄昏的时候看世界如同白昼,少量光线能够放大放亮,可并不意味着没有光线的时候也能看清楚。这个大晚上,对方又特意坐在房间光线最暗的所在,看不清才正常。

    “有意思!”王胜大喇喇的坐到了桌子对面之后,对方才发出了一声夜枭一般尖利的笑声:“嘎嘎嘎,一个人把那么多人耍的团团转,还吓到了不少人,你这个小子,有意思。”

    听着这独特的声线,王胜稍稍的皱了皱眉头,却没多说什么,静静的坐着。对方既然来了,还是这幅做派,肯定不是来动手的,一定有话要说,等着开口就是。

    “看来,老夫的身份你也能猜到一二了?”见王胜稳坐钓鱼台等着自己开口,黑暗中的人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滚烫的水,毫不在乎水的温度。放下杯子才慢悠悠的说道。

    “说实话,没猜到具体身份。”王胜也直接,对方用温和的态度对他,他就用温和的态度回敬:“不过,您老大概是哪个势力的,我倒是心里有数了。”

    “说说看!”对方显然有些不信。他自问从未在王胜面前现身过,更别说自己的说话声被王胜听到,哪怕是现在,王胜也看不清他的身形面貌,怎么可能就知道自己的所属势力了?

    “虽然您竭力隐瞒,并且换了个假声。”王胜也不推脱,直接的说道:“但您老的声音听起来,多了些尖利,少了些雄浑。坐在这里,却是稳定如松,气度不凡。一般的世家大族主家也不过如此,但您老亲自来无忧城,显然不是主家。这等气度,那就只有一个地方能出。”

    “您老是皇家的内侍吧?”王胜最后直接说出了答案:“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