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二十章 一起上吧(上)!

    宋家的这批高手,晋级也就是这两个月的事情,最早的是两个月前,最晚的是半个月前。

    刚刚晋级传奇境界,这么点时间,还不够他们摸索到传奇境界到底是什么,更别说要巩固修为,提升多强的战斗力了。

    王胜现在的状况,是九重境巅峰。但是王胜的九重境巅峰和其他人的九重境巅峰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这些晋级传奇境界的高手,在晋级之前,都是在千绝地核心区域呆了至少几个月的。但是,他们并不是靠着自己强悍的信心在千绝地核心的时候就凝练压缩自己的灵气,使之彻底变成灵液的。

    大家只是按部就班的修行着,日复一日的精炼着自己的灵气,在跟着大宗师演奏会晋级之前,他们的灵气状态,其实是处于一种液体和气体临界的一种状态,因为他们的内心不够强大,更不像是三大供奉一般见识过老供奉的那种强大,所以他们并没有迈出突破性的一步。

    王胜不一样,王胜从在不入流的时候起,就坚信九重境并不是终点。在修行的过程中,王胜不止一次的见到了超级高手,三大供奉,大观主,黎叔,凌虚老道,每一个都是真实的进入传奇境界的。甚至于进入传奇境界之后是什么样子,王胜也听凌虚老道讲过。

    所以,王胜和老道在激发长剑上的梦中女孩气息的时候,王胜就知道前方的道路是什么,知道该往哪方面努力。

    现在王胜全身的灵气,早已经全部都转换成了灵液,论起转化的时间,王胜比这些家伙还要早好几个月。

    真要说差距,也就是王胜比他们差了一个天地灵气淬体的过程,以及元魂转化的能力,仅此而已。在这个境界上的经验和领悟,这些人甚至还不如王胜知道的多。

    可这些只不过比王胜多这么一点点优势的家伙,这种情况下想要在面对面一对一的战斗中碾压王胜,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屠夫再厉害,也只是一个刚刚爬上了传奇境界这个平台,还没有看清楚周围状况,更不知道今后方向的愣头青。王胜只是用军方搏杀术,就轻易的在这家伙的要害上送了两刀,死的不能再死。

    眼看着屠夫的尸体倒地,众人一阵哗然。惊讶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带着不可思议看向了王胜,然后,又转向了那些挑衅的家伙们身上。

    宋嫣是最开心的,王胜只用最简单的一击,就给自己给王胜挣足了脸面。只这一招,就再没有会小看王胜,再没有人会存着王胜会借助讨好自己来获得宋家保护的心思。更重要的是,王胜狠狠的打击了那些家伙们的嚣张气焰。

    家族里总是有那么几个食古不化的老家伙看不清形势,宋嫣大权在握,却又不好直接对他们痛下杀手,只能是借助这种机会来慢慢铲除他们最后的一批羽翼。现在这些家伙这种情形下主动跳出来挑衅,反倒成了最打击他们颜面的最好机会。

    王胜口中一句轻飘飘的“不过如此”,不但给王胜给宋嫣挣足了天大的脸面,而且给了宋嫣无以伦比的信心。之前王胜就早说过,修为境界高并不算什么,只要是人,就有办法杀掉,现在王胜就在她面前如此直接的给她演示了一番。果然是这样!

    此刻最坐蜡的就是那一队挑衅王胜的家伙们,他们完全没有料到,己方传奇境界的高手,竟然在王胜这个九重境的后辈面前走不过一招。

    眼下怎么办?十几个高手都慌乱起来,没了主意。如果就这么结束的话,他们肯定是颜面扫地,然后在宋国从此再也抬不起头来。可如果不这样,还能如何?再派人上去挑战王胜吗?问题是,屠夫不是王胜的对手,他们几个互相知根知底的,难道自己上去就能是王胜的对手了?

    “看来你们还真的是迷信境界就是一切。”王胜这个时候适时的开口,给了他们一个暂时不用尴尬的机会:“来吧,你们一起上吧,让我教教你们,为什么在千绝地里,没人敢质疑我的话。”

    “这可是你说的!”正在一筹莫展不知道怎么下台的那个领队,听到王胜的话,顿时间来了精神,脸上也带上了一丝狞笑。一个人打不过王胜,难道十几个传奇高手还打不过一个九重境的后辈吗?

    宋嫣身边马上有人要冲出来,却被宋嫣轻松的伸手拦住。对王胜的理解,在场的人当中再没有比宋嫣更深入的。王胜敢这么说,肯定是有这样做的把握,难得有这样的好机会让自己的心上人在自己所有下属面前光芒万丈,宋嫣当然不会阻拦,更不会让人加入其中碍手碍脚。

    大家要做的,就是让开这片地方,让出更大的圈子,给王胜和那十几个家伙腾出地方。尽管有人还在担心,但刚刚王胜一招搏杀屠夫已经给许多人注入了力量,大家都在期待着更精彩更让人激动的场面发生。

    十几个人摆出了战斗队形,说起来真的很可笑,这个队形,是他们在这十天当中刚学的打算用来对付冰川湖当中的某一头超级妖兽的,可现在却要用在王胜的身上。

    更加可笑的是,这个战斗队形,还是王胜教的,刺客却要用在王胜这个始作俑者的身上,简直堪称讽刺。

    外面围观的人已经不是几十个,而是整个营地都被惊动调动了起来。几个阵法高手急匆匆的布置下一个阵法,把王胜和十几个宋家高手圈在其中。这可是传奇境界的高手之间的战斗,一旦打起来,动静绝对不会小,轻松拆掉整个营地,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发生,只能用阵法来防护了。

    王胜很从容,手里只拿着一把虎牙军刀,面对着十几个宋家高手。对面的十几个高手,却如临大敌一般,不仅摆出了战斗姿势,而且精神已经提升到了最紧张的地步,十几个人紧紧盯着王胜的手脚,似乎下一刻王胜就会发动攻击一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