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章 我不喜欢杀人(上)!

    <h3 class="read_tit">第六百六十章 我不喜欢杀人(上)</h3>

    “怎么回事?”王胜皱着眉头问了起来。

    要说针对媚儿,王胜并不意外。媚儿掌控了数百亿的财产,被人觊觎那是正常的事情。不过只要媚儿一直呆在京城,外出的时候小心一些,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可蔷薇和大观园中众女,招谁惹谁了?居然有人想要打她们的主意?

    虽然梦之坊的收益王胜是用在大观园众女身上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梦之坊就属于蔷薇和众女所有。所以想要图财的话,找蔷薇她们肯定是找错目标了。

    寻仇?如果真要说仇家的话,众女的仇家应该是凯旋国的那些高层大人物们,但问题是,她们并没有实际的参与到消灭凯旋国的具体战斗中,谈何仇恨?至于说被当做礼物送到了王胜这里,那更是谈不上什么仇恨了。真要寻仇的话,也应该是找王胜才对,找大观园众女算什么?

    想来想去,似乎唯一的解释就是图谋她们的美色了。身为梦之坊的专职超模,众女现在绝对可以称得上是艳名远播。不过,见过她们美丽模样的,除了王胜和常胜公府的一些人之外,就只有梦之坊的那些女性贵宾了,别人是没机会的。

    “哪里的消息?”王胜耐着性子问了一句。大观园中众女现在没什么战斗力,重修了永春心法,不到传奇境界是不可能有战斗力的,她们很羸弱,所以常胜公府上一直把她们保护的很好。竟然有人打他们的主意,不要命了?

    “有几个女香客。”大观主毫不隐瞒消息的来源,冲着王胜说道:“上次按照你的建议,搭建了几个可以让香客们倾诉的屋子,并且派了一批能言善辩的弟子隐藏在隔间开解众香客之后,有很多人在里面倾诉。其中几个弟子,听到了几个女香客说他们的丈夫想要打蔷薇她们的主意。不是一两个,是一群人。”

    这个所谓的倾诉屋的做法,是王胜参考了地球上基督教的告解的做法,同样在道门老君观试行的,结果效果很不错。这种可以不暴露身份但又能倾诉一些担忧或者做错的事情求得老君谅解的做法,很是引发了一批人成为老君观虔诚香客。

    因为房间是有隔音阵法的,而且进去之后黑乎乎,隔间负责开解的倒是也不知道对方是谁,不仅如此,里面还有变音的阵法,这也导致安全性大增,不管在里面说了什么,只要不犯傻自己暴露出自己的身份,别人都不可能知道是谁在说话。而老君观也承诺,不管听到了什么,都知道从来没有发生过。

    无数人有心理的阴暗面,总是得不到排遣,现在老君观专门用整整的一座大殿,作为倾诉的窗口,有人试过之后,立刻一发而不可收拾,心里面有事,不想找别人倾诉的时候,就会来这里。

    现在才开始几个月,试行的人当中,女香客居多。正常,王胜一开始就想到了这种状况,男人有事大多都憋在心里,但女人有事最愿意找人倾诉。有些事情即便是闺蜜也张不开嘴,那么老君观的告解屋立刻就成了不二选择。

    “估计是京城里的一批权贵动了心思。”大观主冲着王胜解释道:“毕竟我们也只能是猜测,但至少知道,应该是你家梦之坊的某些贵宾的丈夫们,可能想要集合起来搞点事情。”

    如果只是京城内的某些权贵,王胜一点都不担心。只要天子还是天子,那么一切就没有问题,京城里的权贵再大,能大的过天子?

    大观主显然也是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并不觉得这事情有多急迫,也不觉的那些家伙能成功,所以和王胜说起的时候,并不是以那种十分紧急的态度来表达,只当是小小警告一下,给王胜的生活增加一些波折而已。

    “媚儿知道了吗?”王胜多嘴问了一句。

    “没告诉她!”大观主似乎很惊讶王胜竟然第一反应是媚儿知道不知道,这种事情,不应该瞒着大妇吗?

    “好吧,我回去多注意一下。”王胜无语,对大观主的惊讶十分的无语。

    “老道,要不要和我回京城?”最近发生的事情王胜了解的差不多,准备回京城常胜公府,顺口问了老道一句。他已经习惯和老道同行。

    “我要闭关消化一段时日。”让王胜惊讶的是,老道竟然没有再次要和王胜同行,直接摇头拒绝了王胜:“你现在的修为,已经不用再担心什么了。”

    真正的传奇巅峰,能奈何王胜的恐怕只有皇家三大供奉和黎叔了。论战斗经验,王胜绝不比任何人差,甚至老道都自愧不如。这样的王胜,还需要老道没事贴身保护吗?

    想明白这点,王胜笑了笑,不再坚持。和老道大观主作别,王胜也没有骑着飞行坐骑招摇,随便让大观主找了匹马,慢慢的回城。

    飞行坐骑飞回来,那么大的目标,附近盯着的人肯定都已经看到了,那么王胜回京城,自然也有很多人看到。

    老道不在乎被人知道行踪,王胜同样也不在乎。拒绝了大观主派人护送的好意,王胜一个人骑着马慢慢吞吞的往城里赶。这个速度,最多到黄昏就能够回到京城。

    不过,王胜还是低估了自己对于某些人的吸引力。王胜知道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多到任何一个势力的人,都想要控制王胜,想要独家享用王胜掌握的秘密。

    王胜只走了一半的路途,忽的脸上就露出了苦笑。周围的动静一丝不落的传到了王胜的耳中,有多少个人呼吸多少个人屏气王胜都听的清清楚楚,甚至距离远近每个人在什么位置王胜都知道的明明白白。

    这是多么处心积虑?王胜回程的路最多三个小时,却有人已经能够组织这么多的高手埋伏,可见早就打着这样的主意。难道当年甘家的教训,他们不记得了吗?

    “我其实并不想惹麻烦。”王胜苦笑着自言自语起来:“我也不喜欢杀人,别逼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