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八十章 一个月都等不了(上)!

    接下来还是让人疯狂的修行。众女每天依旧还是同样的生活,吃肉,阵法中修行,听音乐,规律的如同钟表,精准的如同机器。

    非要说不同的话,那就是每天吃的“鱿鱼须”多了两倍,修为的提升带来的是炼化灵气速度的增加,多两倍的量也能够及时吸收。同时,每天听的音乐也变成了引导曲目之后的野蜂飞舞。

    护卫们依旧还是被允许听大宗师们的演奏,但是却被严厉告知,千万不要尝试跟着后面快节奏的野蜂飞舞音乐修行。

    为此,王胜还专门抽了一个上午的时间,让有机会轮到的护卫们先听了一遍单大师笛子独奏。同时告诫众人,允许动用的灵气最多不超过自身灵气的十分之一。王胜其实也想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其他功法能够适应野蜂飞舞的修行节奏。

    可惜的是,上千名护卫听过之后,哪怕只是单大师一个人的独奏,而且还是大宗师本人都收敛了气息,只动用了十分之一灵气的状况下,依旧还是没有一个人能够通过这种测试。没办法,晚上的音乐会他们被严禁修行,想听音乐可以,想修行,那恐怕就只有一个结果。

    护卫们有自知之明,既然无法跟上大宗师们演奏的节奏,那只去听音乐还有什么意义?于是所有的护卫都聪明的没有参与晚上的音乐会。

    不过,在王胜的授意之下,几个护卫还是有选择的向外界透露出了一些大宗师音乐会的消息。当然,主要就是大宗师们在练习一首王胜谱写的新曲。而这首曲子,大宗师们也没能完全掌握,甚至于常胜公府上的护卫们,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承受那首曲子的厉害。

    王胜透露出去的消息还包括大观园的众女因为修行的不是战斗功法,所以她们能轻而易举的承受大宗师们的新曲。这也是做一个铺垫,省的外面的人猜来猜去的同时,也把他们的好奇心高高的吊起来,让他们心痒难耐。

    大宗师乐队都无法完全掌控的曲子,一千多个护卫没有一个人能够完整听下来的曲子,那是什么?

    从消息放出去之后,整个京城,或者说整个天下,就在一股让人无法形容的好奇心的笼罩之中,每个人都期待着能够见识大宗师们的演奏,可是每个人又担心自己能不能承受。

    王胜府上护卫们的水准,很多都是可以判断出来的。如果他们都不能承受,那么什么人能承受?难道真的要像王胜府上那些美女一样,只修行驻颜美容的功法?

    好奇的不光是各大诸侯,还有天子。于是这边王胜才放出去消息两天,天子那边就派周管事找上了门。

    “想要听一听?”王胜玩味的看着周管事问道:“只是这样吗?”

    “公爷,这可不是陛下的意思。”周管事苦笑着看着王胜,陪着笑脸解释道:“公爷您也知道,您这大观园,可不是谁都能进来的。也就是老奴我有这个荣幸能进来,所以陛下才让老奴我送个信。”

    周管事送过来的信可不只是天子的要求,而是各大诸侯们联合向天子提出来,想要进来听一听大宗师们的新曲。他们自己的渠道消息根本就送不进来,就只能找天子这边旁敲侧击了。反正王胜在京城,总归会给天子一些面子的。

    “他们不怕死?”王胜很奇怪这些人的逻辑。明着告诉你们很危险,却总有人不顾生死的前仆后继的过来。

    “有些人总觉得公爷肯定是故弄玄虚,想要独霸……”周管事话只说了半句,但已经充分的表达出了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这都不能等吗?”王胜被气的笑了起来。他的本意是多少透露一些信息给那些家伙们让他们安分守己一些,却没想到那些家伙们有多贪婪。

    “谁知道?”周管事现在很显然已经摸清楚了王胜的性格,不置可否的回答了一句:“反正陛下肯定是没有这个意思。曲子是公爷您谱的,大宗师乐队是也是公爷您的朋友,哪怕这曲子从来不会面世,那也是公爷的事情,和别人不相干。”

    这倒还是句话。王胜点了点头。他相信,现在天子肯定不会轻举妄动的,因为千绝地的核心地图发售在即,各大诸侯肯定会在千绝地核心内打生打死,这符合天子的利益,所以天子绝对是乐见其成的,怎么可能会在这种时候给王胜添堵,节外生枝?

    王胜和天子的利益不冲突,因为王胜没有地盘,王胜也没有强大到随时威胁到皇家的存在,特别是王胜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天子的地盘内,可控制。可各大诸侯却是随时能够让皇家万劫不复的,谁是敌人谁是朋友,天子知道的很清楚。

    “那就让他们的人来听。”王胜冷笑了一声:“有人想死,那就成全他们。老周,你告诉他们,每家允许十个人来听,不过十个人之中,要有五个从来没有修行过的体内没有灵气的普通人在,剩下的五个人,随便他们挑选,最好让他们修为最高的或者地位最高的人来听。”

    传奇境界巅峰的王胜自己在没有全新的致虚守静心法之前都无法承受野蜂飞舞强大的威力,各大家族的高手又有哪一个可以?除非是超越了这个境界的。

    这时候放人进来也不错,要么就整死这些各家的高手,要么就知道了某些能撑下来的高手真正的境界,反正对王胜来说怎么都不亏。

    “不过,一个人二十万金币,谁也别想蒙混过关。”王胜冲着周管事继续吩咐道:“不管吃不管喝,让他们自己准备,另外,生死勿论,别到时候死了人,他们又觉得冤。没人请他们来。见过上赶着发财的,上赶着富贵的,没见过上赶着找死的。”

    “公爷,那陛下这边?”周管事小心的问了一句。

    “一样。”王胜却没有半点的偏心,直接说道:“你们三个,估计能勉强听几段,其他人就算了,要是有什么对你们三个不怎么尊敬的家伙,倒是可以打发过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