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九章 活的(下)!

    第六百三十九章 活的(下)

    果然是奇葩。王胜和媚儿心中给这货多加了个定义。

    仔细看地上的这个肥佬,眉眼间果然是当年见过的那个玉树临风的佳公子。这才多长时间,就吃的变成了这幅德性。

    史家的高手正是通过那些绝密资料进入宁越城的。众人不解的是,无忧城那么大的动静,山越国的人竟然没有得到丝毫风声。

    这不奇怪。山越国所有的一切外联的手段,都是掌握在那些朱兴生的心腹老掌柜的手中,那些人已经投降,还有谁会把消息送给朱少东?至于说蛮族的那些智者,他们崛起的时间太短,还没有来得及清理掉身上的蛮族气息,无法派人潜伏到普通人之中。所以,尽管整个王国的人几乎都知道了,可偏偏山越国的人就是没有得到丝毫的风声。

    更绝的是,山越国现在的四座城,没有任何一座遭到过任何毁灭性的破坏,依旧还保持着完整。里面驻扎着的蛮族高手们,依旧还牢牢占据着四座城,如同插进夏国腹中的一颗巨大的钉子,牢牢的钉在夏国的肚子里。

    一个卷的十分工整的兽皮卷慢慢的推到了史家驻京长老的面前。史家的一群人看着这个兽皮卷几乎要从眼睛里伸出手来,恨不能立刻抢到手里。

    不过王胜的手并没有马上放开,而是饶有兴味的问了一句:“山越国那四座城,现在蛮族还能守住?”

    史家驻京长老的手也搭上了兽皮卷,笑着回答道:“回公爷,也不知道是哪批高手摸进宁越城想要攻击的时候,被人围攻,丢了一批纳戒。里面是大量的粮食之类的补给品,足够四座城里的那些蛮子吃上好几年的。你说这些家伙是不是赔了本?”

    “原来如此!”王胜脸上带着古怪的笑意,手放开了兽皮卷。

    史家的驻京长老动作飞快,几乎是王胜放手的瞬间,就拿起了兽皮卷。也不管当场打开是不是失礼,直接就在座位上展开来。

    一张四四方方的完整的千绝地内部地图就出现在史家长老和几个高手面前。上面密密麻麻的线条和各种标记,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一副完整的地步,而不是上次那种中间缺了个大圈的残图。

    有几个特殊的标记史家长老没看懂,趁着王胜就在面前,赶忙请教:“公爷,这个标记是……”

    话没说完,王胜已经指了指地图的右下角。史长老的目光移过去一看,上面清楚的写明了各种的标记是什么意思,顿时间再不说话,细细的看了起来。

    好一会之后,史长老的目光抬起来,看向完胜刚要说点什么,王胜已经先开了口:“从今日起开始,半年之后,乾生元才会开始发卖这幅地图。”

    “多谢公爷!”史长老要的就是王胜的这个承诺,现在得到了,双方都心满意足。

    各大家族是真的不想让夏家得了先机,可事实已经不容更改,所以他们只能用各种方法来拉夏家的后腿。比如针对夏家高手的悬赏越来越多,甚至于连宁越城这边还有人专门潜入进去送粮食和补给,为的就是让他们能长久的占据夏家四城,和夏家对抗,真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史家长老带着一群高手离开了。之所以带着这一群高手,是因为几乎所有势力都知道他们带着朱少东进了常胜公府,所以他们离开的时候一定会带着完整的千绝地核心的地图。没有高手保护,谁放心?

    京城里的各方高手居然谁都没有动手,大家都很默契的遵守着对天子的承诺,不在京城动手。除了要照顾天子的面子和自己的承诺之外,各方都有后辈在京城之内安然定居,不管是高手还是高层,谁也不想破坏这个自己以后也可能会过来享福的乐土,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等到离开了京城再解决。

    史家不可能拿着地图呆在京城,那和没拿到地图有什么区别。所以他们一定会把地图送回史国,一定会组织人手进千绝地核心,那期间有的是时间和机会做任何事情,没必要非得在京城里惹的各方都不痛快。京城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来之不易,不要轻易的破坏。

    也只能怪各方的运气不好,怎么朱少东在这次规模巨大的攻击行动中转移的时候就一头撞到了史家的高手这边呢?天意,怨不得别人。

    看看前面朱少东的悬赏,再看看王胜的悬赏,完全就是天壤之别啊!一个是倾家荡产愿意倾囊相授却没人理会,另一个却是随意的拿了张地图,目标就被乖乖的送到面前,生怕只提着脑袋不够,特意把大活人送过来,想怎么杀怎么杀,想怎么泄愤怎么泄愤。这人和人之间,为什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史长老带着地图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媚儿和王胜都有些无语的看着地上还在昏迷不醒的朱少东。

    这家伙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都已经这个局面了,居然还有心思吃喝玩乐。要不是想的开,也不可能吃成这么一头猪的模样,他倒是足够心胸豁达啊!

    “媚儿,怎么处置?”王胜看着这个已经对自己没用的家伙,连杀他的兴趣都没有了。这么个货色,也就是敢和那些手无寸铁的村民们叫板了,杀他都觉得污了王胜的手。

    “先问问再说吧!”媚儿对朱兴生真的是感念养育之恩,哪怕朱少东做了那么多事情,甚至要杀媚儿,后来没有也没有主动的为难过朱兴生。杀朱兴生是王胜的决定,和媚儿无关。现在面对任由自己处置的昏迷不醒的朱少东,媚儿也一时半会的没注意,不知道该怎么办。

    “交给你了!”王胜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他理解媚儿这种矛盾,所以并没有强迫媚儿如何。

    不过,王胜相信,媚儿一定会明白自己的心意。为了那一个村子被杀的村民,王胜可以冒险去杀朱兴生。而朱少东后来却又杀了四个村的村民,这件事,必须有人要付出代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