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七十八章 新致虚守静(下)!

    第六百七十八章 新致虚守静(下)

    王胜对众女的修行速度是叹为观止的。不能不说,永春心法一个能够超强吸收妖兽肉当中灵气的绝招,就已经是最上乘的功法了。这还不算,还要加上一个能适应超强节奏的特点,简直逆天。

    这样的功法,要是还战斗力无敌的话,那这世上还有天理吗?所幸只能达到传奇境界的时候才能拥有战斗力才让王胜平衡了一些。

    不过也就是王胜,才有如此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给众女搭建这样的修行环境。换个其他人,不用太远,就是当年的凯旋宫,他们多少人奋斗了几辈子数百年,也没有王胜给众女这几个月以来提供的环境代价大。

    全大宗师乐队,大剧场,超级阵法,十四重境的妖兽肉,在凯旋宫时代,他们自上而下所有人加起来,都没有一个人敢想过这种超级奢靡的修行方式。

    别说还要靠卖出女弟子赚点生活基金的凯旋宫,就算是现在富得流油的皇宫大内,他们能拿出这样的环境吗?让他们加上那些大诸侯们一起,都未必有这样的“穷奢极欲”。

    这不是有钱就能办到的。有钱能够买到大剧院,有钱能够买到阵法,但有钱能买到大宗师乐队演奏吗?有钱能买到十四重境的妖兽肉吗?拥有这种妖兽肉的人,会因为金币而卖出去吗?

    所以,只有王胜,再无其他,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本来这一场,王胜是不参加的,包括媚儿也是。因为到目前为止,王胜和媚儿都无法保证完全承受野蜂飞舞的节奏,只能听,不能修行。

    要是一开始的时候,王胜还能保证自己发现不对赶紧停止灵气运转,可现在不一样了。那首曲子这些大宗师们不给众女演奏的时候就全部都在练习,这么多天下来,早已经不是最开始刚看到曲谱时的那种水平,哪怕是王胜,也不敢轻易的挑战了。

    王胜都是如此,媚儿就更不用说了。她现在修行的主功法,就是凌虚老道改良过的道门致虚守静心法,更是喜静不喜动的功法,野蜂飞舞的节奏估计能把媚儿的窍穴震出伤来。

    两人不打算参加,只打算让老道帮忙看着一点。结果老道却在头天晚上给了两人一个惊喜。

    早在王胜和老道出海的时候,看到海洋当中那种弱肉强食以及平衡共生的自然之道之后,老道就心有所感,对道门致虚守静心法更多了一重领悟。路上的这段时间一直在积累,这两天总算是有了心得,成功改良完成。

    王胜以为老道至少得闭关一两次用个一年半年的时间才能完成。这种功法的改良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何况现在两人修行的致虚守静心法本来就是老道在以前的道门守静心法的基础上改良过一次的。二次改良,难度可想而回。

    谁知道老道竟然给了王胜和媚儿一个这样的惊喜,这个时候就已经改良完成。最重要的是,老道居然让两人参加众女晚上晋级的音乐会。

    “单纯的宁心静气只能落入下乘,所以,上次改良过的致虚守静心法平常会让你意平气消,但遇上合适的时机,总要借机发泄一番才行。”老道很认真的对两人解释着改良的方向:“因为你那些魅惑啊,或者生气愤懑之类的情绪并不会消失,等到积累起来发作的时候更麻烦,所以平日总要有意无意的宣泄才是正理。堵不如疏嘛!”

    这是王胜当年脱口而出的一句地球上的明言,被老道当做是第一次改良致虚守静心法的总纲。

    “可这次在海里,让我看到了另一种宁静。”凌虚老道对王胜对媚儿都不隐瞒,特别是针对王胜,本就是一起经历过的事情,何来隐瞒一说?

    “是什么?”媚儿不明白,好奇的问道。

    “是抗争!”老道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在深海区域,我们见过战斗出来的宁静,在浅海,我们也见过同样也是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求生存而斗争出来的宁静,那种付出生存的努力达到平静生活的目的,才是真正的致虚守静。靠着别人的施舍或者自己躲起来眼不见心不烦的,那个不叫守静,那个只叫苟延残喘。”

    听着老道这番话,王胜对老道简直是刮目相看。老道居然拿着自然的弱肉强食生存之道来这样诠释致虚守静,当真是有慧根啊!

    “所以,新改良过后的致虚守静心法,不是一味的让你们隐忍的守静,更主要的,是让你们斗争到守静。”老道把结论说了出来:“也是前几天听你这首新曲子才突发的灵感,对抗这首曲子的节奏,能守住,自然就不用担心其他方面守不住了。”

    原来如此。老道居然让王胜和媚儿修行再次改良过的致虚守静心法来对抗野蜂飞舞的节奏,果然是独树一帜的修行方法。王胜除了佩服到竖大拇指之外,还能做什么?

    如此一来,接下来众女哪怕升级到了八重境,可以完全承受野蜂飞舞的修行节奏的时候,王胜和媚儿也不用回避,反倒是同样能够享受到修行的好处。老道办事,果然靠谱。

    一千二百个座位的大剧院当中,现在只坐了一半人,其他的地方空空荡荡。众女都分别坐开来,坐的不是那么集中。

    于大师看到王胜冲他点头,知道众人都已经准备完毕。虽然不知道王胜和媚儿为什么也会在其中,但于大师坚信,王胜这个野蜂飞舞的作者,一定有办法解决他自己身上的修行麻烦,不会给大家带来灾难性后果。

    指挥棒挥舞起来,最开始响起的依旧还是之前听惯的悠扬的适合女性的乐曲。先慢慢的进入状况,慢慢的引导众女进入修行阶段,等到积累到了一定的地步,再合奏野蜂飞舞引导众女进入灵气淬体的状态之中,这是早已经定好的策略,于大师和一干大宗师乐手们,也都在忠实的执行着。

    于大师他们其实也在期待,期待着有灵气淬体的大灵气团形成的情形之下,看看他们的野蜂飞舞能演奏到什么程度。这是大宗师们对待自己音乐的态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