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八十七章 判断错了(下)!

    <h3 class="read_tit">第六百八十七章 判断错了(下)</h3>

    判断错误的不是一家,而是除了皇家和老君观之外的所有势力。没过二十分钟的时间,各方的主事甚至还没回到各自的府邸中,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发出了讯鸟传书,告知家族这个消息。

    一拳可以悄无声息的打死一个传奇巅峰高手,王胜的实力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这样的一个人,没办法当场狙杀,现在很明显已经进了千绝地,那么千绝地核心之中的所有人都要小心了。

    在千绝地里面,没人敢轻视王胜。那就是王胜的地盘,从法理上说,那是王胜的封地;从实际控制上来说,王胜在里面绝对是说一不二的,连动物都听话。王胜想要谁在千绝地里不好过,那恐怕没人能在千绝地里面舒坦,估计黎叔都不行。

    王胜一路直奔千绝地,后面跟着一群人,几乎是目送他进了千绝地的。不过,王胜进了千绝地之后,就再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跟着进去了。过了那条线,那就是王胜生杀予夺的线,谁敢轻易的跟上去送死?

    接到消息,各方全都紧张无比。特别是夏家,动手没有能够杀死王胜,却被王胜反杀,可以想象,他们在千绝地核心内的高手将遭到怎样的报复。

    不过,夏家虽然紧张,但还没到特别害怕的地步。千绝地核心里至少有他们数十个高手,王胜就算是再厉害,一对几十,难道还能占据上风?

    夏家高层全都是这样的想法,只是,再怎么笃定,还是不敢完全的肯定,依旧还是送了传信鸟进去,让里面的人知道消息。至少让他们知道要面临什么,免得在毫无防备中被王胜给算计。

    不光是夏家的人得到了消息,各家在千绝地里的队伍都得到了消息。光是这一个消息,各家加起来就损失了四十多只传信鸟。本来传信鸟就不多,这一下更是损失惨重,当真是一只都舍不得死了。

    没进过千绝地核心的人,根本不知道里面的恐怖。也就是史家甘家两家人,在里面有着深刻的印象。一听到王胜已经进了千绝地,而且在进千绝地之前各方还打算动手,后来被王胜几句话说的极是忍住了,两家人都是笑的合不拢嘴。

    什么都不懂的家伙,怎么可能知道王胜在千绝地核心里面有多大的优势?居然还想动手?这下看他们怎么办!

    夏家更是死定了!见过没脑子的,可没见过夏家这么没脑子的。本来就被围攻的实力大损,都已经接近八大诸侯的最后一名了,居然还敢明目张胆的杀王胜来维护他们的先机?那是杀了王胜就能维护得住的吗?

    两家人见过王胜在千绝地核心内驾驭那许多妖兽的恐怖场景,所以他们绝对肯定,夏家在千绝地里的人死定了。从此夏家绝对会一蹶不振,再也翻不了身。

    两家的高层已经在外面暗中准备人手,随时打算趁着夏家高手被灭之后的空虚机会对夏家展开致命一击。

    其他各方虽然不知道王胜在千绝地核心里面有多霸道,但也知道,夏家肯定是惹下了天大的麻烦。不管如何,这都是机会。

    千绝地里,得到消息的各方全都如临大敌,一边忙碌的在冰天雪地中寻找,一边小心的戒备着周围。谁知道王胜会从什么方向过来,如何对他们出手?

    要知道,王胜手上的重狙弩,射程据说有二十里,二十里外的一箭,而且还是比声音还快的一箭,谁能防得住?

    大家在千绝地里小心翼翼的行动的时候,王胜却并没有如大家所料,一路直奔千绝地核心,而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千绝地里面转了个圈子,直接出现在了无忧城。

    当王胜出现在无忧城北门的那一刹那,不知道有多少人心中狂乱如麻。王胜怎么会来这里?

    仅有的几个惊喜无比的人就是阿七和两个当年的小侍女。

    王胜是阿七绝望的人生中,仅有的能让她感觉到一点温暖的人了。让她现在还能坚持活着的理由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报答完王胜的恩情,然后就去死。在这个世上,她已经再没有还能活下去的理由。

    即便在王胜无忧城的大宅子当中,阿七也是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每天除了机械的修行,就是偶尔外出到千绝地当中如同拼命一般的修行。王胜运气不错,来的时候,阿七正好在无忧城之中。

    见到王胜,阿七如同死水一般的目光总算是泛起了一丝涟漪,多出了许多的惊喜之色。

    两个当年的小侍女,一直在无忧城中好好的住着,现在已经把阿七当成了她们的小姐伺候着。惊喜无比的给王胜行过礼之后,然后推着阿七到了王胜身边,然后两个小侍女欢天喜地的去给王胜准备各种吃喝洗漱的东西,把空间留给了王胜和阿七。

    “你的事情我听说了。”王胜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解阿七,他没有经历过亲人背叛的痛苦,更加身为战士,总觉得自己应该能承受一切,并没有设身处地的从阿七的角度考虑。

    不过,阿七肯定很痛苦是一定的。所以王胜也只能笨拙的问了这一句。很显然,这一句貌似就足够了。

    阿七直接扑在了王胜的怀中,已经不知道有多长时间没有流淌过的泪水,如同小溪一般的喷涌而出,转眼间就打湿了王胜的胸口。

    这个倔强无比的杀手,在王胜的面前,总算是露出了最脆弱的一面,哭的一塌糊涂。

    不过,阿七毕竟是阿七,那怕哭成了这样,也只是默默的流泪,并没有发出一声哭声甚至哽咽,只是默默的淌着泪水,可这种无言的哭泣,却更让人心疼。

    好长时间之后,阿七似乎总算是把心中的那股悲痛发泄出来许多,这才发现,自己的泪水已经把王胜的胸口都浸湿了大半,自己还依偎在王胜的怀中,动作暧昧至极。

    发现这一点,阿七赶忙站直了身躯,匆匆的抹了抹眼泪,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王胜胸口上的泪痕。

    “我离开京城的时候,夏家有人要杀我。”王胜低声的冲着阿七说道:“我帮你讨回公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