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四十三章 海图(下)!

    第六百四十三章 海图(下)

    两女跟着王胜的手指,仔细的摸索了一遍,还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既然王胜特意指出来了,两女不死心,仔仔细细连同周围其他地方都摸了一遍之后,总算是发现了一点点的不对劲。

    “这几处的皮子没有鞣制好,略显不平。”蔷薇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这种情形实在是太正常了,只要是鞣制的皮子,就没有人敢保证一定是绝对平整的,画图的皮子,还要用多精致的不成?

    “其他地方也有不平,老爷,你看这里。”媚儿小手拉着王胜的大手,往地图的其他几个地方摸去。

    那些地方的确也有一点点的不平,不过从地图上看,都是在陆地上,不是在海中。而王胜刚刚指着的那几个地方,却全都是在海里。

    “你们不觉得,如果把这几个略厚一点地方串起来,其实就是一条很不错的路线吗?”王胜笑着揭开了谜底:“可以从这边一直通到那个藏宝之处。”

    两女多聪明的人,在王胜指点之后,重新摸索了一次,立刻就发现,还真是如此。如果每一个厚了一点的地方都是一个海岛的话,这一连串正好是一条路线,虽然稍稍的绕了点,可相邻两个岛都不会相距太远,恰好在四五百里的距离,一路由飞行妖兽飞过去,完全没有问题。

    “厉害的海妖都在深海,海岛周围是浅海。”两女还有些疑虑,王胜一句话就让两女彻底放下了所有的疑惑。

    果然是老狐狸,这家伙肯定小时候点拨过朱少东一些东西,他看到这样的地图就能想起来这么简单的道理。可旁人拿到这张图,肯定是一筹莫展,光是横跨海洋一两千里的航路,就能把人愁死。

    说句不好听的,他就是把金币大大剌剌的扔在那个岛上,露天放着,别人恐怕也只能看着流口水,没办法拿到。

    “你们说,朱兴生这么聪明的人,有布置这些东西的心思,把这功夫花到教育儿子身上多好?”王胜解开了谜底,也显得很开心,两女都是枕边人,也不用云山雾罩的说什么,只是感慨道:“宝庆馀堂好好做,也不愁金币,想要权势,先买个小爵位,慢慢弄个小领地玩,不比和全天下为敌要舒服?何苦来哉!”

    “唉!”媚儿也是摇头。正如王胜所说,想要荣华富贵,好好经营宝庆馀堂足够了,偏偏要玩山越之地这么大的,这是把身家性命全都扔进去了。人心啊,还是不足!

    “以后,利贞坊玩好京城这一票,就老老实实的发金票发贷款吃利息,不用再想别的有的没的东西。”王胜叮嘱媚儿道:“你父母现在还在,那也不用多想什么,说句不好听的,以后有朝一日你父母不在了,换了个新天子,你只要守着利贞坊,谁也不能拿你如何。他们要敢动你,立刻让他们变成穷光蛋。”

    媚儿现在也知道了利贞坊金票下面隐藏着的恐怖威力,对王胜这话十分的赞成。日后只要不犯朱兴生这种错误,还真就不用担心其他。

    朱兴生留下的家底藏宝图已经被找了出来,地图的秘密也被发现,藏宝的手法也被王胜反推了出来,接下来,三人就失去了探究解谜的兴趣。

    区区朱兴生的这么一点点家底,还真不值当三人当中任何一个动心。别说媚儿,先蔷薇也是掌管梦之坊和润姿坊的绝对高官,霸道女总裁,平常过手的都是以亿为单位计算的金币,当年宝庆馀堂雪糖霜精盐生意如日中天的时候,也不过才一年赚两亿金币而已。宝庆馀堂的那点储备粮,能让女总裁看在眼中?

    “这图,连同这假牙一起还给朱少东吧!”王胜随手把图扔给了媚儿。

    媚儿也不客气,伸手接过图:“送他上路的时候,一起烧给他。”

    朱少东果然如同王胜所料一般,一拿到图,立刻就如获至宝,没人的时候,还偷偷的摸索了地图一番。所有的一切,全都被王胜猜中。

    三天之后,朱少东安静的在吃饱喝足之后,不经意的一杯美酒下肚,怀中揣着藏宝图,安静的闭上了双眼。

    随后,朱少东的脑袋被送到了京郊四个村子村民的坟前,他的无头尸体则连同地图一起被火化,骨灰被撒到了京城的护城河中,从此世上再没有了朱少东这个人。

    王胜一家三口,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该干什么干什么。媚儿和蔷薇继续操持生意上的事情,王胜则继续雕琢同心球。

    时间一晃又是两个月,外面依旧打成一片,京城依旧波澜不惊。该享受的享受,该辛苦的辛苦,似乎这世界从来没有变过。

    不过王胜却已经完成了两颗同心球。白莲花开同心鬼工球已经送到了皇后娘娘的案头,原先那颗白玉同心鬼工白莲球也被换了回来,摆在了乾生元的内院,标着一千万金币的价格,当做镇店之宝。

    宋嫣那颗牡丹花开同心鬼工球也已经完成,不过都在王胜的纳戒中,也没打算让媚儿给送过去,更没想过让宋国的长老给带回去。

    老道也在和王胜一起雕琢的过程中完成了一颗蔷薇花开同心鬼工球。掐指一算,两人光是在雕琢一道上,就玩了半年多的时间,特别是王胜,都快要十个月了。

    王胜前后完成了五颗,老道做了两颗,打熬性子肯定是足够了。千绝地核心的地图还要几个月才能卖,大戏才会开锣,王胜也不急于修行,两人一下子仿佛都闲了下来。

    一闲下来,王胜就成了人嫌狗厌的主。媚儿蔷薇每天的事情多如牛毛,忙的顾不上整天陪着王胜。府中多的是美女,而且都愿意侍奉王胜,可王胜并不会在这上面犯错误。修行也不修行,每天闲的就只能是呆在厨房里指点几个厨子了。

    “老爷,你要是真没事的话,那就出去散散心吧!”几天之后,终于连媚儿都看不下去了:“老君观不是带走了那些飞行妖兽吗?老爷你去老君观玩玩那些吧!实在不行就去找宝庆馀堂的藏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