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八十六章 动手不动手(上)!

    第六百八十六章 动手不动手(上)

    王胜走的不紧不慢,可是在很多人的眼中,却是如此的惊心动魄,仿佛这一离开常胜公府,就会有翻天覆地的大事发生一般。

    常胜公府内,媚儿和蔷薇目送着王胜的背影消失在她们的视野中,默默的回到大堂。媚儿摆了摆手,没过两分钟,就有两个一看就是桀骜不驯的杀手一般的人出现在媚儿的面前。

    其中一位的手上,不时的玩弄着一块红色的方牌子,如果王胜在,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分明就是无忧城的身份牌。至于另一个,倒是没什么身份,可此刻能和无忧城杀手站在一起的,除了神威狱,不会再有别家。

    “跟着公爷,看看路上什么人敢为难。”媚儿很轻声的说道,语气里也听不出来喜怒:“只要有敢为难公爷的,有一个算一个,你们两家一起下单,谁提着他的脑袋来,正常行情五倍的赏金就可以拿走。”

    两个杀手对望了一眼,互相露出了不服气的神色,然后冲着媚儿齐齐的躬身,一言不发的离开。

    王胜已经慢慢的走到了外城。现在京城没有了城墙,还真不好说城内城外。即便是原先外城的护城河之外,按道理应该算是城外了,可现在那里却是一片原先的京城百姓聚居区,所以,现在约定俗成,离开了居住区,到了外面没人烟的路上,才算是出了京城。

    这也是之前天子为自己原先京城的百姓争取的一个福利,不然的话,京城不许动武,就只包括原先内城外城的话,那些搬迁出去的百姓岂不是安全得不到保障?各方也不会和天子在这个区域范围上争什么,无非就是外扩十里的区域而已,多大个事情?

    再往前没多远,就是居住区的边缘了。出了这片区域,就算是离开了京城,那么在京城内不能动手的规矩,也就会失效。

    王胜已经看到了,就在前方不远的地方,路边的树下正坐着一个看起来好像很无聊的家伙,手里拿着一把小刀,一扔一扔的,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看着王胜走过来的方向。

    路的另一边再往前走的地方,同样有一个手里拿着一把长刀不停的轻轻劈砍着路边草丛的人。继续往前,貌似还有,一条路上,不过五十米的距离,至少有六个人,都在路两边在等着什么。

    看着这一幕,王胜脸上露出了一丝讥讽的笑容。这么迫不及待吗?这才刚刚离开常胜公府,还没有出了京城,就已经摆出这幅架势给自己看吗?

    “公爷这是要出城?”王胜还没有走出那条线,依旧还算是在京城里,距离那条线也不过几步之遥的时候,那个坐在树下扔小刀的人忽的开口笑着冲王胜问道。

    “是啊!”王胜脸上也是笑眯眯的表情,仿佛看到了熟人。一边说一边走,脚下并没有停。

    “公爷还是不要出城的好。”那个坐着的人慢慢站了起来,小刀也抓在了手里,死死的盯着王胜的脚步:“呆在京城,公爷该享受什么就享受什么。可离开了京城,恐怕会有许多人想要和公爷算一算当年的旧账啊!”

    两人说话的同时,五十米的路上分布着的那些人,也都各自抓着自己的兵器,虎视眈眈的看着王胜这边,丝毫不掩饰他们眼中的杀意。

    “好大的阵仗!”王胜冷笑了一声,仿佛看不到这些人一般,还是如同聊天一般的冲着距离自己最近的这个拿着小刀的人说道:“不管你们是哪一家的,但我敢肯定,你们绝对不会是史家和甘家的。”

    说话的时候,王胜的脚其实已经走出了京城的那条线。理论上说,王胜已经离开了京城,无论是谁,都已经可以对王胜出手了。

    可是,就因为王胜刚刚的这句话,却让六个一直摆着架势好像要动手的人硬生生的按捺住了他们出手的冲动,想要知道王胜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他们的确不是史家人,也不是甘家人。王胜能一句话叫破这些,绝对是有理由的。

    “你们肯定很奇怪,甘家为了埋伏杀我,足足赔了几亿金币,怎么会不想要我的命,对吧?”王胜根本不管这六个人是不是出去史家甘家之外的另外六家人,只管信步往前,浑然不顾自己已经走进了六个人的包围之中,一旦动手,王胜要面对的绝对是六个人的前后夹攻。

    这番话显然是之前这些人没有想过的,他们要动手,也是各自的主事临时发现常胜公府的动静才安排的,能在王胜走出京城之前就安排好一切,甚至调派了他们这个级别的高手,已经算是王胜给面子走得慢了。

    可王胜的这番话,却让六个人不得不先停止了动手的打算,问清楚再说。不是他们不敢动手,而是就在不远的京城那条线里,就有人冲他们微微的摇头。

    看着这一幕的各方的眼线都不在少数,知道这些人身份的同样也不在少数,大家都能确定一点,王胜说的没错。这些人不管是哪家的,但绝没有史家和甘家的,难道这其中,还有大家并不知道的隐秘?

    如果不知道这个秘密却鲁莽动手,那势必会影响各家在千绝地的部署,这是动手的每个人都承受不起的。别说背后京城里还有人给出暂时不要动手的信号,就算是不给,他们这种境界的高手,也有资格自行决定。

    “懂的人自然会明白。”王胜却没有解释的打算,反而信步由缰的就在大路上平静的走着:“不懂的人,就自己好好琢磨琢磨。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你们能够拥有。”

    说话间,短短五十米的距离王胜已经走过了三十米,依旧还是按照原先的速度走着。而着急赶过来等在这里准备动手的六个人,却都坐了蜡。动手也不是,不动手也不是,满脸的尴尬不说,还有一股子的恼羞成怒。

    王胜刚刚那句话,分明是说他们没有脑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