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零三章 史家完了续一!

    王胜没直接询问,而是先请两人坐好。可惜,招待客人的东西一样没有,惹得灵儿大小姐白了王胜好多眼,才自己从纳戒中拿

    出酒菜,给王胜和吕温侯布置好。

    “多谢灵儿。”王胜得了便宜卖乖,冲着灵儿一个劲道谢,让灵儿满心的愤怒却发泄不出来,也不知道心中骂了王胜多少句。

    “史家怎么了?”端起酒杯,王胜才冲着吕温侯问道。

    “彻底完了。”吕温侯和王胜碰了一杯,在灵儿小美女不满的目光中喝了下去,才开始给王胜讲述。

    事实上吕温侯也是刚刚得到消息,真实的事情发生,应该是在昨天夜里。

    史家在千绝地核心的那个山谷中的所有高手,都被人屠戮一空。这个很明显,不是林秀做的,而是得知消息之后的各家,具体

    是哪家或者哪几家,现在还不清楚,哪家都有可能。重要的是,史家在这里驻扎的传奇高手,都已经死的干干净净。

    包括在史国范围之内,只要是有名有姓的五重境以上的高手,还能被人查到行踪的,就没有一个逃脱被杀的厄运。从史家那位

    老祖出事到现在,已经是七天整,这么长时间没有人动史家,估计也是各家在调兵遣将并制定一击必杀的计划。

    总之,除了京城中和无忧城里的史家人,以及少数躲过了这场浩劫的史家高手之外,整个史国,再没有一个五重境以上的史家

    高手存在。

    剩下的这些,能够安然的保住他们的性命以及现有的一切,已经算是幸运了。复仇?和整个天下为敌吗?没有林秀的本事,想

    学林秀的壮举?

    其实不用吕温侯怎么证实大家也能猜的出来,这个时候对史家动手的,除了其他七大家族外加有老祖撑腰的那些势力外,还会

    有谁?也许利贞坊不会直接动手,但她们绝对乐意看着史家倒大霉。

    说到底,还是史家老祖加上史国国都高手被人一锅端,整个高层全都殒命之后的必然结果。没有高手坐镇,平白守着史国这么

    富庶的地盘,周围又是一大群狼,不出事才怪。

    也就是他们出事的时机不对,当年戴国也同样出现过王宫被屠杀,家主大长老加上整个王宫的守卫同样被杀的干干净净,但那

    个时候大家实力上并没有悬殊的差别,等到戴家飞速把隐藏的人手调动过来的时候,别家已经没有机会动手。

    史家最关键的是高端武力直接被人扫平,群龙无首之下,又整整耽搁了几天的时间,才落得这般下场。

    “史家地盘怎么分?”王胜并不意外,各家把史家人杀成这样,不就是为了地盘吗?最多再加上现在天子给的爵位。

    “还没分,估计要吵很长时间了。”吕温侯也只刚刚得知消息,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才不到一天的时间就能瓜分好,怎么也要

    几个月的时间。

    “还好,没把史家人赶尽杀绝。”王胜感叹了一句。当年各大家族对付林家的时候,可是把林家整个的杀绝了的。

    当然,王胜也只是感叹,并没有替史家人可惜的意思。各大家族做事,不就是这种风格吗?几年前凯旋宫不也是如此的下场?

    凯旋宫的女弟子甚至还被当成礼物送给了王胜。只不过那时候他们并不知道那些女弟子还能有强悍的战斗力而已,要是知道,

    肯定也是杀个干干净净。

    “剩下的史家人要是聪明,就赶紧让出史国,找个小地方,隐姓埋名,慢慢生活,绝口不提报仇的事情。”吕温侯也是点头,接

    着王胜的话头说道:“但凡他们有点别的念想,恐怕一动手,就离死不远了。”

    “说起聪明来,我倒是有件事不明白。”吕温侯说起了这个话题,王胜也的确是不明白,立刻冲着吕温侯问道:“吕兄隐姓埋名做

    你的无忧城主御宝斋东主不好吗?为什么要在这里面搅和?玩那么一出,对你有什么好处?”

    吕温侯当然知道王胜问的是什么,看王胜问的认真,忍不住苦笑起来。

    “我说我是没办法,你信吗?”吕温侯冲着王胜问道。

    “信!”王胜当即点头:“谁没事吃饱了撑的,要耍的这么大?那会我们两个可是公敌啊!”

    公敌的意思就是那个时候谁插手要么被王胜和林秀干掉,要么事后被八大家族追杀干掉。吕温侯没那么傻,灵儿也不是傻瓜,

    他们这么做一定有不得不做的理由。

    “因为黎叔。”吕温侯不再卖关子,直接说出了原因:“黎叔在京城没杀死你,回到无忧城之后处处想要针对你。他不知道用了什

    么法子,在你身上留下了只有他能追踪的印记。如果那天我不出面,黎叔会杀了你们。”

    “即便是那样,那你也可以完全可以不用出面。”王胜不解的问道:“烦恼皆因强出头,我不信你不明白。”

    “可你们要死了,我们这些人,还有什么希望?”吕温侯笑了笑,回答了一句。

    王胜明白吕温侯的意思。没了林秀,那么各方的那些老祖出来,整个天下就面临重新洗牌,无忧城还能不能高枕无忧,恐怕就

    是另一回事了。

    “那为什么还要强行带走她?”王胜继续问道。杀黎叔王胜能理解,一个有了异心的高手,谁敢轻易留在身边?但拆开王胜和林

    秀,就有些让人不解了。

    “我是个商人。”吕温侯一点都不讳言这个:“既然出手了,那就要争取我的利润最大。分开你们,能让我在林小姐面前刷一波好

    感。另外,你身上有黎叔的印记,谁知道他会不会已经告诉了某些人追踪你?一旦通过你看到我,无忧城和御宝斋就是灭顶之

    灾,我不敢冒这个险。”

    吕温侯的话,王胜最多只信一半。他相信,吕温侯有一半的心思是真的这么想的。但没说的另一半,绝对是想要趁着林秀半年

    养伤恢复的机会,从林秀身上得到些什么。或者说已经得到了,又或者没敢进一步动手,谁知道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