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七十四章 新曲续五!

    第六百七十四章 新曲续五

    等到所有大宗师都亲手抄写了一遍之后,这些大宗师基本上心中都有数了。对这些大宗师来说,亲手抄写一遍曲谱,和上手演奏练习几遍已经没有什么区别,心中早已经视奏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视奏这个说法,还是王胜提出来的,也是针对五线谱之后给大家的一个小技巧。就是看着五线谱心中响起曲谱音调,心中开始演奏,称之为视奏。这对于熟悉五线谱熟悉曲调很有帮助,这些大宗师全都会。

    单大师主动跳了出来,要先演奏一番。大家到时也没阻拦,纷纷打趣揶揄了几句,然后就坐在观众席上,静静的听着。

    独奏也不用指挥,这个小剧场二十多个座位正好。音响效果一流,又不会干扰外面,简直就是最理想的排练场地。

    拿着贴了笛膜而且上面还镶嵌了阵法的长笛,单大师目光又扫了一眼曲谱,嘴唇凑到了吹孔边上,开始吹奏起来。

    一连串连续低沉的曲调从长笛中传出,瞬间便仿佛把众人引领到了一个巨大的蜂巢前,无数的野蜂发出嗡嗡嗡的声音,漫天飞舞着,看似杂乱无章,其实井然有序。

    单大师的手指,如同十个跳舞的精灵,在长笛的笛孔上飞舞着,动作极快,一会之后就似乎只留下了残影。光是这一手,就让王胜叹为观止。

    听着单大师的曲调,王胜坐在单大师正对面不远的观众席上,手指轻轻的一撩,正在演奏的单大师对面的曲谱架上,曲谱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抓起,轻轻翻过一页,正好是在单大师需要曲谱翻页的时候,自然无比。

    演奏中的单大师眉毛微微的一掀,不动声色的继续演奏起来。刚看过一遍曲谱,第一遍演奏,还无法保证把所有的曲谱都记下来,王胜这样的配合,简直就是神来之笔。

    王胜耳中听着单大师的演奏,心中却在竖着大拇指。果然是大宗师,只是亲手抄写了一遍曲谱,视奏了一遍,第一次演奏就能达到这个水准,高手就是高手,没得说。

    一边感叹着,王胜一边开始修行起来。单大师终究只是一个人,不如整个乐队同时演奏的时候带动气息容易,而且王胜的修为现在已经超过了单大师,所以单大师单独的演奏已经无法带动起王胜的修行,只能王胜主动修行,然后配合单大师的节奏了。

    一融入节奏,王胜就发现不对了。体内的窍穴突突突的跳个不停,紧跟着单大师演奏的节奏,一连串的跳动着。窍穴内的灵液,也仿佛变成了奔腾汹涌的潮水一般,疯狂的沿着窍穴一个个的冲击过来。每听到一个音符,就往前冲一个窍穴。

    之前王胜一个完整的道藏心法八十一个窍穴的周天速度是半分钟,差不多一秒钟三个窍穴左右。可是,这个节奏下,单大师一秒钟能演奏十六个音符,直接就是地球上的记录。八十一个窍穴的道藏心法小周天,五秒钟多一点点就是一个循环。哪怕王胜五百一十二个窍穴,也不过三十二秒钟就能够完成。半分钟啊!

    激烈的速度让王胜都有些害怕,到后来灵液差点就控制不住了。好在王胜及时的脱离开了节奏,这才没有被带着强行加速。既便如此,也吓了王胜一头冷汗。

    “停!”王胜忽的大喝一声,硬生生将单大师的演奏叫停。

    王胜的声音中夹带着九字真言六字诀的临字诀的威力,顿时间将已经陷入了曲调节奏中的正在聆听的众人和正在演奏的单大师给惊醒,演奏的曲子也瞬间停了下来。

    单大师的头上已经浮现出一片冷汗,他之前太小看这首曲子了,谁想到一开始演奏,就已经有点收不住的架势。体内的灵气已经要不听使唤,飞快的随着节奏流转着,要不是王胜及时的用六字诀喊停,单大师恐怕会一连串的演奏下去,然后体内的灵气流转速度暴涨而重伤。

    其他聆听的大宗师们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们已经习惯了让音乐节奏带动修行,一欣赏音乐,马上会主动进入到那种境界中。结果就悲剧了,激烈的节奏让他们根本无法自己控制修行的节奏,他们本身也不是王胜这种靠修行吃饭的人,只是一会的功夫,就已经撑不住。

    要不是王胜,在场的所有大宗师,全得受伤,还是重伤。害的王胜自责不已,赶忙用六字诀帮众人梳理了一下身体,等到察觉众人都没事,这才放心。

    “练习的时候,只是单纯的练习技巧和演奏,不要修行。”王胜只能这样叮嘱大家:“至少在能够熟练演奏曲子之前,不要想着修行节奏的事情了。等以后熟练了,再慢慢尝试。”

    众人都是齐齐的点头。刚刚差点全出事,都是这个境界的人了,谁还会那么不知道好歹吗?

    等到众人惊魂已定,看着王胜的时候目光又是不同。果然还是那个随随便便拿出手便是惊世骇俗曲调的常胜公啊!这首曲子一出,可以说直接把炫技给提升到了一个极端的高度。如果还按照以前的那种方式来演奏的话,恐怕连一首曲子都演奏不完,就得吐血而亡。

    这一首曲子,可以说是检验演奏手法,检验修行境界,检验抗干扰技能,检验身体承受压力状况,集数种检验功能于一体的超级乐曲啊!果然很炫技。

    “你们试着只用演奏技巧来连贯的演奏,我去找师兄和几位高手,问问他们这对修行有没有大影响。”王胜也没有料到是这样的情形,就连他自己暂时都未必能够承受这种急促的修行节奏,看来只能去找凌虚老道去问一问。

    如果说这天下还有一个人能够承受的话,那一定是凌虚老道,不会有别人。当然,王胜还要加上一个澹台瑶,毕竟大宗师们演奏的曲子最好是能够配合永春心法的,让澹台瑶来判断一下哪些曲子最好。

    真的要是之前的旧曲子有不适合的话,那王胜不介意拿出一批新曲子,来配合大观园众女的修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