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四十一章 真正信任的人(下)!

    第六百四十一章 真正信任的人(下)

    在朱少东的身上?媚儿和蔷薇立刻都瞪大了眼睛,这个推断,很有可能!

    两女顿时间兴奋起来,媚儿马上从王胜怀中坐起来,就要让人去搜朱少东的身。

    王胜一把搂住了媚儿的纤腰,阻止了她从自己怀中离开,笑问道:“干什么去?”

    “让人搜一搜他的身。”媚儿毫不隐瞒自己的意图,飞快的回答道。

    “他被史家人抓住一路上不知道搜过多少次了,怎么可能还能给你留下能找到的东西?”王胜忍不住苦笑着提醒道:“你也别当人家史家人是傻瓜啊!相信我,他身上的衣服都不怎么合身,肯定是整个人都被清洗了一遍,随便扔了一件衣服给他穿的。”

    媚儿和蔷薇一琢磨,也是这个道理。如果人在他们手上,要送出去的话,那不得先从他口中他身上尽可能的搜刮一番有用的东西?推己及人,史家肯定也是一样的想法,朱兴生的儿子,难道不好好的洗劫一番?

    想明白这点,两女立刻有点意兴阑珊了。那种从希望到失望的落差表现的十分明显,好像刹那间两女都有些提不起精神来。

    “别那么失望。”王胜见状,只能又出声安慰道:“你们想想,换成是你们,你们会把能让儿子养老的财富给他带在身上某个地方让人随时拿走吗?”

    这道理其实很明显,十分简单就能想通,但人在局中,有时候哪怕是媚儿和蔷薇这么精明的人也会犯糊涂。

    “再想想,除了他本人的身上,还有什么能让他能拿到别人却不可能知道的地方?”王胜冲着两女问道,特别是媚儿:“媚儿,你接触朱兴生时间长,朱兴生有没有安排什么极其隐秘的场所,只有朱少东知道别人不知道的地方?”

    媚儿陷入了回忆之中,好一会之后,才摇头道:“宝庆馀堂那些地方肯定不可能了,整个被放弃,看样子就没打算回来。其他地方也许有可能,难道是在山越国?”

    这个可能性很大,但同样的,在朱少东身上很有可能什么都问不出来。还是那句话,史家人不是傻子,难道不知道拷问一下朱少东可能的藏宝之处吗?

    不过,说不定史家人疏忽了呢?媚儿给蔷薇使了个眼色,蔷薇站起身来,笑吟吟的走出去安排去了。相信以朱少东那个熊样,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撬开嘴。

    “可能你们还会失望。”王胜看到了蔷薇的动作,不过他却没有阻止蔷薇,等蔷薇走了之后,才顺势又搂着媚儿躺下,让媚儿躺在自己怀中,慢悠悠的说道。

    “先问问再说。”媚儿也是半信半疑,但还是充满了期待。

    王胜搂着媚儿的娇躯,感受着媚儿身体的柔软,心思却已经飞到了朱少东的身上。如果朱兴生真的给他安排一些东山再起的家底的话,放在哪里才会最安全?不用担心被人偷走,而且还能保证朱少东一定能拿到?

    媚儿也在琢磨着,但琢磨了一会之后,媚儿就觉得没意思了。

    说白了,这就像是个寻宝游戏一般,媚儿享受的只是其中的过程,真正的结果其实她并不会多么的期待。宝庆馀堂的确是富有,可是在利贞坊面前,那也就是个小超市而已,还不值当媚儿如何动心。要是能很顺利的一步步找到线索找到那些东西的话,那还算是好玩,真要找不到,媚儿也不会觉得有多失望。

    从一开始,王胜要的就是朱少东的脑袋,这一点其实从来没有变过。王胜让媚儿处置朱少东,媚儿也不会改变这一点。不过相对的,媚儿宁愿朱少东是死在自己的手上,而不是其他人。

    默默的享受着温存,过了很长时间,蔷薇才回来,看到两人的亲密模样,忍不住撅起嘴:“就累我一个人,你们倒好!”

    “我猜你没问出来什么有用的东西。”王胜笑着面对蔷薇伸出了手,蔷薇很温柔的把自己的小手送到了王胜手中,乖巧的坐在王胜身边。

    “真是气人,那个家伙当真是草包到了极致。”说起朱少东,蔷薇都有一种看不下去的感觉:“如果我以后的孩子要变成他那样,我宁可自己杀了他不让他这样丢人现眼。”

    “实在问不出来就算了。”媚儿已经想通了,找到如何,找不到又如何?对自己对王胜会有影响吗?索性吩咐蔷薇道:“给他吃几顿好的,然后送他上路,脑袋送到郊外那些村民的坟前。”

    这一刻,媚儿已经恢复成了那个杀伐果断的宁国公主,不再是朱兴生的养女,朱少东名义上的妹妹。

    蔷薇点了点头,媚儿既然开了口,那肯定就要执行。点过头之后,蔷薇才又看向王胜这边。

    “你们说,朱兴生为什么非要说一个六十岁呢?”王胜依旧还在琢磨:“难道他已经算好他儿子只能富贵到六十岁?既不是五十,也不是七十,偏偏就是六十岁?”

    “说不定到了那个草包六十岁后,他留下的那些东西就会自动出现在那个草包面前。”蔷薇见王胜依旧在琢磨,下意识的跟着王胜的问题回答了一句。

    蔷薇的话音一落,王胜的目光就猛的亮了起来。媚儿也察觉到了王胜身体忽然变得僵硬了一下,急忙坐起身来,惊喜的看着王胜。

    “我想我知道了。”王胜忽的笑了出来。

    “快说快说。”王胜说自己知道了,可他偏偏就没有往下继续,媚儿气的忍不住捏着小拳头捶了王胜的胸口几下,着急的催促道。

    “媚儿,你记不记得,从小到大,你这个名义上的哥哥有没有受过伤?”王胜冲着媚儿问道:“有没有修补过身体上的某些东西?”

    “受伤?”媚儿皱起了眉头,仔细的回想着,好一会之后,忽的想起来什么,很肯定的点头道:“受过一次伤,十五岁还是十六岁的时候外出抢美女,不知道被哪个高手扇了几个耳光。”

    “他的牙齿修补过,换过,对吧?”王胜的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我想我知道那些家底藏在哪里了。”

    媚儿和蔷薇也想到了,两女齐齐的站起身来,满脸的惊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