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1章第一百四十章 会动的材料(下)!

    第一百四十章 会动的材料(下)

    可惜,现在走不了了。二五八中雯 www.2.5.8zw.cōm老阵法师明白,从自己答应找王胜踪迹的那一刻起,自己就注定了会踏入眼前的这个困境。

    终于,一滴汗水从老阵法师的下巴颏流到胡子上,又从胡子上滴落到衣服上的时候,年轻人总算是发现了异常。

    “您老这是怎么了?”年轻人差点吓了一大跳,看着动也不动的老阵法师,年轻人大声问道。

    “发现自己的阵法被人无声无息的破了,所以吓的。”老阵法师没开口,回答的是王胜。

    “开什么玩笑?”年轻人正得意呢,怎么可能相信这种无稽之谈?口中喝斥一声之后,却发现老阵法师非但没有反驳,头上流淌的汗水反而越多了。

    这下,年轻人就算是再蠢,也明白王胜说的不是假话了。意识到这点之后,年轻人自己同样如同被震撼到一般,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动也不动,瞬间出了一头的冷汗。

    论修为,论战斗经验,论阵法造诣,不管哪一方面,老阵法师都比年轻人高出许多。年轻人之所以能处在领队的位置上,主要原因还是他的身份,否则的话,手下的六重境高手怎么可能会听命与他?

    一想到自己手下还有两个六重境高手,年轻人就顿时间恢复了一丝活力。二五八中雯 www.2.5.8zw.cōm两个六重境高手,就算打不过那个悄然破阵的高手,也能护着自己安然离开吧?

    脑海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眼前的一幕就让年轻人仅剩的一点侥幸消失的无影无踪。

    砰,一个黑衣人,重重的摔在了不远处的平地上,口鼻流血,在地上挣扎了好一会都爬不起来。

    王胜和老阵法师可能并不认识这个黑衣人,可年轻人认识啊!这个被摔在地上的黑衣人,正是他刚刚想过的两个六重境高手中的一个。可是,看他现在的样子,别说护着自己离开,自己能不能走都是两码事。

    一阵不急不缓的脚步声传来,一如年轻人和老阵法师进村的时候那种悠闲。年轻人和老阵法师艰难的把自己的头转向了脚步传来的方向,看到的正是他们口中那个三重境的老雕工。

    鲁大师手里左手拿着一个凿子,右手拿着一个锤子,缓缓的走过来,脸上看不出悲喜。可就是这样一幅没有喜怒的表情,让两人的心直接坠入了深渊。

    “其实,等你雕刻到了一定的境界,有些事情就简单了。www.258zw.com”鲁大师根本懒得和年轻人和老阵法师多说什么,身为一个大宗师,和两个将死之人有什么可说的?他现在教育的对象是王胜,而且还是在实地教育。

    “如果你把他们看成是高手敌人,那他们就是高手敌人。”鲁大师依旧还是在指点王胜,话锋一转:“不过,如果你把他们看成是一块会动的材料,那他们也不过就是一块雕刻的材料而已。你看!”

    说完,鲁大师的身体往前一冲,悠忽出现在了那个黑衣六重境高手的身边,手中的锤子凿子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双手的动作如风,好像两只胳膊两只手都已经消失了一般,只听到一阵几乎是连成了一长声的敲击声。

    王胜的双眼已经集中到了鲁大师的双手和锤子凿子上,目不转睛,生怕错过一点什么。至于年轻人和老阵法师,因为被鲁大师的身体挡住,加上鲁大师的手速实在是太快,竟然看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鲁大师并没有耗费多长时间,最多也就是两三口茶的功夫,锤子敲击凿子的声音就停了下来。

    “其实雕刻可以使用很多工具,不过你专攻石雕的话,也就是锤子凿子了。”鲁大师的声音响起,根本就是在教育王胜,刚刚不可一世的年轻人和老阵法师完全没有被放在眼里。

    这时候,年轻人才看到了自己的那个六重境的下属。此刻那个黑衣高手正呆呆的站在原地,动也不动,而年轻人竟然完全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黑衣属下的脸上忽的裂开了一道小口子。这仿佛是个信号,接下来,黑衣人的全身倏地都开始裂开,一堆黑色红色的薄薄的东西雪花般的落下。

    等到所有的东西都掉落,黑衣人已经变成了一个站立着的被均匀的剥了皮的肉架子。全身上下,没有一点皮肤,只有裸露的肌肉和脂肪。掉下来的皮肤,每一块都是同样大小,同样厚薄,齐整的如同用锋利的小刀仔细称量之后雕琢出来一般。

    “呕!”年轻人看到这一幕,视觉的冲击加上心中的恐惧,直接一口吐了出来。

    一个自己心中的救星,被人当场剥皮,那是怎样的令人绝望?年轻人没有一下子吓晕过去,已经算是心理素质不错了。

    王胜却根本没有管那个六重境高手是生是死,他刚刚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鲁大师的手法上了。

    年轻人看到的只有恐惧和残忍,王胜看到的却是技近乎道的巅峰手艺。对手是个会动的人,如果鲁大师用的是刀子或者剑什么的,王胜会觉得正常。可鲁大师用的是锤子和凿子。

    每一次锤击都会用凿子凿下来对手皮肤上的一块,对手不但会动,而且是修行高手,身上的皮肤有软有硬,可不管他如何的抵抗如何的躲避,总是躲不开鲁大师的那一凿,不多不少,不厚不薄,这是怎样的技艺?

    从鲁大师的动作中,王胜看到控制,看到了灵气运用,看到了对材料的掌控,看到了运动中出手的精准……看到了许多,完全都是技艺上的巅峰展示,唯独没有看到杀人。

    鲁大师可不管这黑衣人的死活,他完全是用来给王胜展示的。看到王胜目光中的那种对于自己雕刻手法的火热,鲁大师二话不说,再次动手,叮叮当当一阵长声之后,这次,黑衣人变成了一个白白净净的上面没有一点肉丝粘连的完整的骨架。

    “只要你用心,雕工到了极致,也能做到这般的。”从头到尾,鲁大师只是指点王胜雕刻的手艺,心中根本就没有其他。

    可那个一开始态度嚣张口气狂妄的年轻人,已经吐成了一摊软泥。

    PS:本章高能,儿童不宜,圣母退散。求别喷!

    今天就这么多,容我自己缓一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