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零九章 杀了她(上)!

    “杀了我!”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那句话语再次出现在王胜的耳中,眼前也出现了梦中女孩熟悉的美丽双眼,可梦中女孩的语气却充满了痛苦。

    “为什么?”王胜的身形猛的后退了一步,手离开了冰柱,立刻切断了那种熟悉的感觉。

    王胜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刚刚问的为什么三个字,竟然充满了一种惊恐和害怕,以及一抹深深的悲哀。

    没人回答,甚至刚刚那三个字出现在耳中,也是因为王胜的手碰到了冰柱,声音和影像直接在他脑海中呈现响起的,而不是真正的耳朵听到眼睛看到。

    颤抖着双手,王胜再次把手放到了冰柱上。熟悉的气息依旧还在,但已经没有声音和影像。

    “为什么?回答我!”王胜的情绪仿佛突然一下子崩溃了一般,疯狂的冲着冰柱叫喊起来。

    除了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这次已经是王胜第二次听到梦中女孩要自己杀了她了。而且这还是近在咫尺的冰柱中,绝不可能是什么别的地方出了错。

    王胜之所以崩溃,那是因为,他是一个战士,而且他知道,梦中女孩同样也是一个战士。因为本来梦中女孩就是王胜在梦中训练出来的。

    身为战士,王胜接受的教育和灌输给梦中女孩的是一样的,那就是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要放弃。

    可是,这也只是理论上的可能,很多时候,即便是战士,那也是身不由己的。比如,身负重伤的情形之下,又比如寡不敌众的情形之下。

    装备仓里面的三支救命针剂是干什么用的?第一支是为了给王胜争取一段时间的战斗力,让王胜逃离的。第二支则是让王胜在最紧急的情形之下坚持到救援到来的。第三支,则是为了让王胜给自己复仇,带着同归于尽的心思和敌人拼命的。

    等到用到第三支针剂的时候,基本上王胜就没打算活着回去了。

    这是王胜自己,在战场上,王胜同样听过自己最亲密的战友对着自己说出过那三个字:“杀了我!”

    事实上王胜不但听过,而且还亲自动手过。当自己的战友浑身是血躺在王胜的怀中,用仅有的力量冲着王胜说这三个字的时候,哪怕是王胜心硬如钢,也忍不住会流下泪来。可是,在流泪的同时,王胜还是把自己格洛克手枪的枪口对准了战友的心脏,一边咬着牙流淌着泪水,一边扣动扳机。

    这样的情形,王胜经历过三次。全都是战友身负重伤没有了抢救的可能,却又痛苦不堪的没有了自杀的力量,所以才会这样求王胜成全。

    只要上过几次惨烈战场的人,几乎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都会遇上这样的情形。那个时候,补给战友的那一枪不是在害他,而是让他走的舒服一些。

    至少王胜亲手送上路的那三个战友,离开的时候都是笑着的,最后的一瞥,全都是对王胜的感激以及解脱的放松。

    亲手送自己的亲密战友上路,何其残忍的事情?可是如果不送他们走,他们会经历地狱一般的痛苦。注射了三支针剂之后,人的最后的生机异常的坚韧,一时半会都不会死,身体的各器官都已经衰竭,再好的医院都回天乏术了,可是痛苦却不但不会减少,反而会成千万倍的加诸于人的身上。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生不如死,才会看着自己的战友出现的时候哀求着自己最亲密的战友杀了自己,给自己一个痛快。

    那种情形王胜经历了三次,但回去之后,王胜还是接受了好几次心理疏导。哪怕杀敌的时候王胜眼皮都不会眨一下,可这样的情形,王胜还是无法坦然的接受。

    来到这个世界听到那一声的时候,王胜还是带着一丝侥幸的。也许只是别的原因,所以梦中女孩才会让自己杀了她。可是,现在到了这个地方,再次听到了这三个字的要求,王胜心中的那一丝侥幸已经荡然无存。

    梦中女孩是个坚强的战士,要让一个战士发出这样的要求,那该是怎样的让她绝望的痛苦之下才会如此?

    从王胜了解的历史看,梦中女孩在这里应该是被冰冻了接近五百年。这其中梦中女孩竟然还有神智,还能给自己的隐晦的传递一些信息。可想而知,在她清醒的这段时间里,承受的是怎样的痛苦?

    恐怕身处十八层地狱都不足以形容梦中女孩的感受,那么,梦中女孩对王胜发出这样的要求就十分容易理解了。

    本来王胜还想要把梦中女孩解救出来,仔细的问问她为什么。可是现在,王胜根本就不用问,也知道了原因。其实一路上王胜都是在催眠自己,告诉自己要弄清楚原因,而真正的原因,王胜根本就知道的清清楚楚,只是下意识的不想往这个方向上想而已。

    他已经亲手送了三个亲密的战友上路,王胜实在不想再送梦中女孩了。但无情的事实却已经再次将王胜逼到了这个地步。到了梦中女孩所在的冰柱前面,就算是不想动手,王胜也不得不动手了。否则的话,梦中女孩承受的将是更多的痛苦。

    王胜刚刚的崩溃和悲哀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没有谁能够如王胜这般了解身处地狱中的女孩在从不停歇的痛苦中发出信号,苦苦等待着自己前来给她解脱,带她脱离这个地狱苦海。

    痛苦和悲哀王胜只持续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然后王胜就恢复成了原先的那个坚强的战士。

    战友已经承受了数百年的痛苦,而且还是在清醒的情形之下,她已经萌生了死志。王胜坚信,梦中女孩是一个真正的战士,没到那种绝望的地步,她是绝不会屈服的。她可是五百年前的天下第一高手,她绝对有自己的尊严和骄傲,她的判断会错吗?

    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不就是为了结束战友的痛苦吗?那自己还犹豫什么?

    想到这里,王胜长出了一口气,脸色坚定了许多。站在冰柱前方,琢磨了一番之后,狠狠的一拳,砸在了冰柱之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