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八十一章 不听劝的结果(上)!

    这个节奏一起,大观园众女们脸上立刻露出了一副享受的表情。

    她们在音乐会开始之前,才刚刚吃过几片“鱿鱼须”,刚刚舒缓的音乐已经调动起永春心法,现在野蜂飞舞直接让永春心法加速,在体内狂飙突进的同时,也在疯狂的吸收着体内妖兽肉里蕴含着的强悍的灵气。

    可是,相对众女的享受来说,各方的那些修行高手们的感觉完全就是另一回事了。

    节奏一起,所有修行高手们的窍穴仿佛接到了信号一般,开始轻盈的跳动起来。这种跳动很轻,如果不是有于大师和之前王胜的警告的话,这种跳动还是很舒服的。

    可是,这显然不是平常修行的状态,窍穴会跳动起来,这已经超出了他们的修行习惯和修行常识。

    聪明人,这个时候就应该马上停下修行,不管是不是正修行到了周天的一半。强行停下来或许对身体会小有损害,但也仅此而已,不过就是一个修行周天被打断,就算是不舒服,最多一两天就能调整过来。

    可是,这个世界上努力修行的人很多,痴迷修行的人也很多,但真正非常聪明的聪明到懂得当机立断取舍的却不多,特别是在自己的修行状态已经被刚刚的几首乐曲带动起来的时候,让他们强行停下,都有点舍不得。

    对于高手来说,一个完整的修行周天,最多也就是二十秒的时间,这都过了几秒了,难道还不能把剩下的坚持完,然后再停止修行?

    可问题是,谁能想到,野蜂飞舞的节奏,现在在这些大宗师们的演绎之下,一秒钟就有二十个音符?不到五秒钟的时间,就能引导道藏心法这种最高等级需要九九八十一个窍穴的功法流转一个周天?

    各方也有高级功法,也有需要八十一个窍穴的功法。可当他们想要在一个周天结束之后停止修行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窍穴跳动的惯性,灵气流转的突然加速,外加音乐节奏的引导,五秒之后,所有的修行高手就已经身不由己了。

    各方派过来的高手,并不是王胜的护卫,所以他们对于王胜的命令执行的并不彻底。之前的舒缓曲调也让他们放松了警惕,虽然没有全力修行,但是至少也在不知不觉中用了五成的灵气。

    王胜的护卫在试验的时候,是单大师一个人独奏,而且还是压制了灵气发挥的。护卫们也没有经过舒缓乐曲的引导,直接上来就是野蜂飞舞。所以,王胜的护卫们能承受,因为王胜在不到三秒的时候就打断了单大师的演奏。

    可现在,王胜可没有高尚到为了救这些不相信自己的各方高手就轻易打断大宗师们演奏的地步。既然他们想感受,那就深入的感受一次吧!

    第十五秒的时候,除了王胜这边的人以及那些根本没有修行过的普通人,剩下的人已经全部陷入了疯狂的无法控制的地步。

    全身的窍穴都在跟着野蜂飞舞的节奏狂野的跳动着,灵气在窍穴中冲刺的速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快上十倍,可每一个修行的人脸上,却全都是惊恐万状的表情。

    在那些聆听音乐的普通人的眼中,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那边的那些美女们,听着这纷乱的乐曲,一脸的享受。可是身边的这些平常要高高在上仰望的高手们,却一个个好像见了鬼一般的恐怖,这是怎么回事?

    虽然曲子有点快,听起来就好像是一群蜜蜂在嗡嗡嗡乱叫一般,但这又如何?人家曲子本来就叫野蜂飞舞啊!不像蜜蜂嗡嗡嗡乱飞那应该像什么?

    有几个人嘴巴一张一张的想要说什么,可是,哪怕是近在咫尺的人,也没办法听到他要说的话。

    噗,终于,有人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仿佛打响了喷血比赛的发令枪,各大家族的人开始争先恐后的喷血,噗噗噗的声音此起彼落,如同正在演出的音乐节奏。

    这还不算完,喷完血之后,有人身上开始爆响,说不准身上的哪个位置,就好像被什么无形的子弹击中一般,砰砰砰的爆开一个个的小洞。

    那些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人全都被吓坏了,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正想要惊叫,可是耳中却突然听到了一个让他们能安静下来的陌生的声音。声音中夹杂着一股舒适无比的感觉,让他们安然的坐在原地,静静的看着周围发生的事情,牢牢的记在脑子里。

    演出还在继续,大观园的众女依旧还在享受,老道也在享受,王胜和媚儿也在享受,可其他人就不一样了。剩下的人当中有一半人已经失去了知觉,坐在那边一动不动,全身是血。剩下的一般人,一会看看这边,一会看看那边,同样也是一动不动。

    两个多小时之后,演出终于结束。于大师转过身来,看着一边一群躺在座位上无法动弹的血人摇了摇头,长叹一声,默然的行了个礼,然后带着乐队默默的离开。

    大观园众女也静悄悄的离开,看都没有看那边的人一眼。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媚儿也离开之后,王胜才和老道站起身来,走到了大剧场的外面。

    外面已经有一大群各家的人在等着,满脸的焦急。王胜出来之后,冲着这些人只吩咐了一句:“各家照顾各家,否则格杀勿论!走之前记得把血迹给我打扫干净!”然后转身离开。

    外面早已经等的心焦的人急忙冲了进去,看到的就是一幕如同人间地狱一般的惨状。各家的人当中,有一半全都是躺在血泊之中,全身飙血,剩下的一半,则惴惴不安的坐着,满脸的惊恐。

    这时候,各家也顾不上互相耍什么阴谋诡计之类的,急忙冲到各自的人面前,把人抬了出来。然后一群奴仆一样的人赶忙进去帮忙清理血迹,王胜说的可不是玩的。

    没过半个小时,各家派出去的十个人就或是站着或是躺着出现在各家在京城购置的府邸之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