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四十一章 真正信任的人(上)!

    第六百四十一章 真正信任的人(上)

    “养父也知道他这个儿子不成器,所以后来就没打算让他做任何的事情,只让他吃喝玩乐。”媚儿自从朱兴生死了之后,心中就已经对朱兴生没有了什么恨,所以哪怕是在王胜面前,她也是称呼养父,王胜对此也丝毫不以为意,知道感恩的人,才是自己的良配。

    “现在这家伙才二十五六岁,比你也大不了多少,还有几十年,他凭什么保证?”王胜在乎的是这个时间,而不是其他。

    “估计养父当时的主意,是靠着自己的强势,给这个儿子赚一笔家底。”媚儿以朱兴生的角度来分析着这句话的意思:“养父他能保证自己再活几十年,他活着的时候肯定能照顾他儿子。就算是养父他死了,也能给他儿子留一笔挥霍的家底。”

    “以你看,朱兴生的身体,还能活三十多年吗?”王胜对朱兴生的了解,肯定不如媚儿,所以这方面肯定是以媚儿的意见为主。

    媚儿琢磨了一会,缓缓摇了摇头:“养父身体并不是很好,修为也不是很高。这些年要是清闲下来养生的话,也许还有机会长寿。可惜,他还操持了一个更麻烦的山越之地。就算老爷你不杀他,恐怕他也活不了二十年。”

    “也就是说,如果按照他句话来判断的话,朱兴生至少给朱少东留下了足够他挥霍十几年的财产。”王胜点了点头,缓缓的推算道:“以原先宝庆馀堂的积累,加上山越之地的积累,这应该不是问题吧?”

    很显然,不管是宝庆馀堂开遍全国的连锁店还是现在可以媲美几个诸侯国地盘的山越之地,都能够保证朱少东美美的享受几十年时间的富贵生活,不会受什么委屈。当然,前提是他自己不作死,现在这种情况就不在朱兴生的计划之内。

    “只是让他做个富家翁的话,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媚儿笑了笑,哪怕再对朱兴生父子不满,可是对朱兴生的商业才能媚儿却是完全认可的,甚至媚儿自己很大一部分的手法,都是从朱兴生的身上学到的,这一点她从不怀疑:“甚至能让他坚持更长时间,富贵到死都不是什么问题。”

    “那么朱兴生为什么要说一个六十岁呢?”王胜怀疑的地方就在这里:“六十岁之后呢?难道他舍得让他的儿子,他最宠爱的亲生儿子把家底挥霍一空之后流落街头?让一个享受了六十年的老头在六十岁之后再想方设法的挣扎求生?”

    媚儿闭上眼睛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胖的如同猪一样的朱兴生在挥霍光自己的最后一个铜板之后,流落街头,他那个肥胖的模样,估计连讨饭都讨不到一口。这种情形,难道真的是朱兴生乐意看到的?

    “难道说朱兴生已经算到了,他这个儿子在六十岁之后会幡然悔悟,然后重新振作赚出一份家业来?”王胜脑海中已经隐约有了个轮廓,但还是没有仔细的想清楚。当然,这种分析也要让媚儿和蔷薇参与进来,大家一起玩才更好玩:“蔷薇你也说说,如果你有个不成器的儿子,你会怎么安排?”

    蔷薇现在家里,几乎就是媚儿的跟班,甚至连在床上也恨不能是媚儿的通房丫头了,这种小亲热的时刻,王胜也好,媚儿也好,都不会避着蔷薇。甚至于媚儿还会主动把蔷薇推到王胜怀里,因为有时候她自己一个人根本无法应付蛮牛一般的王胜。

    “还有我的事?”蔷薇是在不远处伺候的,闻言顿时笑了起来:“我可没有这样的不成器的儿子。”

    “如果有呢?”媚儿也来了兴趣,冲着蔷薇问道:“你可能照顾不了身后的太多事情,你会怎么处置?”

    “那就给他留一笔足够他挥霍到死的财富。”蔷薇现在动不动经手的就是几十亿上百亿金币的花销,一开口就是足够挥霍到死,毫不在意。

    “你就不怕他不成器的厉害,中途就挥霍光吗?”媚儿又问了一句,这其实是之前王胜在问他的问题。

    “那就给他留两笔。”蔷薇不假思索的回答道:“一笔明着给,一笔暗中给。”

    刚说到这里,蔷薇就停了下来,媚儿也瞬间明白了过来,为什么朱兴生会说让朱少东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到六十岁。显然是还有一笔财富给朱少东留着,是他最后生活的本钱。

    特别是经历了之前的一系列的挥霍之后,到了六十岁了,朱少东再怎么不成器,也该明白一些道理了吧?不可能经历了这么多事一直就不成长,那岂不是真正的废人了?朱少东虽然不成器的厉害,可也没有废物到那种地步吧?

    “暗中的怎么给?”王胜笑着问道。这正是他刚刚已经想到却没有说的问题,蔷薇说出来,效果似乎更好。

    “安排一个忠心耿耿的下属,等我死后还关注他的生活,直到他生活潦倒之后再给他。”蔷薇并没有多思考,飞快的回答道。

    “以朱兴生多疑的性格,媚儿这种他从小养大的养女,宝庆馀堂都不给媚儿留一分。”王胜笑了笑,再次问道:“还有什么人能让他放心到把自己的儿子托付给他?他就不怕这个人到了那个时候不给他儿子而是霸占这笔财富?相信我,那肯定不是一笔小钱。”

    蔷薇哑口无言,连媚儿也是如此,都陷入了沉默。王胜说的是事实,连媚儿这个养女都不信任,朱兴生哪里来的可以把全家身家性命托付的心腹手下?不看那些老掌柜们一看事情不妙,马上就丢下朱少东全部投到了媚儿这边了吗?

    “什么样的人才会让朱兴生真正的信任?”王胜接着刚刚的问题说道:“我想,恐怕还没有吧?”

    两女点了点头,承认这一点。

    “可朱兴生又想要给他儿子留一点能让他富贵生活的家底。”王胜想了想,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判断:“我想,这个家底,肯定就在朱少东自己身上。也只有这个亲生儿子,朱兴生才会真正的信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