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五十章 钱大师之死(上)!

    嘣,弓弦声响起,重箭已经直接出现在钱大师面前。

    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内,王胜都没有使用重狙弩,完全靠着自己的强悍体魄和修为与众人对抗,以至于让所有的玲珑阁高手,都下意识的以为王胜和他们一样,重狙弩也只是能使用一次。

    杀一个两个的时候王胜没用,其他人还在防备。杀三个四个的时候王胜没用,高手当中大多数依旧还在防备。可当王胜杀了三十个四十个都没有使用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放松了关于重狙弩的警惕。

    就在这个时候,王胜的重狙弩第二次出手。谁也没想到王胜还能再次使用重狙弩,或者说是大家已经忘记了这一点,自以为很安全的时候,危险突然来临。

    钱大师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他现在已经是传奇境界的修为,突如其来的生命威胁让他本能的做出了应对的动作。

    可惜,再本能的动作也是王胜的重狙弩对准他之后才开始启动的,而王胜此刻距离钱大师,不过才两百米不到的距离。数倍音速的重箭,只要零点一秒都不到,就射到了钱大师的身前。

    钱大师的动作还是慢了些,传奇高手的反应速度最多只是让他避开了射向胸口的一箭,急忙纵身想要挪开位置,但动作力度太大,却正好跳起来把自己的左腿送到了重箭的箭头上。

    这一次,没有人挡在前面,没有几层防护服缓冲,这一支重箭,犀利的穿透了钱大师的防护服,深深的钉进了钱大师膝盖上方的大腿当中。

    轰,重箭的爆炸阵法被激发,在钱大师体内炸开,钱大师的强悍修为完全无法抵挡这种从内而外的爆炸,一条腿瞬间被炸成了两截,血肉横飞。

    钱大师惨叫一声,捂着左腿连着跳了几下,身体靠到了一棵大树的树干上,才算是把他差点要摔倒的身子稳住。钱大师自己倒也凶悍,借着这个倚靠,硬生生的咬牙把声音都憋回了喉咙之中,飞快的从纳戒中取出一根绳子,忍着疼痛开始包扎起来。

    刚刚的那一声让玲珑阁的高手们都是心中一惊,不可避免的众人都会下意识的关注一下阁主的安危。这些常年其实大部分时间是工匠,少部分时间才是战士的十个人之中,必然有那么一两个人受到影响,竟然出现了短暂的失神。

    受到影响的人第一时间就被王胜发现,然后临字头的七字诀猛地发动,在所有人都被稍稍影响的刹那,刚刚失神的两人其中之一,就被王胜猛地冲到了身边。

    咔嚓,砰,王胜扭断对方脖子的同时,对方的神智也在刹那间恢复,临死前最后的一拳,狠狠的撞在了王胜的肋下。

    没办法,这种事情无法避免。能活到现在的,全都是传奇境界的高手,王胜能够短暂的找到杀人的机会已经十分的不容易,被人反击简直就是正常不过的事情。

    噗,低沉的声音从王胜身上发出,夹带着一丝微弱到极点的骨裂的响声。王胜的液体防弹衣加上防护服内衣都无法彻底的抵抗这一击,伤势再次加重。

    玲珑阁这边不得不分出两个人去照顾重伤的阁主,抛去几个致残的,能追杀王胜的实际上只剩下四个。眼看着王胜一瘸一拐但是速度却绝不慢的借着这里现成的大树避开众人的凶猛追杀,四个高手被挑逗的越发的愤怒。

    等到两个高手帮助钱大师包扎好腿部止住了狂流不止的鲜血的时候,三人才发现,其他人都已经看不到影子,只能听到远处不断传来的狂叫声以及战斗的声音。

    钱大师即便在这种重伤虚弱的状况下,依旧不忘记听着那边的动静。只是听了不到半分钟,钱大师的脸上就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快去帮忙,救人!”钱大师顾不得叮嘱许多,冲着刚刚帮他包扎的两个高手飞快的命令道。

    这才多长时间,那边的声音就只剩下五个人了。王胜和林灵两个,玲珑阁这边就只有三个人的声音。其他人再没有了动静,连气息都消失了。发生了什么,几乎不用多猜测。

    两个高手很听话,飞快的向着那边冲了过去。就在他们刚刚才冲起速度,远处就传来了一身惨叫声。随即一个玲珑阁高手的气息马上消失。

    钱大师此刻已经意识到,玲珑阁这次的行动恐怕要彻底失败了。之前的四十多个高手没能把王胜和他背上的女子斩杀,那么现在还留下的四个高手,运气最好,也就是能把王胜拿下,可玲珑阁有这个运道吗?

    很明显,玲珑阁没有。要是有的话,不会惨烈到这个地步。钱大师满脸的煞白,他完全无法想象,为什么玲珑阁高手尽出会是这样的结果?明明是占据了绝对上风的。

    早知道这样,钱大师何苦要把自己辛辛苦苦攒下的家底拿出来牺牲?玲珑阁和利贞坊平分天下的铸币市场和金票发行市场,大家互不干扰共同发财,那些大宗师们也不用知道真相之后左右为难,大家乐呵呵的过一世,该有多好?

    回首自己做的这个决定,说来说去,其实就是一个贪字。利贞坊短时间内攫取的庞大财富,让钱大师这个几十年来一直游戏风尘的人都红了眼,一时的贪婪,造成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甚至在不久之前钱大师还有机会退出的。只要答应王胜,不但可以得到千绝地的秘密,还能继续维持以往的合作关系。可惜,回不去了啊!

    就在钱大师一个人自嘲一般琢磨的同时,他间或的听到了几声惨叫声。声音很熟悉,不用问,是玲珑阁的高手。

    王胜到底是个怎样的人?钱大师自问已经足够近距离观察了解过王胜,可还是没料到,一个人竟然能够凶悍到这种地步?一对五十都能赢,输的不冤啊!

    那边传来细细索索的声音,钱大师靠在树干上,静静的积累着力量,等待面对王胜。他已经听出来,王胜也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看样子随时就能倒下的地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