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四十五章 第二波敌人(下)!

    基本上,只要用来调配的黑火药中有足够的硫磺硝石和木炭,总能够引起一些不大不小的爆炸的。

    但是,威力想要提升,里面几种材料的配比就十分讲究了。王胜的黑火药是地球上整个人类历史当中无数的杰出之士优化了足有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结果,而刚刚爆炸的这些,他们知道这几样东西合在一起能爆炸估计都不超过三年。

    且不说这些人懂不懂化学反应的方程式,光是他们还没有把里面的迷惑性的杂质剔除出来,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这样的黑火药,要是威力够大,那才见了鬼。

    杂质都没剔除干净,更别说王胜那种用九字真言处理之后颗粒异乎寻常均匀的细微粉末,他们根本就做不到。

    当然,最重要的是,那些人只学到了王胜的形,没学到王胜的神。王胜当年布置黑火药杀血刀的时候,靠的可不仅仅是爆炸,而是借助飞扬的黑火药粉尘布满了整个区域,瞬间燃爆的结果。真正杀死血刀的,不是爆炸的碎片,而是爆炸产生的高温。

    眼前这些布置的黑火药爆炸区域,看起来覆盖很广,但实际上只有一些能够杀死五六重境高手的爆炸威力,远没有过千度的高温,更没有瞬间燃尽所有氧气,只靠爆炸的碎片,充其量就是砸在王胜的身上让王胜感觉到而已,连疼痛都不会有。

    但这些黑火药的布置和引燃的手法却是十分的高明。所有的火药都被包裹的严密,没有泄露出丝毫的味道。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人刮目相看了,更何况还有同时引爆的精妙手法。

    另外,这些黑火药布置的地点也十分的巧妙,全都在树冠上,王胜眼力再好,抬头望的时候,也会因为有太阳照射有影子而忽略很多东西。

    王胜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丝怀疑,但是没等他有什么别的动作,新一轮的爆炸已经再次产生。

    又是一连串的爆炸,威力不大,可王胜却不得不替林灵遮挡住,否则的话,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肯定经不起一炸。

    顶着爆炸,王胜一路俯着身子往前冲,而不是刚刚冲着阿七喊的退回去。阿七的行动也十分的一致,一步都没有退过。那句喊声其实就是迷惑对方的。

    不过,相比王胜的从容,阿七就相对的狼狈了一些。她的修为只有六重境巅峰,爆炸的威力足够伤到她。要不是阿七机警,每每及时的躲在最粗大的树干之后,而且还穿了两层防护服,早就被炸死了。

    饶是如此,阿七也被震的够呛。外面的防护服上,星星点点的全都是被火药炸出来的痕迹,有些碎片还镶嵌在防护服上,看的让人心惊肉跳。

    爆炸声接连不断,好像一直在追着王胜和阿七一般,王胜明白,这肯定是有很精妙的机关,精妙到了让人防不胜防的地步。连王胜这样经验丰富的人都躲不过,可想而知这些机关的巧妙。

    连着冲出去两百多丈之后,终于爆炸声不再响起,王胜和阿七也得以稍稍的喘息。可就在王胜刚刚喘了几口气之后,王胜就发现,自己和阿七林灵已经再次被人包围。

    包围的人还在百丈之外,但王胜已经可以听到他们的声音,感受到他们的动静。

    人数很多,超过了五十个。其中,传奇境界的高手也只有不到三十个,剩下的,全都是九重境高手。

    但王胜的表情却是比碰上神威狱的杀手时更加的慎重。这次来的这批人,远比神威狱的杀手更加的聪明,更加的可怕。

    即便是已经进入传奇境界的敌人,他们也始终把自己的气息压在九重境巅峰的程度上,绝不靠着传奇级别的气息来压制别人,甚至动手。

    这些人极有经验,恐怕他们已经发现自己暂时还无法完美去的驾驭传奇境界的力量,所以他们宁可把力量压制,也要用自己最熟悉最能够掌控的九重境巅峰的力量对决。这才是真正可怕的对手,他们知道自己的长处,也知道自己的短处。

    就连王胜自己,其实也是这么干的。传奇境界的实力能保证王胜有着近乎源源不绝的灵液支持,用来发挥他在九重境巅峰最强悍的战斗力。可真正的传奇境界,王胜自己都不怎么熟悉。

    就拿最简单的功法来说,王胜现在五百一十二个窍穴,至少有一半是在浪费的,因为没有合适的功法来运转。时间太短,王胜没有足够的时间优化出自己合适的功法。

    对方人多,逃离肯定是不可能了。王胜给了阿七一个让她千万小心的手势,自己也拿着虎牙军刀,准备拼命。

    刚刚一系列的爆炸,其实都是为了此刻做准备的。王胜和阿七为了应对那些爆炸,势必无法察觉到远处有人接近包抄。而明显的爆炸给那些人提供了准确的位置,只要往这片中心区域集中,就能堵住王胜。

    一如之前神威狱的人一般,在接近到百丈位置的时候,那些包围的高手就停了下来。这时候王胜就知道,有人要跳出来谈条件了。

    “公爷,留下千绝地的秘密和你带着的那个女子,公爷和七夫人可以随时离开,我等绝不阻拦。”一个陌生的王胜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冲着这边喊道。

    “我要是选择不呢?”王胜长叹了一声,冲着那边喊道。

    “那就不要怪我们心狠手辣了。”对方毫不迟疑的回复了王胜这句话。

    “我们应该还算是有点交情吧?”王胜一点都不意外对方的回复,但还是想要努力一下:“可否今日行个方便,来日必有厚报!”

    “公爷的豪爽举世皆知。”对方笑了起来,飞快的回答道:“可惜,公爷做了错误的选择,我等也只能得罪了。”

    “我很好奇。”王胜也跟着笑了出来,冲着喊话人的方向问道:“玲珑阁的大宗师们虽然手艺精湛,可手底下却没有这么凶悍。莫非,你们是玲珑阁负责铸币的那些高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