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七章 灭火(上)!

    第六百三十七章 灭火(上)

    年轻小伙装傻充愣的和王胜说了那么长时间的话,有些甚至都是一些根本没必要问出来的傻话,让王胜一一为他作答,图的还不是为了能够拖延时间,然后等待王胜一进来就喝下的那杯混了鸢尾蝎毒液的毒酒起作用吗?

    王胜每一次让倒酒,小伙都会心中窃喜。王胜每多喝一杯,中毒就深一层,这么多人看着,没人能取走自己杀死常胜公的名头。

    可是,这么长时间下来,王胜非但没有一点中毒的迹象,而且还侃侃而谈,把想要杀自己的人一个一个的点了出来。

    这些人都是知道了山越国那边的消息,这才在这边想办法的。也是他们运气,竟然看到了王胜出府,所以才会在回府的路上准备着。没想到,没等他们动手,王胜就上楼来挨个的把动手的可怕后果分析了一遍,还把他们每一个人动手的打算也都说了出来,并且有了反制措施。

    王胜起身离开的时候,所过之处,全都是一片牙齿不停碰撞的声音。那是好几个高手被吓的打颤的动静。这情形之下,死定了!

    他们对王胜起了杀心,而且已经在王胜回府的路上准备好就打算出手了。王胜上楼来的时候,那个年轻小伙也不知道怎么的,鬼使神差的急速给自己桌上的酒壶里下了毒,偏偏王胜就坐到了他面前,大大剌剌的要喝他的酒。

    如果这不是故意的,那才怪了!众人恐惧的也正是这一点,因为王胜和老道加起来,绝对有无声无息杀死他们的能力。

    哪怕现在王胜叫破了他们的行藏,他们也不敢再有半点动手的勇气。现在不动手被王胜杀了,那也就算了,要是敢反抗,死的绝对不止一家一族。

    让这些高手们惊喜万分的是,王胜似乎对他们的性命并不感兴趣,只是路过,看都没有多看他们一眼,就那么离开了。

    直到王胜的身影已经离开了酒楼,沿着街道走出去老远了,楼里的这十几个人才长长的出了口气。等大家抬起头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群如同水里捞出来的人。每一个都是大汗淋漓,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有两个差点虚脱,其中就包括下毒的那个年轻小伙。

    他们没看到的是,他们的楼上楼下,对面街道里的好几层楼,甚至于旁边的几个房舍当中,至少有七八十人全都是这一副大难不死后怕不已的表情。

    王胜的那番话,听到的可不止是一座楼里的人,方圆里许的人们全都听到了,而且也开始口口相传开来。这一路上,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打过主意,可听到王胜的分析之后,全都果断的放弃了。

    大家是想发财,可并不是想要送命。如果拼命能发财的话,那倒是值得一拼,可如果拼上性命最多也只是听个响的话,那这世上就没有傻瓜,谁会做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这个时候正是傍晚,吃饭的人不少,消费的人更多。无数人就看着王胜和老道背着手,慢慢吞吞的从来来往往的人流中穿过,回到了内城的常胜公府。一路上别说有人动手,离的老远有人就乖乖的避开,仿佛王胜的身上有什么让人唯恐避之不及的东西一般。

    就在王胜踏进常胜公府大门的时候,京城中的许多势力也同时接到了报告,知道了不久之前发生的事情。

    “这个家伙,倒是看的透彻。”天子一直在摇头,不过眼中却满是赞赏的目光。

    要说这几年天子最得意的事情是什么,那就是成功的笼络住了王胜,让他为天子出谋划策好几次。而每一次,天子都觉得能把皇家和京城的势力往前推一大步。

    “常胜公每每都是大智若愚。”旁边的李总管凑趣道:“能做出什么大场面都不奇怪。”

    “大场面?”天子摇头笑了起来:“一点都不大,他就是进了路边的一个酒楼喝了几杯酒,朱少东的如意算盘就落了空,这才是高明啊!”

    “陛下高见。”李总管不动声色的捧了天子一句,然后担忧的问道:“如果各大诸侯当中有人动了心思……”

    “至少他们在京城不会动手。”天子很肯定的回答道:“比起山越国,各大诸侯还算是要脸的,就算是表面功夫,他们也会维护的。”

    宋嫣当然也听到了消息,她却是没想到王胜居然在路上就把事情解决了,心中一松,就连贴身侍女刚刚送上来的饭菜都吃的香甜。

    “小姐,老爷每次来你都不给吃饭,是不是有点过分?”旁边的贴身侍女见宋嫣心情不错,忍不住笑问道。

    “就不给他吃!”宋嫣想起王胜的可恶,顿时间又有些小脾气:“哼!”

    小孩子一般的表现,惹得侍女一阵捂嘴窃笑。

    夏国的驻京长老,很严肃的琢磨着王胜说的话。夏家真的会允许随便一个小赤佬跳出来就接收夏家的四座城吗?

    其他诸侯国的驻京长老,则也在琢磨通过这种方法来名正言顺拿下夏家四城的可能性。各家的反应不一而足。

    王胜前脚迈进常胜公府,就看到媚儿从里面惊喜万分的跑出来,远远的跳起扑进了王胜的怀中。

    “老爷你真是太厉害了!”媚儿也没想到王胜出去这么一圈,从宋嫣府上离开,转眼间就传回来这么厉害的消息。

    想着王胜和老道就那么大大剌剌的走上酒楼,然后坦然无畏的喝下毒酒,一通义正言辞的说法,将周围数百杀手说的面目无光惨淡溜走,当真是让人听着都心旷神怡啊!

    不过,最让媚儿开心的是,王胜居然没呆到晚上,半下午就出来了。这才是让媚儿心情开朗的最根本原因。

    王胜双手将媚儿一个公主抱抱起来,冲着旁边的蔷薇笑了笑:“蔷薇,去弄点吃的。”

    “她也太过分了,每次都不给老爷吃饭。”媚儿这时候却开始替王胜打抱不平,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仿佛上午给王胜甩脸子的不是她,而是别人一般:“以后他要是敢再这样薄待老爷,老爷你就再也不要去她的别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