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一十九章 跳梁小丑(上)!

    各家人都很兴奋,特别是那些新晋的传奇高手们。

    刚刚晋级不久,这才在路上巩固了半个月修为,又在各家营地当中训练了十天,就匆匆拉到了冰川湖上,要和史诗级别的超级妖兽战斗,真要说不紧张肯定是虚的。

    但是从他们了解的那些自家要对付的超级妖兽情况之后,却都对此行充满了信心。哪怕各方的代表在王胜的叮嘱下已经提醒了他们许多遍千万要小心,但这并不能浇灭他们心中那一团激动的火焰。

    首批斩杀史诗境界超级妖兽的高手,这名头绝对比什么都好听。大家在激动和沾沾自喜之余,也浑然忘记了他们本身就是在千绝地里呆了很长时间却没想到搜集超级妖兽资料的那批人。

    “再次强调一句,一定要小心。”王胜在宋家的营地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精神面貌,不由得皱眉,忍不住出声提醒道:“对手可是史诗级别的超级妖兽,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大家的斗志高昂这是好事,但是骄傲过头可就不是了。如果怀着这样的心思出发的话,恐怕死的人绝不会是计划中的数量。

    “常胜公管好你自己的事就行了。”按道理说,王胜这种提醒一听就是善意的,绝没有包含什么挑衅的心思,可是偏偏有人并不吃这一套,反倒是冷冷的冲着王胜回敬道:“我们宋家的事情,还轮不到常胜公指手画脚。”

    并不是只有一个人这样认为,那个开口的家伙身边一队人,全都是频频点头。一群人脸上带着一种若有若无的微笑,很是玩味的看着王胜,好像想要看到王胜恼羞成怒的表情。

    王胜的身边就是宋嫣,在宋家的营地里,宋嫣也没掩饰自己和王胜的亲密关系。宋嫣在宋国几乎说一不二,几乎所有宋家子弟都效忠,这种情形之下,竟然还有人敢这样说话,不用问,这些肯定就是为数极少的一批对宋嫣并不是如何服膺的家伙了。

    这些高手在宋嫣面前都毫不掩饰他们桀骜不驯的一面,连对宋嫣都如此,那对王胜更加不会有好脸色了。在他们心目中,王胜不过是一个有点小聪明,而且还会哄女人高兴的小丑而已。要不是有宋大小姐的暗中支持,他能走到现在的这个地步?

    现在奸情暴露在众人面前,这是宋大小姐打算让所有人都接受王胜成为宋家的女婿吗?痴心妄想!他们这些人,连宋大小姐都没看在眼里,难道还会把王胜放在心上?

    最好王胜发作,暴露出他没什么气度的模样,然后向宋嫣求助,丑态百出,这下他们就可以大庭广众之下扫宋嫣的面子了。

    宋家营地当然有对宋嫣忠心耿耿的下属,更有不少知道王胜和宋嫣关系的心腹,闻听这话,顿时间大怒,登时就要发作。

    只是,宋嫣却轻轻的挥了挥手,所有忠于宋嫣的高手们立刻压下了火气,也不出手,就在各自位置上静静的看着。

    挑衅王胜的十几个高手,并没有看到他们想要看到的情形,宋嫣并没有暴起,宋嫣的人也被宋嫣制止,唯一一个看起来别扭的人,貌似就是王胜了。

    此刻王胜的脸上,有一股说不出来的表情。似笑非笑,又好像很尴尬,又好像下不来台的样子,总之,宋嫣是没见过王胜有过这样的表情。

    “你这是什么表情?”宋嫣似乎也想看到王胜怒气冲冲的样子,结果情形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宋嫣也大惑不解,这不是她认识的王胜啊?怎么会这样?忍不住冲着王胜开口问道。

    “我是很惊讶。”王胜也不掩饰自己的声音,就那么大大剌剌的说出口,刚说完惊讶,似乎觉得不妥当,又改口道:“不对,不是惊讶,是很新鲜。”

    “新鲜?”宋嫣愣住了,新鲜是什么意思?不光是宋嫣,就连旁边一直跟着宋嫣的两个侍女两个女护卫,都大惑不解的样子,更别说周围明显听到了这个词却想不通的宋家高手了。

    “新鲜是什么意思?”宋嫣可不等王胜卖关子,直接就问了出来。旁边的人包括那几个挑衅的高手,都竖起了耳朵听着。

    “几年了?”王胜脸上忽的泛起一阵追忆的神色,好像自己也记不起来一般:“我自己也记不得了。这几年来,除了第一次带人进千绝地之外,我还从没听过有人质疑我在千绝地里的任何一句话。这感觉,太新奇了,当真是很不一样啊!”

    王胜越说越开心,仿佛自己真的很享受这种和往常不同的新鲜感。可是王胜对面的十几个传奇高手,脸色已经变得十分的难看。

    正如王胜所说,自从他带着第一批人进出千绝地之后,基本上就再没有人质疑王胜在千绝地里的任何决定。虽然当时王胜说的铁律之一是王胜不让干的是绝对不能干,但大家基本上都是把王胜的命令当做铁律的。

    这次王胜是让大家小心,其实也就是说不要掉以轻心,应该勉强算是在铁律的范畴之中的。难怪王胜要觉得新鲜,真的是有人在挑衅这个几乎所有人都承认的规则。

    忠于宋嫣的那些高手,脸上都带着笑容在看热闹。常胜公果然不负众望,只是一句话就让这些老资格下不来台,当真是有好戏看啊!

    不怎么忠于宋嫣的高手并不是只有出声挑衅的这一队,不过那几批人手并没有加入到刚刚嘲讽王胜之中来。他们虽然同样不认可宋嫣,但各自都有效忠的人手,并不是一条战线上的人。何况,王胜刚刚的话真的没恶意,难道提醒他们小心也错了吗?只有吹毛求疵的人才会断章取义的从王胜的话语中硬找不自在,根本就是故意寻衅。

    “都已经过了几年了,常胜公还真把自己当成一回事了。”刚刚发声的高手脸上挂不住,带着浓浓的鄙视口吻再次开口挑衅道:“难道常胜公不明白,今时已经不同往日。常胜公这点微末的修为,还是不要在这种场合中现眼了,你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