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六十五章 合作续!

    “王兄,道门并不是只有老君观一脉啊!”吕温侯完全没有半点的紧张,从容不迫的回答道:“在某些事情上,道门是一致的,可是很多时候,他们并不是亲如一家啊!否则现在就应该是道门一脉,而不是道门六支,对吧?王兄!”

    王胜无法反驳,因为这是事实。道门六支,就是因为某些理念上的不同,以及对祖师爷的某些思想理解不同,所以才会分成六支的。

    实际上,以前的分歧更严重,道门有七支,不过有一支的人联合山越国玩洗脑那一套,已经被道门其他六支群起而攻之灭掉了。

    “单单老君观,也不是八大家族想要怎样便怎样吧?”王胜单单的笑着反驳道。

    “老君观的确强大,本身底蕴就深厚,还有凌虚老祖这种高手,实力不容小觑。”吕温侯完全同意王胜的话,但他还是有理由:“但老君观现在有不能出手的理由。”

    “还请指教!”王胜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吕温侯给的丹药的确是灵妙,这才聊了这么一会的功夫,就已经感觉好了很多。

    “上次道门法会,整个道门已经明确表过态,不参与俗事。这是其一。”吕温侯讲的条理分明,还一个一个给了编号:“其二嘛,老君观上次吞并了道门一支旁支,正在消化不说,也让其他道门五支对老君观很是忌惮。如果老君观在你的事情上插手,也就给了其他道门五支和其他家族联手的机会。”

    王胜点了点头,这两个理由都能说的过去。他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世上很多事情其实就是利益相关,道门也不例外。道门六支,大家本来就有理解上的分歧,那么一旦老君观有了别的举动,只会带来误会,而不是如上次那般取得祖师爷传承时的合作。

    这一点,哪怕王胜顶着老君观俗家长老的名号都不行。谁都明白王胜现在做的是什么事情,接纳王胜或者为王胜出头,不光八大家族会敌视,其他道门五支也会以为这是老君观在扩张实力准备将他们吞并的先兆。

    “老君观在千绝地的基地,人员已经全部撤离。”吕温侯不怕给王胜增加最后一根稻草:“据说是老君观大观主亲自赶到基地,把人带走的。凌虚老祖也跟着一起离开,不过他倒是通过无忧城放出一句话,谁敢杀你,以后他就杀谁全家。”

    王胜相信,这是凌虚老道能给他的最大支持了。老道毕竟是老君观的人,当大观主亲自上门陈述利害的时候,凌虚老道也不可能任性。

    好在这一点王胜早就有过预料,甚至他在出发之前就叮嘱过凌虚老道,所以一切都不意外。

    看王胜很平静,一点都没有着急愤怒的表现,吕温侯继续说道:“皇家当然也不可能。想必王兄你比任何人都清楚,和皇家的合作,不过是利益上的合作。事关皇家的生死存亡,他们不可能挑战八大家族的底线的。哪怕王兄从此就呆在京城不出去也不行。”

    “难道无忧城就可以?”王胜笑着反问道。

    “无忧城本来就是各家的通缉要犯长居之所。”吕温侯毫不犹豫的点头道:“这是数百年来全天下人共同遵守的规则,不是京城才几年之内形成的规矩,想打破就能打破。”

    “你确定无忧城敢收留我们?”王胜脸上浮现出一阵笑容,目光则似笑非笑的看着吕温侯。

    吕温侯的双眼和王胜对视了好一会之后,终于长叹一声承认道:“其实无忧城也不敢。”

    “那我们还有什么合作的机会?”王胜并不意外,无忧城本身都是在灭了林家之后才出现的,就算当时他们出力不多,也不可能置身事外。无忧城本来就因为灭了林家出现,天下那么多势力能给无忧城定下那个规矩,也一样能够废了那条规矩。

    “无忧城当然不敢明目张胆的接受王兄。”吕温侯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目光转向林秀那边,给了她一个温柔的笑容,然后才说道:“不过,没人知道吕温侯是无忧城主,所以,有些事情,还是可以秘密的进行的。”

    王胜和林秀多聪明的人,马上就从吕温侯的口风中明白,吕温侯是打算以他还没暴露的身份和两人秘密合作。

    “为什么?”王胜冲着吕温侯问道:“明知道我们两人现在是什么状况,吕兄还要和我们合作?”

    “王兄,我是御宝斋的东家。”吕温侯笑了起来,他不怕王胜盘问原因,就怕王胜直接拒绝,只要王胜没有彻底的把路封死,他就有的谈:“从本质上来说,我是个生意人。这次,我看好的是两位的未来,所以,我在投资两位的未来。”

    吕温侯的这话,让王胜瞬间想起一个地球历史上的人物,那个人叫吕不韦,他也是个商人,最擅长的就是奇货可居,投资子楚,辅佐子楚成了秦王,自己也成了秦国丞相文信侯,这是裁入史册的成功商人。

    林秀可是五百年前第一高手,如果能够得到林秀的垂青,等林秀恢复,吕温侯绝对会凌驾于八大家族之上。相对而言,王胜反倒是没那么重要了,毕竟王胜就算是再厉害,也不可能比林秀更高明。

    不过,从经济方面来说,王胜可比林秀要强悍太多了。利贞坊短短三两年之内豪取几百亿金币,那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王胜不能出面,御宝斋东家吕温侯商业手腕突出,商场上大杀四方,好像一点也不过分。

    “怎么个合作法?”王胜不动声色的问道。

    “说起来有些尴尬。”吕温侯脸上带着点不好意思,冲着王胜很抱歉的说道:“暂时来说,估计王兄是无法给林姑娘提供一个合适的疗伤场所了。所以,最好还是我带走林姑娘觅地养伤。”

    “那他呢?”林秀主动问了出来。

    “恐怕还要委屈王兄一段日子了。”吕温侯苦笑着说道:“一旦两位同时消失,全天下都会掘地三尺的搜寻两位。所以,最好的法子,就是我只带走一个。”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