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1章第一百三十五章 凌虚老道士(下)!

    第一百三十五章 凌虚老道士(下)

    高手!这才是真正的深藏不露的高手。王胜看着倏地停在自己眼前的筷子头,双眼放光,如同色狼看到了一个真正的美女一般。

    王胜同样拿起一根筷子,学着老道士的样子挥动起来。结果,风声是有了,可是完全没有老道士手中的筷子上携带的那种大势。王胜不死心的多挥动了几下,然后筷子就碎了。

    看着若无其事的收回筷子该吃啥吃啥的老道士,王胜简直要佩服的五体投地了。什么叫高手?这才是高手啊!

    从开始到现在,如果不是老道士主动表现出来,王胜根本就看不出来老道士是一个如此犀利的高手。这是什么境界?王胜都没办法猜出来。

    怪不得影子老太监说起老君观的时候,一直在说自己进去了要是运气好碰上个真慈悲的能活着出来。如果都是眼前老道士修为的话,那老君观绝不比龙潭虎穴要差啊!

    “老君观里面高手是很多,不过都是些迷失了的高手而已。”说起老君观的高手,老道士更是不屑一顾:“整天就想着修行,想着提升境界,完全把老君留下来的教诲忘的一干二净。”

    “一个两个的嘴上说着要广结善缘,说到底最后还不是为的广厦良田,金银珠宝。”这个话题就没办法提,一提老道士就是说不出的牢骚:“表面上看是让我教门推行天下,可却几乎完全背离了老君说的清静无为。”

    “教人磕头烧香,教人供奉老君,教人相信老君保佑,却让人再也不相信自己。”老道士说道不满的地方,大声的问起王胜来:“拜老君的人是多了,求保佑的人也是多了,可你说,这还是遵从老君的教诲吗?”

    “人们烧香磕头,其实不就是求一个心理安慰吗?”王胜肯定没有老道士这么愤世嫉俗:“老君的初衷肯定也是为了教化天下。要是人人有了烦恼第一个想起来的就是去老君观烧香磕头,那你不得不承认,人家的确是干的不错。”

    老道士没想到王胜竟然不同意自己的观点,瞪大了眼睛看着王胜,似乎在等着王胜的解释。

    “不过,有一句话你说的对。求老君保佑没错,可最重要的还是相信自己。”王胜也没有完全否定老道士,还是肯定了他的其中一部分的想法。

    “推行天下,哼!”老道士的脸色总算是好看了一点,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这个话题。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还好王胜不是全盘否定老道士,没有让老道士直接翻脸。

    不过,今天老道士还是不开心,吃喝过之后,就把王胜和小老师赶走了。

    “广厦良田,金银珠宝不好吗?为什么凌虚爷爷那么不喜欢?”离开没多远,小老师就问起王胜来。今天王胜和老道士的话,很多小老师都听不懂,直到现在才问出来。

    凌虚就是老道士的道号,不过这里就他一个道士,大家只要一说道士,就知道是凌虚老道士,这个道号反倒是没人叫。也只有小孩子们,才会叫凌虚爷爷。

    “你不懂!”王胜抚摸了一下小老师的后脑,边走边说道:“凌虚爷爷是真正的高人。广厦千间,夜眠仅需六尺;家财万贯,日食不过三餐。等你什么时候明白这个道理了,什么时候能做到了,你就什么时候和鲁老一样,也能成为大宗师了。”

    “哦!”小老师哦了一声,把王胜的这句话牢牢的记住。现在不理解不怕,以后慢慢琢磨就行,这是他的师父教给他的道理。

    “那你明白这些道理吗?”小老师又问了一句:“你也是高人?”

    “我?我不是高人。”王胜笑了起来:“道理我都明白,可知易行难,知道吗?我俗人一个,还是喜欢广厦良田金银珠宝娇妻美妾的。你不要和我学,没前途!”

    “切!”小老师发出一阵鄙视的声音。王胜和他也离小道观越来越远。

    小道观中,凌虚老道士本来赶走了王胜和他的小老师正闭着眼琢磨呢,此刻忽的睁开眼微笑了起来。这个小家伙,倒是有趣。那句“广厦千间,夜眠仅需六尺;家财万贯,日食不过三餐。”真真的是说到了他的心里。

    第二天,王胜还是规律的生活。上午学泥巴塑形,下午学写字。到老道士那边的时候,老道士也没给王胜脸色看,依旧还是如之前的态度。倒是指点的稍微多了那么几句。

    一个月下来,王胜的泥巴塑形已经有模有样。泥塑的东西虽然不敢说活灵活现栩栩如生,可已经能入眼了。

    至于书法这边,也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字还是难看,但是能轻松的握住笔而不用担心不小心捏碎。写出来的字比最开始有了长足的进步,最重要的是,老道士允许他用毛笔在兽皮上沾水练习了。

    这一个月的精细练习,让王胜对于力量的理解更上层楼。不是每次都能用最大的力量发出最大威力的攻击就是厉害,能控制自己的力量,能用最合适的力量做最合适的事情,才是真正的掌控。

    老道士这边,王胜还是隔三差五的酒肉伺候着。反正王胜有的是金币,京城的物价就算比其他地方高,可也高不过无忧城,王胜这么大的款,招待老道士吃点好的喝点好的还是很轻松的。

    “老爷子,老君观里面的一些记录,您老是不是知道一些?”有次谈话又说起了老君观,王胜索性把自己一直想问的一个问题也问了出来。

    “你想知道什么?”凌虚老道士一点没怪罪王胜问起老君观的记录,喝着酒回答道:“老的一些典籍我都看过,最近十几年的就没有了。”

    一听这话,王胜就知道有门了。他要的可不是最近十几年的记录,而是前朝的事情。这运气,王胜还以为得到老君观才能找到记载呢,想不到得来全不费工夫,凌虚老道士这里就知道。

    “我其实就是想知道一些前朝的事情。”王胜也不隐瞒,直接问了出来:“您老知道不知道,千绝地是怎么形成的?里面到底有什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