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 不客气(上)!

    第六百六十一章 不客气(上)

    两个负责灭口的高手,尽可能的动手杀了几个已经没希望的同伴之后,眼看王胜如此摧枯拉朽一般的干掉了最后的几个同伴,再也不敢多耽搁时间,唿哨一声,疯狂的向着两个方向拼命逃去。

    嘣,当第一声弓弦声响起的时候,奔逃中听到弓弦声音的那个高手就知道,另一个同伴已经不可能活着离开了。

    砰,这个念头才刚泛起,那边果然就传来了爆炸的声音。

    只要对王胜有深入了解过的人就知道,王胜手上的重狙弩,绝对不是吃素的。从玲珑阁那边隐约传出来的风声,重狙弩发射的弩箭竟然比声音还快。听不到弓弦声,重箭就已经射中了目标。

    能听到弓弦,意味着王胜的目标不是自己。活着的高手庆幸的同时,脚下飞快的加快了速度,向着远处跑去。在他浅薄的认知当中,对待弓箭,只要能够及时的躲避开来箭的方向就行,然后这段时间之内,足够他逃出弓箭射程了。

    当然,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前方不远处就是一片密林,只要能逃进密林中,王胜的重狙弩威力再大,也不可能射中自己。

    可惜,幸存的高手并没有学过对付狙击手的折向变速跑,在王胜的眼中,用最大速度匀速跑的他和静止的靶子之间的区别,难度也只是提升了不到百分之十。

    嘣,砰,连续的两声,在王胜的耳边响起,距离密林只有十步之遥的地方,最后的那个逃跑的高手已经变成了一具无头的尸体。尸体因为惯性,还往前跑了几步,这才彻底的跌倒,跌倒的地方,已经是在密林的边缘。

    二十三个传奇高手,伏击王胜一个人,现在死的只剩下三个。一个脸上的颧骨被捏碎,还有一口气,另外一个股动脉出血,躺着半死不活,还有一个双臂骨折,一条腿被折断,可要说伤势,他还算是最轻的一个。

    王胜看了看那个股动脉出血的,已经失血昏迷,瞳孔都已经有了扩散的迹象,显然救不活了。摇了摇头,随手扭断了他的脖子,与其等死,不如痛快点。

    果断的动作让斜靠在一块石头上的那个多处骨折的高手心中一禀,看着王胜的目光往他的方向看过来,脸上忽的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然后想都不想的一咬牙,然后脑袋猛地往后撞去。

    砰,脑袋狠狠的撞上石头而且没有灵气保护,结果就是瞬间变成了一颗碎裂的血葫芦。

    死士!王胜眉毛跳了跳。这些家伙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死活,只求完成任务。一看已经彻底失败,马上毫不犹豫的自杀,够果决!

    现在,唯一的活口,就是这个颧骨已经被王胜捏碎,还在昏迷中的家伙了。王胜过去二话不说,强大的灵液直接涌进了对方的身体。对方体内的灵气无法排挤出去,但王胜能够沿着对方的灵气找到对方的窍穴,随意的几下,那家伙体内至少一半的窍穴就已经被王胜的灵液撑爆。

    窍穴被撑爆,就意味着灵气无法调动,只剩下肉体的力量,王胜可以轻松的控制住对方。趁着他昏迷,王胜捏开他的嘴巴,检查了一下没有毒牙。领口袖口周围摸了摸,也没有什么毒针之类的东西,王胜这才尝试唤醒。

    一团水球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对方的头顶,哗啦,浇在了那个家伙的头顶。对方扭动了几下,然后口中发出了一阵咳嗽,醒了过来。

    “谁要动我?”王胜一只手就轻松的将对方按在地上动弹不得,也不管对方是不是舒服,王胜冷冷的问道。

    “宋家!”那个家伙挣扎了好一会,见无力反抗,十分利落的说出了一家势力的名字。因为颧骨被捏碎,所以脸变形的很厉害,连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漏气的感觉。

    “再给你个机会。”王胜笑了笑,冲着那家伙说道。

    “其实是唐家。”出乎意料的是,对方马上很配合的又说了个名字。只不过,变形的脸想要展现出笑容,可王胜看到的却是如同鬼脸一般的恐怖面孔。就连那家伙试图发出笑容脸部肌肉牵扯到碎裂的颧骨引发的抽搐都看的一清二楚。

    “说实话,我很佩服不怕死的人。”王胜很遗憾的摇了摇头,冲着这个诡异笑容的死士说道:“但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有一万种方法能让你说出来你知道的一切。”

    “戴家,真的是戴家。”对方好像是被吓住了,目光中流露出一股恐惧,然后再次说出了一个答案。

    只不过,表演的很好,但目光深处那一抹嘲讽却逃不过王胜的双眼。王胜明白,这个答案,也只是这家伙随口一说而已。

    从现在的情形看,八大诸侯国哪一家都有可能派人伏击自己,甚至于那些小诸侯也都有极大的可能。谁能抓住王胜,谁就能独享那许多的秘密,这个诱惑绝对能让许多人动心。

    “要不,你用真言丹试试?”看王胜依旧还在慢慢的摇头,对方再次诡异的笑了起来,脸上的肌肉牵动了骨头茬子,越发的痛苦,可他依旧还在笑,甚至还给了王胜一个听起来很可行的建议。

    “算了!”王胜微笑着摇了摇头:“你们也不容易,给你个痛快吧!”

    这家伙既然敢这么建议,那就肯定是有恃无恐,王胜从他嘴里真的得不到什么。这十分有可能,有些家族秘密训练的死士,从小到大完全和家族无关,只管修行以及到时候出任务,就算是再怎么拷问也问不出来,显然这家伙就是这种。

    “多谢!”听到王胜愿意给他个痛快,对方竟然居然还忍着痛冲王胜道了一声谢。

    “不客气!”王胜无语的笑了笑,手中用力,轻松的折断了死士的脖子。既然问不出来,那也没必要如何折磨,王胜不是那种拖泥带水的人。

    一地的尸体,王胜仔细的搜查了一遍,这些家伙果然干净,衣服都是自己大路货,兵器也是,竟然找不出来一点痕迹能证明是哪家人。看来上次甘家的经理,让很多人都记住了教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