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13章第六百三十六章 差评(下)!

    第六百三十六章 差评(下)

    这的确是个办法,自己一个人不行,那自然是和各大诸侯合作啊!还有比夏国更合适的合作对象吗?

    听起来很圆满,好像到了这个地步就皆大欢喜了。可是,有心人已经在心中开始摇头,几乎要绝望了。

    王胜并没有多说什么,可眼前的这个架势谁看不出来?夏国是做梦都想要收复这四座城,可问题是,除了夏国之外的其他诸侯国,又有哪一个愿意夏国把这四座城收回来?

    真的要是这么团结友爱互助的话,那么现在夏国国内为什么那么多的明枪暗箭?无忧城和神威狱怎么会有那么多针对夏国的悬赏?

    今天一个无根底的无忧城杀手敢和夏国合作,明天他的脑袋恐怕就会被其他诸侯国的高手摘下来挂在屋檐下风干。各大诸侯国之间的明争暗斗,也是你一个小小的无忧城杀手敢插手进来的?

    说来说去,其实就只有一个意思,就算是某个人或者某个小团体机缘巧合运气爆棚完成了刺杀王胜的任务,可接下来等待他们的就是噩梦。

    天子皇家的追杀,各大诸侯的追杀,夏家不遗余力的追杀或者其他诸侯欲除之而后快的追杀,利贞坊的追杀,老君观的追杀,为了赏金出手的整个无忧城和神威狱的追杀,甚至所经过之处目光看到的任何一个人的暗算,这些都是可以推断出来的后果。

    侥幸不死到了宁越城,还要接受朱少东会不会遵守承诺的考验,数千完全没有名气没有好名声的蛮族高手的攻击。

    如果结果只是这个,那么之前费尽心思杀死王胜的目的是什么?就是为了享受被追杀的过程吗?

    真到了那个时候,恐怕那个杀手根本就不用想着去领赏什么的,直接往无忧城逃吧!得从京城这么远,一路逃到无忧城的内城,才算是勉强安全。而且后果是这辈子都不能出无忧城内城,否则,即便在外城,也是被人千刀万剐的下场。

    “别忘记了,山越国的敌人有很多。几乎每一个诸侯国都是山越国的敌人,其中有几个,夏国邱国唐国还是山越国的死敌。”王胜笑着又补充了一句:“假设你平安的接收了山越国的资源,那你就得同时接下山越国的恩怨。想玩玩和所有诸侯国为敌的游戏吗?”

    年轻小伙的脑袋已经摇的拨浪鼓一般了。谁想玩这种嫌死得不够快的游戏谁是傻瓜。

    “哦,对了。”王胜好像忽然想起来什么一般,拍了拍脑袋冲着众人说道:“我忘记了,所有的这一切,都得建立在你们能杀了的我的情形之上。对吧?”

    最后这一句,是冲着对面年轻小伙说的。这问题,小伙除了点头,还能说什么?还能做什么?

    “喝酒。”王胜又敲了敲桌子,小伙赶紧再次给王胜续上,却再也不敢和王胜一起喝了。王胜也不催,端起酒杯,又喝了一杯。

    “我要是在我的府中,恐怕你们没有太好的机会。”王胜似乎变身成了杀手,正在替在场的这些人出谋划策杀自己一般,侃侃而谈道:“里外里上千高手的护卫,就算是你们再厉害,听到动静我已经跑了,没什么好机会,对不对?”

    一群人都在点头,点完头才发现,他们似乎已经暴露了自己的想法。更可怕的是,他们的思维似乎一直都被王胜在引导着思考。

    “你,你,你……”王胜的手指一连指了楼里的五六个人,冲他们说道:“你们的修为都不错,单打独斗说不定能杀掉我。不过,你们忘记了,凌虚老祖一直和我在一起的。”

    王胜说完又指了指老道,完全不管那几个面色大变的高手,自顾自的说道:“但你们动手之前总要看看自己的裤腰带和领口,一旦动手裤子崩掉那算怎么回事呢?”

    众人一怔,被王胜指过的几个人急忙低头,一个人匆匆的站了起来,还没等他有其他的动作,众人就听到一声轻轻的嘣的声音,再看的时候,那个高手已经双手拎住了防护服的裤腰,他的腰带,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断成了两截。

    其他几个没站起来,可是他们的脸色却一个赛一个的难看。无他,每个人的衣领上,都有一道整齐的切口。什么时候切的,用什么武器切的,谁都不知道。王胜和老道走进来就这么会功夫,貌似路过了他们的座位,但也仅此而已,没有一个人看到两人动手。

    更可怕的是,衣领上切口的位置,让人能恐惧到骨子里。再深一点,就能把他们的脖子切开,可他们却一无所觉。

    “对了,街对面的那位。”王胜冲着窗外某个方向招了招手,笑着说道:“你那个毒针发射筒发射之前最好检查一下,看看里面的针断成了几节?”

    对面同样也是一个酒楼,靠窗的位置上,一个人面色大变,低头不知道检查了什么,再抬起头的时候,已经是大汗淋漓。

    “剩下的你们修为暂时还都不如我,所以面对面动手肯定也未必是我的对手。”王胜也不管对面的那个家伙,只管冲着剩下的人说道:“真想要杀我,恐怕就只能想一些别的招数了。”

    “你脚下那根细毛毒针不要乱动,我踩上去不要紧,换个别人踩下去,那不是要人命吗?”王胜转向右手边的一个人笑了笑,又冲着隔着他的那个笑道:“你怀里那条金赤练就不要乱摸了,它的那两颗大牙都在替你挠胸口的痒痒了。”

    两个被王胜说到的人,那一瞬间的脸色,简直如同进了地狱一般,惶恐,骇异,以及满脸的不可思议,身体却是动都不敢轻易动一下,生怕引起了王胜的误会。

    “唉,活着多好!”王胜也不知道冲谁说呢,说话声中站起身来,冲着对面的年轻小伙笑道:“我要回府了。多谢你的酒。”

    “不……用……客气!”年轻小伙的生意都开始颤抖起来。

    “下回加鸢尾蝎毒液的时候记得多加点。”王胜冲小伙摆了摆手,算是告别:“这么一点分量,舌头都没发麻呢就没效果了,差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