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四十七章 谈不拢(上)!

    一番话让在场的数十人听的目瞪口呆,还有这种事情?

    通常来说,只要是高手,基本上旁人就算在近距离之内,也不可能听到别人的心跳声。因为有他自己本人灵气的保护,旁人就算是耳力再出色,也不可能听到,甚至于连呼吸声可能都无法听到。

    可王胜不同,除了有变态的耳力之外,王胜还有九字真言。七字诀一出,有些高手本身的灵气震动都能够清晰的给王胜反馈过来,所以,除非对方的修为也达到了神气内敛的地步,否则的话,只要他人在百丈之内,王胜就能察觉到。

    另外,身体灵气的震动同时也会夹带着一些身体内部的影响,比如心脏跳动。先天性心脏病带来的心律不齐对钱大师来说现在问题不大,但终究还会有那么极其细微的影响。

    所以王胜能听到,或者精确的说,是七字诀带给他的耳力加成让他听到了。但对旁人来说,这就实在是有点不可思议了。

    就连钱大师,听到王胜的理由之后,第一反应不是别的,而是一把抓住自己的腕脉,然后感受自己的心跳。

    好一会的沉默之后,钱大师才抬起头来,冲着王胜竖起了大拇指。他自己自从修行一来,身体一日好过一日,早在几十年之前,就已经不担心自己心脏的问题。谁能想到,就是这区区不起眼的隔上一会才会有那么一瞬间的心跳不规律却被王胜听出来并且记住了。

    这也完美的解释了王胜为什么不用看到人不用听到声音不用闻到气味就能够判断出他是钱大师而不是别人,这个特征实在是太明显,让人想认错都难。

    “原来如此。”钱大师似乎也解开了心中的疑惑,眼睛再次亮了起来,冲着王胜拱手行礼道谢:“多谢公爷解惑,让老夫不再迷惘。”

    “客气客气!”王胜笑呵呵的冲着钱大师回礼道。

    “闲事说完,旧也叙过了。”钱大师脸色慢慢的恢复了平静,冲着王胜问道:“不知道公爷考虑的如何?”

    “千绝地的秘密,可以告诉你。”王胜马上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自己的底线:“她留下,不行!”

    反正千绝地的秘密王胜已经告诉了皇家,再多告诉几家无所谓,他们还能给八大家族添麻烦拖后腿,王胜何乐而不为?可是林灵却是绝对不能留下的。

    “老夫并不知道这位姑娘的身份。”钱大师叹了口气,冲着王胜很抱歉的说道:“可是,老夫知道,能让公爷如此小心守护,她也绝不是各大家族之人。”

    王胜不置可否,心中却开始警惕。玲珑阁主这么说话,估计交代清楚之后,就要动手了。

    “就在刚刚,前一个时辰,老夫收到了急报,八大家族家主大长老即刻启程,飞速赶往冰川湖。”钱大师慢慢的摇着扇子,如同一个师爷一般冲王胜说道:“能让他们如此紧张的,要么就是千绝地核心的秘密,要么就是事关八大家族生死存亡的大事,公爷,老夫说的可对?”

    “一点都不错!”这次换成王胜给钱大师伸大拇指了。

    “老夫还能猜到,千绝地的秘密绝对和当年林家有关。”钱大师紧接着说了一句废话,然后指了指林灵道:“而且很大的可能,就和她有关。”

    千绝地的秘密当然和林家有关,但是钱大师能一口说出和林灵有关,而且还是在没人透露林灵身份的情形之下,那就只能说他足够敏锐了。

    王胜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这个时候点头就相当于透露千绝地的秘密给玲珑阁了,既然谈不拢,王胜也不愿意随随便便就把秘密告诉别人。

    “林家和千绝地的秘密事关八大家族生死存亡,或者不止八大家族,很多家族,包括皇家在内。”钱大师也不介意王胜的态度,自顾自说出自己的判断,刚刚被王胜一通推断先声夺人,他现在也要扳回一城:“当然,也包括我玲珑阁在内。”

    王胜很明显的好奇起来,按道理,玲珑阁一个大宗师匠人的集合体,又能和五百年前的林家攀扯上什么关系?王胜可是很了解那些大宗师的,除了他们手上的手艺,什么修行之类的都不在乎,更别说要和天下第一高手别别苗头,这样的玲珑阁,也能和林家有仇?

    “不怕告诉公爷。”钱大师似乎从王胜的脸上看出来些什么,笑着解释道:“我玲珑阁的根本,其实就是从林家拿的。”

    “铸币工艺。”王胜想都不想的一口叫破了钱大师接下来要说的话:“我说的没错吧?”

    “公爷的心思灵动,老夫简直是佩服万分。”钱大师再次冲着王胜竖起了大拇指,对王胜的思维敏捷叫好不迭。

    王胜心中冷笑,如果玲珑阁主知道他们视为看家本领的根本不过是王胜在梦中和林灵交流过的东西,不知道他们会作何感想。在地球上王胜和林灵在梦中相会的时候,王胜教过林灵很多的东西,其中就包括铸币的方法。怪不得王胜见到的金币边缘都有锯齿防止黄金被偷取,根本就是地球上的技术。

    “林家人不会容忍当年林家的东西被我们抢走的。”钱大师看着王胜,看着王胜背上的林灵,有些摇头道:“公爷,不是我们不近人情,实在是点了这个头,恐怕我玲珑阁上下,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你担心的,其实是怕玲珑阁铸币地位不保吧?”王胜同样也在摇头,不过他是冷笑着摇头,一口叫破了钱大师的心思。

    什么怕玲珑阁上下死无葬身之地,难道当王胜和那些大宗师们的交情是假的?林灵就算是再嗜杀,难道会把王胜的朋友也杀掉?虽然王胜不能左右林灵报仇的所有对象,但是几个与世无争只在乎自己受益的大宗师,王胜还能有绝对把握能够保下来的。钱大师真正在乎的,其实还是利益。

    “公爷怎么说都好。”钱大师一点都不因为自己的私心被叫破而恼羞成怒,只是微笑着摇头道:“可惜了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