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一十一章 变故(下)!

    “找谁都没有用。”老祖轻笑着摇了摇头:“五百年的时光,还让我们连续晋级四重境,相当于修行一刻都没有停歇,怎么可能不付出点代价?”

    话里话外,老祖倒是显得十分的豁达,语气很轻松。只是,听着的媚儿她们几个可不这么认为,老祖的身体每况愈下,肉眼都能看出来,怎么可能只是一点点的代价?

    这一轮的扩张中,瓜分甘国戴国的地盘,利贞坊没有插手,但是却接管了两国在国都和几个重要城市的特殊商号,就是负责兑换各国金票的由两国自己学着利贞坊建立的票号,这些业务是和利贞坊重合的,利贞坊伸手,谁也没有半个不字。

    别说利贞坊还有一个老祖坐镇,就算没有老祖,光是王胜击杀甘清泉和戴浩戴胜的实力,也足以让任何人退避三舍了。他们甚至担心利贞坊会不会要的太少,导致让王胜不满。

    为此,媚儿和各方谈判,用本该分到常胜公府名下的地盘把各方同类的票号都换了过来,变成了利贞坊在各地的分号,短时间内,利贞坊迅速变成了全国连锁的规模。

    不用很久以前,只是两个月之前,各方肯定想着如何想方设法的杀死王胜杀死林秀,可现在,谁都没有了这个心思。

    各方的老祖,全部都不同程度的出现了快速衰老的迹象。凯旋宫的这位女老祖还算是好的,毕竟修习的也包括一些驻颜心法,看起来还是鹤发童颜。其他家的老祖,现在都已经是耄耋老者了。宋嫣上次过来,也说了宋濂苍老的极快,哪怕宋濂用高超的医术还放缓了这个过程也是一样。

    连宋濂都是如此,想想那些没有宋濂的医术也没有凯旋宫的驻颜心法的那些老祖,简直已经不能看了。

    事实上,从半年前开始这种变化就有了迹象,那个时候,媚儿就已经看到老祖有几根白发了。

    吞并了甘家和戴家,各方就很默契的停下了脚步,开始消化这些地盘。而在一个月之前,外人根本不知道的情形之下,各方的老祖都隐秘的来到了京城,每天就聚在最开始的皇家大剧院当中,不是听大宗师演奏,就是皇家交响乐团演奏,闲暇的时间,也会商量一些今后的事情。

    “媚儿,能不能联系上常胜公?”老祖忽的问了一句,也不等媚儿斟酌如何回答,直接把她的目的说了出来:“不管能不能联系上,最好想办法通知他,让他和林小姐一起回一趟京城。”

    “让他们回京城?”媚儿和蔷薇阿七全都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们现在都是这样了,相信林小姐也不会比我们好到哪里去。”老祖点了点头,很平静的说道:“既然恩怨是我们五百年前结下的,那么还是我们这些五百年前的老家伙们做个了断吧,也不用牵连你们这些后辈!”

    “老祖!”媚儿大吃一惊,这些老祖们竟然是这么想的,始料未及。做个了断,就意味着大家要最后的战一场,不管哪方获胜,恐怕都少不了要死人。

    “我们心意已决,只想再见识一下林小姐真正的手段。”老祖脸上洋溢着一种憧憬和兴奋,仿佛已经看到了林秀的真正实力。

    老祖转向了媚儿,目光十分的柔和:“其实,我们更想见识一下常胜公的手段。他是怎么让你一个五星元魂短时间内修行到这个地步的?媚儿,你已经史诗境界,快要晋级十二重境了吧?”

    媚儿一怔,随即点了点头。之前她隐藏的比较好,想不到还是被老祖看破。

    “我要是年轻几百年,绝不会把这样的男人留给你们的。”老祖难得的开了一句玩笑,却不再多停留,转身离开,貌似又是去和那些老祖们听音乐去了。

    媚儿和蔷薇以及阿七面面相觑,好一会之后,媚儿才长出一口气道:“给公爷发消息,让他决定吧!”

    王胜接到媚儿的讯鸟传书的时候,正和林秀在海岛上惬意的躺在沙滩上晒日光浴。当然,王胜看起来很快乐,可是心中也同样有着淡淡的忧伤。

    林秀一直很开心,表面上也很健康,可是王胜现在是十三重境修为,九字真言八字诀,虽然林秀不让他再探查林秀身体的状况,但王胜还是能够感觉到,林秀的身体和修为都在退化。林秀没有注意到,或者她注意到了没说,林秀的头上,也已经是灰白交加了。

    “是因为强行提升我的修为的缘故吗?”王胜怀疑过这个,所以有一次趁着林秀心情好的时候问了一句,王胜很在意是不是因为林秀和自己第一次同房之后给自己施展了什么损耗她自己来提升王胜的手段。

    “没那么严重。”林秀摇摇头,只是回答了一句,却没有详细说。

    这种状况让王胜很担忧,特别是他发现林秀的头上已经开始出现白发,更是心惊。

    媚儿的来信让王胜已经明白了许多,这种退化应该是他们集体封印了五百年的后遗症了。虽然林秀也采用了冰封的手法,可是并不是靠着最科学的手段来达到目的,有一些不完美的地方就会导致这样的后果出现。

    这种状况下,再强的修为也不可能和时光相抗衡。

    林秀肯定知道,不然也不会陪着王胜那么疯狂的玩,估计她是想要珍惜和王胜在一起的每一刻时光,不让自己的生命留有遗憾。

    “他们想和你最后做个了断。”终于,王胜还是把京城那些老祖们的意思告诉了林秀。这一点上,王胜绝对尊重林秀,绝不会代替林秀做出抉择,而不管林秀做出任何的选择,王胜都会支持。

    “好啊!”林秀毫不犹豫的回答道,脸上的笑容灿烂无比:“我成全他们。就算为了酬谢他们这些年来帮我验证修行道路的辛苦,我亲自送他们上路。”

    后面有些话没有说,但王胜自己也能补充。死在林秀手上,总比缠绵病榻老死要荣耀许多。

    一周之后,王胜和林秀乘坐着大雪,大摇大摆的降落在常胜公府。

    常胜公回归,整个京城都沸腾了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