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5章第一百三十七章 鲁大师的指点(下)!

    第一百三十七章 鲁大师的指点(下)

    不能不说,小老师虽然年纪小,但给王胜打基础却是一点都没有偷工减料。www.258zw.com当然,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王胜学习雕刻的态度很正,不偷奸耍滑。

    另外,王胜的修为提升,各种控制力提升,也是让王胜在基础阶段提升快速的很大原因。不管是力量还是控制力,王胜都胜出那个小老师许多,只是在某些天赋上不如小老师而已,可拿出同样的基础作品,还是能看出王胜在纯手工上是能胜过小老师的。

    “基础的手法,塑形,你应该都学的差不多了。”鲁大师看过他指定王胜雕刻一个简单的南瓜石雕之后,给出了这样的评价:“接下来,可以做一些复杂的东西了。”

    王胜点点头,然后继续等着鲁大师的评价。

    “说实话,你现在的东西,手法很正,中矩中规。”鲁大师开头依旧还是好话,听着让人听欢喜。能在短短一个多月就做到这一点,也值得王胜骄傲。

    “东西做出来,正,不偏,能做到雕什么像什么,匠气十足。”鲁大师笑着吃着王胜做的饭菜,喝着王胜孝敬的美酒,很认真的点评着:“但这样下去,最多也就做到一个工匠的水平,成不了名家,更成不了大师,明白吗?”

    这有什么不明白的?无非就是王胜现在这个趋势,最多也就是个照猫画虎的水平,顶天也就是个靠着模型复制的角色。没有自己的风格,没有自己的意境,雕刻工人而已,没什么不能理解的。

    一个多月从毫无根基能做到这种地步,王胜已经很满足了。鲁大师这话,可不是在贬低王胜,没听到他语气中的满意吗?

    “想要成名家,想要成大师,你得雕琢的自然,但还得有自己的风格,你独有的风格。”鲁大师是诚心指点的,也不藏私:“虽然这很难,可是你得往这个方向追求。”

    “我怎么做才能做到?”王胜很认真的请教道。

    “首先,练习。”鲁大师也不废话,非常利索的给出了回答:“大量的练习,就如同你修行的那些杀人手段一样,先练熟,熟能生巧,熟到了你随时随地可能随便用一个姿势用一个手法就能一锤子下去达到你想要的效果的时候,就可以继续进行下一步了。”

    “你之前的练习,说白了只是练习雕刻的基本功。是每一锤每一凿的功力,掌握了每一下能达到的效果之后,你其实就应该先放下这些技巧,然后转向全局了。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鲁大师继续指点道:“这时候你可以不关注一锤一凿的效果,甚至可以完全放手,只靠你的想象完成某一个形象。”

    “当你真的能完全靠着想象完成全局的构思之后,这时候你就会发现,其实雕刻也没什么难的,无非就是用你之前的基本功,一锤一凿的把你想象中的形象勾勒出来而已。”鲁大师笑呵呵的说道:“锤子凿子,不过就是你手中的画笔。”

    “动手之前胸有成竹,明白!”王胜又点了点头。

    鲁大师很意外,但不妨碍他对王胜的欣赏。虽然不知道王胜口中这个胸有成竹的典故出自哪里,不过意思是没错的。

    “到了这个时候,其实你就能雕琢出一些有你自己风格的东西了。”鲁大师接着说道:“人们不谦虚点,也能勉强称呼你个名家了。”

    “再往后呢?”王胜也不客气,追着问后面的内容。

    “按照这个步调,继续熟而生巧,不管雕琢什么东西,眼见心生,看到材料就能想出来雕什么。手法自然,随心所欲。”鲁大师也不责怪王胜不知道走就想跑,有问必答:“到了这个时候,基本上就是个妥妥的名家。”

    “再继续,就是从心所欲之后,把你脑子里想过的,以前学过的全部都忘记。”鲁大师喝的比较兴起,也不等王胜再追问,就开始往下说:“潜下心来,再次一锤一凿的用最基本的手法,最正统的方法,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雕琢一大批物件,你就会发现,同样的手法,同样的材料,可出来的东西匠气没有了。”

    “到了这个地步,虽然你是用最正统的手法雕琢出来的东西,可人们怎么看怎么有你的影子。”鲁大师看着王胜的双眼,很认真的说道:“这时候,你就是宗师了。”

    “那大宗师呢?”王胜也配合,看着鲁大师兴起,继续往上追问。

    “大宗师就更简单了。”鲁大师笑了起来:“继续认真雕琢,再次从心所欲,想怎么雕怎么雕,怎么随意怎么雕,怎么舒服怎么雕。等你雕刻出来的东西,别人怎么看怎么舒服,怎么看怎么自然,可偏偏自然之中还带着你的影子,大宗师也就差不多了。”

    这些话,王胜的小老师,鲁大师的关门弟子也在听,可他年纪毕竟还小,能听清楚,能记牢靠,可是理解不了。不过鲁大师早就教育过他,不明白不要紧,先记住,慢慢琢磨。现在小老师就是用的这种方法,先记住再说。

    至于王胜,则是陷入了沉思之中。鲁大师的描述听起来十分的轻松,但王胜明白,其中蕴含的辛苦,远不是几年十几年就能完成的。而且鲁大师描述的这个过程,似乎也真的蕴含着一些王胜曾经听说过的道理,似乎很有趣的样子。

    等王胜仔细的自己琢磨了好一会之后,鲁大师在那边吃好喝好了,才抬起头冲着王胜笑问道:“小子,听明白多少,说说?”

    “明白一点点了。”王胜也不谦虚,这是大宗师指点自己,这种机会可难得,怎能随便错过?就算理解错误,也要请教一番,免得错过后悔。

    “简单的说,大概是这么几个概念,您给指点指点,看看对不对。”王胜很虚心的请教道。

    “说说。”鲁大师来了兴趣,正色问道。

    “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然后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王胜一边结合自己的理解,一边结合自己的记忆,把这几句话说了出来:“最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这几句话一出,对面鲁大师的气息立刻有了变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