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五十章 钱大师之死(下)!

    王胜现在的样子实在是凄惨。防护衣全身上下几乎已经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直接变成了乞丐装,比王胜在地球上的狙击手吉利服还要夸张。

    膝盖上的伤口不知道是用力太过而撑开的还是被人打的,之前王胜这里不过是一个碎骨扎出来的小口子,现在则是一条两寸多长的口子,依稀还能看到白骨。走路已经抬不起这条腿,完全是拖着。

    脸上全都是鲜血,脑袋上两个口子,脑门上方一个,一看就是钝器砸出来的,幸亏王胜脑壳硬,否则就不止是流血了。左眼眉骨上方一个,应该是拳头砸的,同样也是流血,整个左眼都肿了起来,睁都睁不开。

    嘴边还有不少血丝,一看就不止吐过一次血。左臂完全不能动了,之前就已经骨折,运气好,两截断骨还连接着,没有错位。但现在也只能耷拉着,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腹部一道血口子,已经止住血。其他看不到的地方,胸骨骨裂,肋骨至少断了三根,内腑没有一处是好的,全都被震的内伤。

    右手整个就是被鲜血浸泡过一般,手中的虎牙军刀也是完全变成了血色。这把军刀今天痛饮了数十个高手的鲜血,乍一看仿佛杀气都能透过外面的血膜显现出来。

    王胜整个人一看就已经是那种虚弱到几乎要不能行动的样子,可偏偏王胜还能慢慢的挪动着。如果是地球上的人看到,一定以为王胜是个僵尸,否则的话,伤成这样怎么可能还能背着一个人继续行动?

    最让人震撼的是,即便王胜已经伤成了这样,可是他背上的林灵却是丝毫没有被伤害到一点。几乎所有的攻击,都被王胜面对面的接了下来,王胜宁可自己受伤,也不愿意林灵被迫使用出战斗本能。

    林灵在这种虚弱的状况下搏杀一个传奇高手,用脚趾头想都知道里面的消耗有多大。本来就已经虚弱不堪的林灵,如果多来上几次的话,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睁开眼睛了。

    当王胜从一株大树后面转出来,看到了靠着大树站着的钱大师的时候,王胜似乎也松了一口气。

    倒不是说王胜一定要斩尽杀绝,也不是怕钱大师泄露自己的行踪,真的要泄露的话,最开始的一系列爆炸,王胜自己制造的几次爆炸,都足以吸引许多高手往这个方向赶了。王胜一定要见到钱大师,是因为王胜要知道阿七的状况。

    那个执拗的傻丫头,宁可陪着王胜去死,也不愿意单独离开。王胜不是草木,怎能无情?

    追杀王胜的高手当中,少了一个,这一点王胜记得很清楚。少了的那个高手去干什么,王胜完全可以想象,一定是追杀阿七去了。虽然阿七仗着自己在千绝地当中的地形熟悉,行动经验也丰富,但是面对九重境的高手追杀,恐怕结果凶多吉少。

    不过王胜还是稍稍的带了一点侥幸,自己当初也被九重境的高手在千绝地追杀过,一样活了下来,要是阿七也有这样的运气和实力,说不定也能活下来。想要知道阿七的结果,恐怕就只能通过钱大师了。

    各方对王胜的忌惮恐怕已经升级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王胜从千绝地核心当中出来这么久,走了这么长的距离,竟然一直没有遇上王胜在千绝地里的杀手锏,那些庞大的食人蚁群。

    这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在王胜离开之前,那些食人蚁群已经被各大家族用不知道什么方法要么消灭要么围困了,完全不给王胜留下一丝可利用的优势。做到这点并不难,传奇高手就不用担心食人蚁的攻击,随便几个阵法,就能轻松的把食人蚁大军围困,困在阵法中只要一把火,那些恐怖的食人蚁就会彻底的消失。

    钱大师的状况看起来比王胜好得多了。他最大的伤势就是左腿被从大腿中部炸断。行动不便是肯定的,这点毋庸置疑,再有一个就是失血过多,直接炸断的股动脉,至少流出去钱大师体内一半的鲜血。要不是钱大师也是传奇境界的高手,要不是随身带着不少的灵药,恐怕钱大师现在都是晕厥状态而不是清醒。

    不过既便如此,钱大师应付比自己狼狈了一百倍的王胜是足够了,所以钱大师一点都不担心王胜。王胜现在别说无法给重狙弩上弦,恐怕多耗一会连站都站不住,有什么可担心的。如果王胜非要挣扎着摸到钱大师面前,钱大师不介意亲手送王胜上路。

    王胜果然没那么傻,往前挪了几步,身体斜靠到了一株歪脖树上休息起来。身后的林灵一点都没有被惊扰到,钱大师看着这一幕,心中越发的认定这女子的身份不平凡。

    奇怪的是,王胜的前面竟然还有一截断掉的树桩,正是刚刚王胜和那些玲珑阁高手战斗的时候留下来的,高度差不多就是王胜现在的胸口高。王胜那么一斜靠,粗大的树桩正好把王胜挡在后面,钱大师就算是再有什么暗器,也未必能够直接击中王胜。

    “早知道这样,就多留一支重狙弩了。”钱大师看着这一幕,自言自语道。有一支上好弦的重狙弩,此刻王胜绝对死定了。可惜,没有了。

    “阿七呢?”王胜在那边喘息着叫了一声,声音再没有之前的从容和镇定,音量也笑的可怜,不过钱大师还是能听到。

    “不知道。”一个阿七还不值得钱大师这个传奇级别的玲珑阁主如何重视:“随便派了个修为最差的去追杀了,现在还没有结果。”

    “那你可以去死了。”王胜似乎已经料到是这个答案,喘息了一下,冲着钱大师喊道。

    “你还能使用你的重狙弩?”钱大师脸色一变,随即轻松下来,王胜这样就想要诈自己,未免把自己也想的太简单了吧?

    “不用重狙弩,一样能杀了你。”王胜强忍着腹中的绞痛,冲着钱大师喊道。

    “我倒要看看,你不用重狙弩,怎么杀我!”钱大师冷笑一声:“靠那些虫子吗?”

    刚说完这句,钱大师就发现,那截挡在王胜面前的树桩上,忽的架起来一个奇怪的管子一样的东西,管口正冲着这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