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五十九章 好多锅(上)!

    王胜并没有慨叹多久,马上就被另一个问题所吸引。

    “据说,当时围攻你的高手只死了两千多个,而且还都只是六重境以上的。”王胜很不解的问道:“要是你有现在的修为……”

    说到后面的时候王胜拖长了尾音,没说出的话已经不用说出口,相信林秀一定能明白的。

    如果林秀有现在的修为,别说只是杀了两千多个普通高手,就算是再多一倍,又能如何?何必要落得非要自我封印的地步?

    “当时我的修为境界,不过是传奇境界巅峰而已。”林秀当然能听得出来王胜的疑惑,很轻松的解释道:“刚刚死的那些家伙当中,我任何一个都打不过。”

    想想也正常,要是当年林灵林秀就已经是多高境界的高手,各方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不会记录下更高的修为境界?只能说,即便是林灵林秀当年也没有超过当时的极限。

    “九重境现在已经不是传奇境界了。”王胜笑着给林秀科普了一个新概念:“现在十重境才是传奇境界,十一重境叫史诗境界,就在不久前才重新定义的。”

    “十重境也好意思叫传奇境界?”林秀很是鄙视的摇了摇头,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只是接着解释道:“封印阵法并不是束缚,而是刺激修行的阵法。除了能够借用冰冻来保存身体之外,更多的还是借助天地之力进行修行和感悟。”

    王胜点了点头,这样才合理,否则以林秀的性格,哪怕是自己觉得不敌,又怎么可能用自我束缚的方法来活命?虽然他和林秀真实接触并不多,但王胜可以算是最了解林秀性格的一个。

    “苦了你了。”王胜伸手抚摸上了林秀的秀发,被一根枯枝当做簪子别住的发髻依旧没有走形,王胜摸上去的时候,林秀下意识的一躲:“别碰,油。”

    女人就是女人,即便是这种状况下,依旧不想让男人发现她最狼狈的那一面。王胜不明白这种心态,但是却理解,所以手稍稍往下,揽住林秀的肩膀,轻轻紧了紧,表达了一下自己的亲密。

    “一直在修行之中,并不觉得很难熬。”林秀心中很甜蜜,特别是王胜的这一下改变位置,让她有种被尊重的感觉。尽管当年在林家后期那些家伙随便哪个都恨不能对她顶礼膜拜,可林秀却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们一眼,更不会有被尊重的感觉,他们也配?

    “二十五个封印阵法,都是一样的效果?”王胜不解的问道。

    “差不多。”林秀给了一个肯定的回答:“不过二十五个阵法组合成一个大的吸引天地之力的阵法,能让我知道外面发生的动静,其他的二十四个不行。”

    “你是怎么让他们自己选出最强的高手进入那些封印阵法的?”这是王胜无法理解的地方,难道林秀会告诉他们这是可以提升修为的阵法?就算林秀说了,那些家伙也得信啊!

    “本来就是参考一个镇压的阵法布置的,稍稍改了点,那个时候那些家伙的见识修为根本看不出来。”林秀依旧不改对各方高手的鄙视:“何况,我还在那二十四个阵法附近留下了足够的诱饵,不怕他们不进去。”

    “就是现在他们一直想弄明白的千绝地的秘密?”王胜想起了那些人号称守护的东西,忍不住好笑。

    林秀现在已经知道千绝地的概念,闻言笑着点了点头,埋首王胜怀中让王胜带着走,真舒服啊!

    “那你到底布置了什么?”王胜也好奇起来。能吸引那么多高手的东西,应该不是普通的东西吧?

    “你猜。”林秀却在这个时候调皮起来,自己不说,非要王胜猜测。

    林秀让自己猜,那一定是自己知道的东西。王胜楞了一下,然后脑筋开始狂转起来,猜测和二十四有关的东西。

    “是不是和我有关?”琢磨了一会之后,王胜没得到头绪,只能猜测的问道。

    “是!”林秀很喜欢这种猜谜的游戏,直接给了王胜一个肯定的回答。

    和自己有关,那一定是地球上的东西,或者是自己给林秀讲过的故事之类的。和修行有关,那一定是和那些武侠小说或者是玄幻小说之类的相关,梦中王胜为了能够刺激林秀修行上提升,不知道给她讲了多少修行的故事。

    二十四个封印阵法,守护着二十四个和修行有关的东西,这个情景貌似有些耳熟。王胜脑海中瞬间过了一遍自己看过的给林秀讲过的武侠小说,忽然之间想到了一个可能。

    不会吧!王胜伸手抹了抹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低头看了看笑的如同一只小狐狸精一般的林秀,忍不住拍着脑门头疼起来。

    “你不会是把那二十四个石室给弄出来了吧?”王胜低头冲着林秀确认道。

    “当然!”林秀笑的十分得意,冲着王胜卖弄一般的笑问道:“不行吗?”

    “他们也信?”王胜无法理解那些各家高手们的想法,难道他们看到那些东西的时候就不验证一下真假吗?

    “当然!”林秀越发的得意,那种奸计得逞的鸡贼感觉越发的显露无疑:“林灵可是用了三年的时间来布置那些东西,上面写着的东西我们全都仔细的琢磨过,前半部分全都是我们真实的修行感悟,后半部分把我们一些需要验证的想法都刻在了上面,他们看到一个个如获至宝,用鞭子抽他们都赶不走。”

    “那诗句呢?”王胜又问道:“诗句你们抄写了没有?”

    “当然!”林秀很开心的回答道:“每一句都雕刻的完完整整,包括那些注释。上面还融入我们的各种修行猜想,只要他们修行,我们就能感受到他们修行的状态,进而验证我们的修行想法到底对不对,随时修正方向。我在这里从九重境巅峰修行到现在的境界,他们其实是功不可没的。”

    听着林秀虽然虚弱但是十分开心的话语,王胜都不知道该怎么为各家高手悲哀。一个林灵林秀自己伪造的东西,他们却如获至宝,心甘情愿的成了林灵林秀修行的探路炮灰,这是怎样的凄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