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3章第一百三十六章 老道士的要求(下)!

    第一百三十六章 老道士的要求(下)

    一万个老君像,装饰整个老君山,这是要把老君山变成一个圣山的架势。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这里面牵扯到的财力物力人力,能把一个稍微次一点规模的家族都生生拖垮。

    不说财势,光是人工,就能把王胜比出去十万八千里。老君观这次为了出挑,肯定不知道会动用多少的雕刻大师,王胜一个初学者,压下这么多的大师宗师,可能吗?

    “你觉得我一个刚学雕刻,还没能上手石头,只能先玩泥巴的菜鸟,可以赢过那么多雕刻宗师?”王胜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不能!”凌虚老道士一点都不迟疑的回答道。

    “那你还提这种要求?”王胜实在是无语了。老道士这是怎么了?犯傻了?

    “你不能做到你就去想办法。”凌虚老道士丝毫不理会王胜的问话,自顾自喝起了酒:“反正我的要求是这个,你做不到,那你就自己想办法进老君观去看那些典籍。”

    “老爷子,老君观里的高手,和你相比的话,差多少?”王胜决定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还是想想别的路子吧。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

    “差倒是差了不少。”凌虚老道士的话让王胜双目一亮,差了不少,似乎有门了。可接下来老道士又加了一句:“不过他们人多啊!你这样的,估计十几个你能打他们一个,可他们至少有上百个,你慢慢练吧。”

    一听这话就没戏了,王胜直接把这个方法从脑海中抹去。难道就只能按照老道士的要求,压住那些大师宗师们,才能行?

    王胜自己知道自己的水平,就现在这个样子,出去雕刻什么都是被人笑话。受不得也只能请鲁老头出马雕刻一个,想来一个大宗师出手,总能压住一些大师宗师什么的吧?就是不知道鲁老头会让自己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要是需要付出的代价更高的话,王胜恐怕就要考虑值当不值当了。老君观的典籍,未必就只有这一条路,或许捐给老君观几千上万金币,就能买来借阅的机会呢?

    “我如果雕刻一个能压得住老君万寿山的老君像,老君观不还是会声势大涨?”王胜忽的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追问了一句:“说来说去都是老君像,而老君观才是现在的正统道统,不是吗?”

    “呃?”凌虚老道士似乎没想过这个问题,忽然之间就愕然了。258中文阅读网www.2 5 8zw.com

    “那就不管用什么法子,不能抹黑太上老君,却又能压住老君观那些家伙。”凌虚老道士愕然一会之后,忽的又改了要求。

    王胜恨不能给自己一个嘴巴子,要你多嘴!这下子难度更高了!雕刻一个老君像最多也就是个手艺问题,自己请鲁老头大宗师出手,还是很有可能的。可这一下子,却让自己抓了瞎。

    老道士一辈子都没压制住老君观的那些道士们,王胜一个半吊子凭什么能做到?况且老君观在那些道士们的引领下,香火日盛,声势大涨,从表面上看,人家那才是真正的做的不错,自己何德何能,能压住老君观?

    “你比他们厉害那么多,挨个狠狠教训一顿,让他们低头不就行了?”王胜实在是没别的法子了,只能给老道士出馊主意:“何必要为难我这个小辈呢?”

    “打一顿最多是让我老头子出出气,他们可不会低头认错。”凌虚老道士直接摇头。

    教训一顿这事老道士又不是没干过,可那些年轻人脖子一梗,光大老君观有错吗?让老君影响力日盛有错吗?说的老道士哑口无言。老道士不是善辩之士,嘴皮子上说服不了对方,可又不能杀了他们,只能是自己离开。

    说白了不过是理念之争,又不是什么你死我活的不共戴天之仇,打生打死毫无意义。况且,以老道士的身份出手的话,总是要落得个以大欺小的骂名。

    “就这么定了。”凌虚老道士心一横,把要求定了下来:“他们还有一年多的时间准备,你要是能压住他们,我保证你知道你想要的一切。另外还告诉你一些老君观的典籍中没有记载的东西。”

    “没有记载的东西?”王胜下意识的反问了一句。

    “对!没有记载的东西。”凌虚老道士很肯定的回答道:“比如你很想知道的千绝地里面有什么。”

    “你刚刚不是说不知道吗?”王胜瞪大了眼睛看着老道士。

    “不知道所有的,但知道其中一样。”老道士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答道:“最关键的那个。”

    王胜紧盯着老道士的双眼,老道士也平静的看着王胜,脸色没有丝毫变化,目光也同样的清澈深邃。

    “干了!”王胜似乎也确定老道士不像是在撒谎,一咬牙,答应了凌虚老道士的要求。

    老君观那边还有一年多时间才会行动,王胜这边还有时间仔细谋划一番想想如何操作。

    老道士听到王胜的话,不知道怎的,忽的松了一口气。好像王胜只要点了头,事情就一定能够办成功一般。

    “你打算怎么做?”老道士停顿了一下问道。

    “不知道,先琢磨琢磨。”王胜哪里能马上想出来一个妥帖的办法,很多事情他都得重新捋一遍才能给出答案。

    老道士也知道让王胜马上说出一个办法来有点强人所难,不再继续追问,自顾自的再次慢慢的自斟自饮起来。

    王胜则在一旁顾不得吃喝,皱着眉头开始琢磨起来。至于教王胜雕刻基本功的小老师,好像根本听不懂他们的话一般,自己一个人也不说话,但嘴里却从没停下来,从开始一直到最后。

    回到住处,王胜躺在床上,忽的问不远处同样躺在自己床上的小老师:“你会不会雕刻老君像?”

    “会啊!”小老师躺着也没睡着,不假思索的回答道:“照着样子雕刻很简单,就是雕不出其中的神韵而已。”

    说着,小老师一咕噜爬了起来,坐在自己床上,好奇的问道:“你真的想要自己雕刻一个老君像压过那些老君观请的高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