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四十八章 游击战(上)!

    王胜即便是跑路,也不会忘记防备。刚刚一连串爆炸的最后,王胜已经发现了敌人的到来,他又怎么可能没有半点的防护手段?

    同样是黑火药,布置在了旁人都不会注意到的角落里,是刚刚王胜才经过的路段。这一处已经有过玲珑阁的火药爆炸,周围满是硝烟味道,哪怕是有王胜的鼻子,在这种环境下,恐怕也不可能闻出来有一堆黑火药正隐秘的放置在这里。

    但是这个位置,恰好是四五个玲珑阁的高手此刻正在站立的位置。王胜的炸药包里面,还有一个隐秘的延时引爆装置,很简单的手法,但是能够在王胜不需要在场点燃的情况下将黑火药引爆。

    这一次的爆炸,可不是玲珑阁那些遮人耳目的火药爆炸,而是真正的军用配比黑火药的爆炸。爆炸的当量,差不多在五十公斤。当然,王胜的爆炸物里面,少不了有尖利的破片,增大杀伤力的东西,王胜绝不会忘记的。

    爆炸的声音太大,而惨叫声太小,以至于除了王胜和距离那边稍近的几个人,都没能听到那边传来的四五声惨叫。九重境巅峰的高手,也挡不住如此近距离的爆炸,以及高速溅射的数千个尖利破片。

    每个人的身上,都扎满了上百颗的碎片,全身是血。剧烈的爆炸声近距离让他们的耳内半规管受到了强烈的震荡,人倒是没死,但却短时间内站不起来了。身上的防护衣挡下了大部分的破片攻击,但架不住破片太多,防护阵法也在王胜的七字诀影响之下瞬间消失,光靠材质,根本无法阻挡。

    只是这一下,三个传奇境界的高手和两个九重境巅峰就因为失血过多加上被震伤失去了战斗力。

    可这还不算,王胜在林灵格开了重箭之后,就顾不得肩膀的酸麻,身形飞速的后退,手中也出现了重狙弩。

    嘣,王胜的手上传来熟悉的反震感觉,这一箭他是射向钱大师的。以前的交情是以前的交情,但战斗的时候,王胜绝不会被那些东西影响,至少不会被钱大师的交情影响。换成宋嫣也许会,但钱大师,王胜绝不会有丝毫手软。

    而钱大师此刻也骇然的发现,他刚刚才撑起来的防护阵法,竟然不知道什么消失的无影无踪。

    同样是对危险极其敏感的高手,钱大师在瞬间身形爆闪。玲珑阁的高手绝对是忠心耿耿的,至少钱大师这次带出来的这批是,一个高手本来就已经冲到了钱大师前面,此刻毫不犹豫的挡在了王胜和钱大师之间,手中的武器也本能的挥出去格挡。

    轰,一声爆炸,冲出来的高手胸口上出现了一个大洞,软软的倒了下去。他的防护服上的阵法同样毫无作用,直接被重狙弩射穿引爆。重箭射穿了他的胸膛,爆开了他的心脏,余势不减,继续飞向了他身后的钱大师。

    钱大师运气好,有一个忠心耿耿的手下,提前引爆了重箭。但他依旧还是没能躲开射穿手下的重箭,即便他也躲的足够快,但在数倍音速的重箭面前,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速度躲开的。王胜没躲开,同样的钱大师也一样。

    和王胜不一样的是,重箭没能射进王胜的身体,但是却轻松的穿透了钱大师的防护服,一箭钉到了他的胳膊上,入肉一寸。

    即便是重狙弩射出的重箭,在射穿三层高级防护服的材质,射穿一个九重境巅峰高手的身体之后,也只剩下最后的这么点力量。

    不是要害,也没有大血管,不过就是简单的皮肉伤。钱大师只觉得手臂一紧,然后就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疼痛,但这疼痛完全可以忍受。

    只是,**的疼痛可以忍受,但心灵上的痛苦却是无法言喻的。那个挡在他前面的高手,跟了他几十年,亲如兄弟一般,却被王胜一箭射死。

    这还不算,就这么几下的功夫,王胜的身形已经冲到了被炸伤的那五个高手身边。此刻的他们,对王胜来说,是完全不设防的,王胜毫不犹豫的用五刀结果了他们的性命。

    还是那个道理,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五个受伤的高手缓过来之后,那些皮肉伤对他们影响不会太大,王胜是绝不会给他们这个恢复时间的。

    转眼间,七个玲珑阁高手,玲珑阁主受伤,王胜却只是被重箭狠狠的砸了一下,而身上背着的林灵竟是连醒都没醒。怎不叫钱大师心痛?

    王胜却是不管这么多,敌人能杀一个就少一个,战场上哪来那么多的伤春悲秋?战友牺牲固然难过,但在战斗过程中,只能先压下悲伤,冷静或者愤怒的杀死敌人。王胜是王牌狙击手,通常在这种情形之下,他都是冷静的先杀敌再说。

    阿七已经顾不上了。她的修为在这种级别的战斗中,连累赘都算不上,只能自求多福。王胜能做的,只能是心中盼着她运气好,能躲过这一劫。

    砰,敌人有五十多个,就算是没了七个,还有四十多个。王胜刚刚在这里杀人,耽搁了一秒多的时间,然后就不得不面临被六个人围攻的现实。尽管王胜战斗力强悍,手忙脚乱的抵挡反击,却依旧还是没能防住对方所有的攻击,胸口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

    如潮水般的灵气疯狂涌入,强大的力量直接将王胜打的飞起。人在空中,王胜一声“临”字头七字诀将几个高手震了一下,这才得以争取到化解这股力量的时间。

    五百一十二个窍穴瞬间齐开,将这些灵气吸纳,饶是如此,王胜的胸口也是一阵的剧痛。每天推着重锤铸币的高手,果然非同凡响,一拳之力比王胜在宋家见识过的宋家传奇高手都要凶猛。

    不过对方也没好过,虎牙军刀在王胜飞起来之前勾住了那个拳头的手腕,一刀至少切断了对方大半个手腕,血流如注。

    应付群殴,决不能把自己陷入重围。王胜落地的刹那,又是一身临字头的七字诀,让对手刹那恍惚的同时,王胜转身就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