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四章 一群文人老师(上)!

    <h3 class="read_tit">第六百六十四章 一群文人老师(上)</h3>

    “老师?”天子又从三皇子的话语当中,听到了一个全新的人物,急忙问道:“是朕给你找的老师?林大学士?”

    “是的,父皇!”三皇子飞快的点头道:“此外,还有林大学士的几个同朝为官的学生给孩儿出谋划策,另外还有几位孩儿新请的大学问家,也是这般以为。”

    “恩,具体是哪几位,真倒是想和他们谈谈。”天子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接着问道。

    三皇子倒是没觉得有什么问题,飞快的将林大学士的几位学生的名字说了出来,几个大学问家的名字也说了出来。

    天子抬起头,微微扫了一眼门口的李总管。李总管顿时间会意,躬身冲天子无声的施礼之后,悄然离开。从始至终,三皇子就不知道李总管是什么时候走的。

    “他们怎么说,你先和我说说。”天子总算是给了三皇子一点好脸色,在天子的示意下,沈老太监也解开了绑着三皇子的束缚,让他得以在御书房坐着和天子对话。

    只不过,沈老太监做完这些的时候,心中却在长长的叹息。三皇子真的是读书读傻了,或者是被那些大学士之流的给教傻了,可惜啊!又一个!

    “利贞坊获利巨大。”见到天子对自己的态度也有改观,三皇子以为自己刚刚的解释已经被天子听取,顿时间兴奋了起来,飞快的开始表达自己的想法:“孩儿以为,此等事关天下民生的生意,应该由朝廷专营才对。”

    “宁国公主,也算是朕亲口册封的公主,她出面,应该也算是朝廷的名义吧?”天子没有表达反对,也没有同意,而是顺着三皇子的话说道:“何况,这利贞坊的生意,又没有出京城之外,该上税的上税,一直守着规矩做生意,并没有表现出过什么不轨吧?”

    “父皇此言差矣!”三皇子听到天子这么说,精神更是一振:“次等关乎国计民生的产业,岂能执掌于妇人女子之手?”

    “那应该由谁来掌控?”天子很平静的问道:“你?还是你那些老师们?”

    “自然是朝廷重臣优先。”三皇子毫不犹豫的飞快回答道,他还以为这是天子的一次考校,回答的十分认真:“不过既然利贞坊里有我皇家的股份,那自然是由我皇家之人掌控为佳。孩儿已经和宗人府的几位长辈们商量过,他们也愿意让孩儿暂时代管利贞坊。”

    “宗人府的长辈也是这个意思?”天子有点意外,这里面还有宗人府的事情?这么大的事情,三皇子竟然已经和宗人府的某些人勾搭上了,却没有一个人来和他这个天子多说一个字,有意思。

    “是的,父皇!”三皇子看似这个问题已经考虑的很周全了,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意思:“长辈们也觉得,此等财富事关重大,决不能掌于妇人女子之手。”

    连着两次说了掌于妇人女子之手,天子算是听出来了,这是针对媚儿,可真正针对的应该还是皇后。

    不管是润姿坊也好,还是梦之坊,利贞坊,都是以皇后娘娘的名义和媚儿合作,而不是以皇家的名义。虽然每次皇后娘娘都会很大度的拿出大批的收益交给天子充做天子的内帑,整个皇室家族也因此而得益,但是,有人肯定还是不满意这一点的。

    数以百亿金币计算的财富,他们居然只能分润到一点点,这岂能让一批皇室宗室们满意?正好三皇子还被天子送到了利贞坊,这岂不是天大的好机会?先学到利贞坊的盈利手段,然后再取而代之,名正言顺啊!

    说到底,还是利益啊!天子修行皇家守静心法已经到了传奇境界,怎么可能还想不明白这点最根本的原因?

    只不过,越是想的明白,天子心中的那股火也就越盛。他们不知道媚儿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也就算了,可他们竟然连皇后都容不下。这让天子也忍不住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当年杀人杀的少了,所以现在已经有人忘记了自己曾经为了现在的皇后娘娘血洗过几个家族?

    不动声色间,天子再次以一种商量的口吻说道:“你才去了两个月的时间,你确定你已经学到了利贞坊的精髓?”

    “那有什么可难的?”三皇子笑了起来,脸上露出了一片骄傲的表情:“孩儿我不敢说多天才,但利贞坊这生意,还真没什么难度啊!”

    “那你说说看,都学到了什么。”天子似乎很欣慰,至少三皇子这么说,说明他是真的学到了东西。

    三皇子闻言更是大喜。马上开始滔滔不绝的冲着天子解说起来。

    不能不说,三皇子的确是个聪明好学的人,在利贞坊的前两个月,也的确是做足了功课。利贞坊的一套房贷流程,三皇子已经十分精通的掌握,天子问了其中的几个细节,他都能如数家珍一般的回答上来。

    再问利贞坊的生意手法的时候,三皇子显然就不是那么信心十足了。但对他来说,这不是问题,因为利贞坊的手法看起来太简单了,简单到有些粗暴。不就是低息贷出,收取抵押,然后慢慢等待接待的人还钱吗?这么简单,谁不会?

    至于金票的生意,三皇子最是热衷,在他设想中,或者说在他的那一系列师长幕僚和宗室的人眼中,这个是最应该被朝廷专营的。只要有了这个金票的印刷权,以后岂不是想要多少金票就有多少金票?反正有利贞坊兜底,再多的金票也能够发行出去。

    至于说买地建房卖出的这一系列房地产的操作,三皇子却是十分看不上眼。这些东西得要很多人辛苦,不但劳心劳力,而且赚的不是那么理想,最好的地段已经卖出去,不可能再找到更好的地方暴利发财了。在三皇子眼中,如果媚儿合作的话,这部分倒是可以扔给媚儿,让她知道皇家对她已经是足够仁慈了。

    “那你打算用多长时间,用什么手段来接管利贞坊?”天子听着这一切不置可否,只是淡淡的问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