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四十九章 朱兴生的宝藏(下)!

    第六百四十九章 朱兴生的宝藏(下)

    这批玉雕当中,玉佩玉饰居多,都不超过巴掌大小,比起现在乾生元的那些孤品极品可能还有些差距,但放出去也是难得的极品,一块玉牌卖出去几万金币并不难。

    朱兴生这个纳戒之中,大大小小有六七十块玉雕作品,相信拿出去套现五六百万金币应该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五六百万金币,足够朱兴生六十岁以后省着点花到死了,如果他真的开窍的话,到了那个时候,说不定还能给自己的子孙后代留下来点。

    收起这个纳戒当中的金币和玉器,王胜把第二个纳戒拿了过来。打开,哗啦,又是一堆东西出现在兽皮之上。

    十几件一看就是珍品的武器,有刀有剑有枪,有长有短,基本上各种普通的热门兵器种类都有了。另外就是一大批的兽皮卷轴。

    “老道,这把剑不错,你先拿着防身。”王胜看着里面一把长剑,随手捡起来扔给了老道。路上老道就说要回去弄把长剑,现在就有了现成的。

    凌虚老道也没客气,拿过来挥舞几下,觉得还挺顺手,随手收到了自己带着的纳戒中。以后再遇上强敌,老道也不至于空手对敌了。

    之前老道的确是有些托大了。十二重境的修为,在整个王国估计都找不出来一个能和老道相提并论的,所以老道一直是赤手空拳,最多就是带着一把当年给王胜定制的大锤。大锤是钝器,显然不是老道最顺手的武器。

    朱兴生留下来的兵器,不能说是神兵利器级别的,但是拿出去也能算是珍品级了。那把剑一看就是玲珑阁不知道哪一代的铁匠大宗师打造的,用在老道身上,绝对是如虎添翼。

    卷轴上都有名字,王胜随便看了看,都是一些功法剑法刀法之类的,显然是修行秘籍。

    修行秘籍这些东西,王胜的眼光肯定不如凌虚老道,所以王胜把这些东西一收,看都没看,整个的扔给了凌虚老道:“老道先看看,有值得留下来的好东西就拿给我看看。”

    朱兴生自己都没什么厉害的修为,朱少东更是草包一个,宝庆馀堂算是做生意的,能够买到的恐怕也只有一些大路货色,能有什么好的修行秘籍?要是有的话,他们父子不想办法修行吗?

    这些东西,恐怕就是给朱少东或者他的后辈子孙留下,用来修行自保的。至于说朱兴生有没有想过让六十岁的朱少东修行了绝世武功然后出去闯荡江湖,显然是不可能的。以王胜对于朱兴生的了解,说不定这些功法当中,固本培元增强那方面能力以便繁衍后代的可能性更大。

    “恩,等我回去慢慢翻一翻。”老道压根也没想过拒绝的事情。直接把纳戒收了起来。这本来就是老道的强项,之前绝世藏珍得到的秘籍就是老道处理的,这么点修行秘籍,不在话下。

    兵器什么的必要的时候也能卖出去,修行秘籍也是一样,如果刀配上刀法剑配上剑法,恐怕能卖的更贵一些。这些兵器和秘籍,不但是修行自保的基础,也是在某些时候用来换取金币的储备。光看价值,这些东西加起来,怕不也有几百万金币上下。

    第三个纳戒里的东西取了出来,依旧还是一大批的卷轴,同时还有几十个玉瓶。

    玉瓶本就是顶尖的玉质,雕工一看就是大宗师手笔,果然,光是瓶子就是一笔财富。随便打开一个玉瓶,里面是几颗大小一致的丹药。又被老道猜中了,丹药也有不少。

    捏开一颗王胜鼻子一闻,基本上就能确定这瓶丹药是什么了。精品的培元丹,比王胜当年用过的要好处几倍,显然是在修行期间固本培元的好东西。

    玉瓶一打开里面的丹药就不好保存了,好在还有蜡封,还能保存一段时间。王胜把玉瓶扔给了凌虚老道,然后从那一堆没有名字的卷轴中随便拿出来一个打开。

    王国的山川地理,各地的特产,大概的价格,上面记录的十分的详细。那些特产如何判断品质,如何沟通,记了满满的一个粗卷轴。

    做生意用的,用来进货或者沟通有无的东西,这是宝庆馀堂的生意经,端的是经验之谈。真要算起来的话,这些东西才是宝庆馀堂一代传一代的传家之宝。

    第二个卷轴打开,果然也是生意经。各种队伍的组织,店铺如何选择,店内如何摆设,等等,记载的很详细。

    “又被你说中了。”王胜冲老道扬了扬手中的卷轴:“宝庆馀堂一代一代传下来的生意经,传子不传女的那种传家宝。”

    “就你说的那个朱家少东?”老道直接摇起了头,举起手中放着丹药的玉瓶道:“我倒宁愿相信,他拿到这些,会把这些东西换成金币挥霍。”

    “这些拿给媚儿,她肯定感兴趣。”王胜兴致勃勃的把这些卷轴收了起来:“养女继承宝庆馀堂的传家宝,也不算是断了传承,对吧?”

    “你说是就是吧!”老道眼皮一耷拉,自己喝起酒来。他在意的是这一趟一路上的经历和感悟,至于眼前的这些身外之物,有也不会让老道多开心,没有也不会让老道多伤心,完全无视。

    “这些丹药加上瓶子,卖出去的话恐怕又是大几百万金币。”王胜把装着丹药的瓶子都扔给了凌虚老道,让老道去判断,自己却把卷轴都收了起来。这些要拿给媚儿的,让她也开心一下。

    “你猜这最后一个纳戒当中会有什么?”王胜手中,只剩下那个最小的纳戒,还没打开,王胜冲着凌虚老道问道。

    “不猜了。”老道摇头:“总归就是些值钱不值钱的东西,生怕他儿子受罪的准备而已。”

    老道不猜了,王胜也就没有自己猜的乐趣了,直接把里面的东西都倒了出来。

    哗啦,四五个王胜似曾相似的木牌被倒了出来,同时一起倒出来的,还有四个玉瓶,同样是精致至极。晃了晃,再没其他东西,就只有这些了。

    “咦?”老道忽的目光叮嘱了其中的一个木牌,惊咦一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