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五十八章 当年(下)!

    王胜怎么可能知道冰川盆地怎么出现?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五百年后了。所以,王胜只能摇头。

    “怎么出现的?”摇头之后,王胜很配合的问道。

    “当时我布置完里面的二十五个封印阵法,自我封印之后,心里想着如果你能在就好了。”林秀也是满脸的不解回答道:“我刚起了那个念头,那片区域就好像突然的开始下陷,变成了那个形状。”

    “等等!”王胜急忙叫停了林秀的话:“你的意思是,你想要我来这里,所以我就来了?”

    王胜是在地球上跳伞的时候突然来到这个世界的,这根本就无法解释,就如同王胜无法解释林秀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梦中还能和自己交流一般,根本就是两个时空的事情,却不知道因为什么而搅和在了一起。

    “也许吧!”林秀狡黠的笑了笑:“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想着你要能在就好了,结果几百年后,你就来了。”

    尽管这不是解释,但是王胜还是勉强接受了。自己能来这个元魂世界,终究还是因为梦中女孩。林秀肯定没有转移时空的能力,但冥冥中似乎有一股力量维系着两人,用一个冰川盆地地势变化的代价,把自己从地球上带到了这个世界。

    至于更深奥的有关时空变化的精确知识,量子化概念什么的,王胜完全不会在意。既然冥冥中自有天意,让自己能来到梦中女孩的世界,这就足够了。

    “那你和林灵是怎么回事?”王胜不再追问这方面的事情,相信问了林秀也给不了自己回答,转而问起林灵林秀的关系。

    “就是那样了。”林秀一脸的无奈:“有时候是我出来,有时候是她出来。战斗的时候大部分是我,平常的时候大部分是她。不过,在梦中和你交流的时候,一直是我。她知道你,但是从来没有和你在梦中见过。”

    典型的一体双魂,或者两个人格,王胜不再细究这是如何出现的。只是好奇。

    “那你们出现的时候能控制吗?比如你想出现就出现?”王胜又问道。

    “一般我想出现的时候就能出现。”林秀很是骄傲的说道:“不过大部分时间出来也没意思,还不如回去仔细琢磨一下修行。”

    “林灵修为不高吗?”王胜想起来林灵出现的时候完全没有高手的感觉,连灵气的感觉都没有,忍不住问道。

    “她和我差不多,有时候她比我聪明,能想的更多。大部分修行的事情其实是我们一起分享经验的。”林秀直接摇头,回答了王胜的疑问:“她平常心软倒是真的,可后来她好像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成了傻瓜一般,总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你开始听到的那个要你杀了我,就是她说的。”

    林灵居然是和林秀差不多的高手,而且以前林灵比林秀还要聪明?王胜想着那个完全没有任何修行迹象的林灵,始终无法想象这是为什么。

    “她后期真的很缺心眼,觉得是因为她才让林家覆亡,才杀了那么多人,好像忽然大彻大悟,想要赎罪一般。”林秀长叹了一声,还是摇头:“让你杀了她,估计也是有这种心思在内。”

    心软,因为剿灭林家死了许多人,所以觉得是自己引发了这一切,心中有了愧疚感,这才会有自杀恕罪的心思,王胜听着林秀的话,忍不住苦笑起来。这不就是地球上的那些圣母性格吗?想不到在元魂世界居然也有,而且还是和梦中女孩一体双魂的林灵。

    “那你千万要看好她,决不能让她自杀。”王胜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只能叮嘱林秀让她自己注意。要是林灵自杀成功,岂不是林秀也要陪葬?那可不成。

    “放心,我会注意的。”林秀当然不会愿意自己被林灵拖着死去,只要她有足够的力量,就会控制主动权。

    “话说,当年到底怎么回事?”王胜忍不住好奇起来,当年的事情现在各家都是各执一词,但八大家族也好,皇家和那些小家族也好,众口一词都是林家的错,这其中恐怕有不少隐秘。

    “另外,你有这样的修为,当年又这么会被他们逼迫到自我封印这个地步?”王胜紧接着不解的问道。刚刚林秀一炷香之内就杀了三百多传奇高手,这样的修为,五百年前怎么也能把来犯之敌轻松斩杀吧?

    “当年的事情。”林秀笑着摇了摇头:“我一心潜心修行,林灵也不喜欢多管外面的闲事,林家有些败家子顶着我们的名头在外面作威作福,被人围攻也是活该。”

    从林秀这话当中王胜就可以听出来,林秀对于当年的林家其实是没有一点归属感的。这也难怪,一个林家旁支,而且从小就是不入流的元魂,谁会正眼看一眼?不主动欺负就已经算是林家人大度了。可听林秀的话,她们在成为绝世高手之前,肯定没少被林家人欺压凌辱,不然也不会说出活该两个字。

    “他们要杀就杀,我反正无所谓,我父母祖父母他们都很早就死了,死那些林家人和我有什么关系?”林秀很明显的就是这种无所谓的心态:“本来我是打算袖手旁观的,只要那些家伙们不招惹我,我也懒得搭理他们。”

    “结果他们却联合起来围攻你,一点都不给你解释的机会,是吧?”王胜已经能够想到后面的事情,直接替林秀说了出来。

    “是啊!”林秀一点都没犹豫,飞快的回答道:“他们非要杀我,那我总不能束手待毙吧?后来就发生了那一切。”

    王胜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时围攻林家的各家高手们的心情了。要是他们知道,只要他们不主动对林秀出手,林秀根本就不会管林家死活的话,他们还会不会出手。

    不过转念一想,王胜也就了然。不管林秀怎么想,那些家伙们绝对会多疑,除非林秀死了,否则他们又怎么可能相信,林秀会根本不在乎这种毁家灭门的事情呢?

    以己度人,以及双方沟通不畅的悲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