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七十二章 新曲续!

    <h3 class="read_tit">第六百七十二章 新曲续</h3>

    大家修行的功法不一样,灵气也不一样,从根本上来说,就属于大家根本不是一个系统的,偏偏合奏要把所有人都集合起来,凝成一个整体,这样带来些许的别扭感觉也就不稀奇了。

    如果只是皇家交响乐团那个级别的乐手,也许目前的追求还在如何提升演奏技巧,如何让自身对音乐的理解力提升到大宗师境界。可是,眼前的这十几二十几个老家伙,可都是早已经在很久以前就进入了这个境界的大宗师,追求自然不一样。

    “大家互相交流一下,看看谁的功法最好。”既然知道了问题的所在,那么众人马上开始商量着解决。于大师十分的直接,立刻问起众人修行的功法。

    二十几个大宗师十分默契,于大师这么说,大家谁也没有敝帚自珍什么的,马上把各自修行的功法名称说了出来,顺便修行上的特点也都没落下,全都讲了出来。

    都明白这是想要大家统一一种修行功法,然后将各自的灵气全都修行到一致来追求演奏上的最完美效果,谁也没有提出反对。在音乐的追求面前,什么修行,什么脾气全都扔到了一边。

    一群人说着听着,然后开始辩论起来。这个合适那个不合适,这个有这样的优点那个有那样的缺点,吵成了一团。

    王胜却是在旁边微微的摇头,如果只是靠着这些大宗师以前修行的功法,恐怕他们得不到一个好效果。只是有些话王胜说不合适,而且这个时候,显然王胜还要各位大宗师帮忙,如果他们沉溺在修行当中,那岂不是要耽搁了大观园众女的修行?

    “公爷,你说句话。”于大师没看到王胜的微微摇头,但是他已经习惯了遇上音乐上的事情和王胜商量,现在虽然说得是修行,可还是和音乐有关,王胜又在身边,马上把,矛头指向了王胜这边,让王胜发表意见。

    众人争吵不下,可听到于大师让王胜发言,众人都是精神一振。已经有好多次,他们争执不下的时候,都是王胜一言而决之的,也没有什么人不服气。现在还是这样的状况,让王胜来给评判一下,很合适。

    “我?不合适吧?”王胜苦笑了起来。要是音乐上有什么瑕疵,王胜这双被囚牛改造过的耳朵还能听出来,可要是让他在适合音乐的修行功法上发言,这不是问道于盲吗?

    “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于大师大大剌剌的说道:“论音乐演奏,你不行。可是要论起修行战斗,我们肯定不擅长。虽然你修为境界没我们高,可是……”刚说到这里,于大师就发现了异常,瞬间改口:“现在你修为境界比我们都高了,那就更合适了。”

    于大师一开口,众人顿时间全都愕然。大家都是传奇境界的高手,之前还没注意过王胜的修为,现在听到于大师的话,仔细一看,一个个全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王胜现在的修为境界,分明已经是他们看不清楚的另一种平和的状态。如果不是王胜的修为境界已经超越了他们,那就是王胜变成了普通人。可是后一种可能吗?那么就只有前面一种可能了。

    一群大宗师如同看着怪物一般的看着王胜。虽然他们不齿于纠结修行的事情,可是,能够成为传奇境界的大宗师,他们当中的每一个,修行天赋都是绝佳的,甚至于在他们醉心于音乐道路之前,曾经都是小有名气修行高手。

    可是现在,王胜这个后起之秀,却在修为上将他们结结实实的碾压。几十年上百年的修行,还赶不上王胜这个毛头小子。

    要知道,后面一系列演出的时候,他们每次都参与的,所获得的好处绝不会比那些观众当中的任何一个少。可他们现在还是在冲击传奇巅峰境界,但后起之秀王胜却已经成功的冲在了他们的前面。人比人,简直是气死人啊!

    “对啊,公爷,你修为也比我们高了,指点一下吧!”旁边有人立刻笑着凑趣说道,引得众人一阵的附和。

    王胜再次苦笑起来。看来,不说点什么东西是不行了。不过,想想大观园众女的事情,王胜还是把丑话说在了前面。

    “各位大师,今日里我过来,其实是有事相求的。”王胜先把自己过来的目的表露了出来:“想请各位大师在二十天之后,到府上新建的大剧院当中演出上一段时间。时间也不长,暂定一个半月,每六天或者七天演出一次。”

    “好说好说。”于大师笑眯眯的开口点头道:“这种小事,好说,公爷随便拿几首新曲出来,我们过去演出便是。反正在哪里练习不是练习?”

    “是啊!是啊!”一群大宗师一听到新曲,顿时间也不管什么修行什么的,全都符合着起哄道。

    “好吧好吧!”王胜只能点头答应下来。好在之前就有心理准备,知道不准备几首曲子肯定是办不了事情的,这会正好顺水推舟。

    也就是王胜,换成别人过来,看看这么多大宗师那个会抬眼皮正眼瞧他们一下?天子过来都未必能得到礼遇。

    “新曲的事情一会再说,你先说刚刚修行功法的事情。”单大师等大家起哄够了,这才又把话题转到了修行功法上面,冲着王胜叫道:“可不能蒙混过关。”

    “对!”几个老头为老不尊的连连点头称是,旁边另一个大师还脱口答应道:“要是公爷帮我们想明白了,别说一个半月演出五六场,每天给你演出一场又如何?”

    “是啊!”连于大师都开始点头了。王胜要是真能出个主意,解决了这个问题,多演出几场又如何?反正有王胜的新曲,就当是练习了,在哪练习不是练习?练习的时候有没有人听有什么区别?

    “当真?”王胜没想到还有这种好事。真要是大宗师乐队给大观园众女每天演出一场,那这便宜可赚大了。别说大观园众女,整个常胜公府都赚大了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