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11章第六百三十五章 不战而屈人之兵(下)!

    第六百三十五章 不战而屈人之兵(下)

    对宋嫣王胜并没有解释多少,只是告诉她做些什么,提前做什么准备,却没有告诉她为什么。

    宋嫣对此有些不满,可是并没有拒绝。她相信,王胜并不会在这些事情上害他。

    不过,王胜最终还是被宋嫣赶了出来。因为前几次每次王胜都是呆到黄昏之后,而且是没吃饭回去,也不知道媚儿在她们互相通信中是怎么笑话的,这才半下午,王胜就被赶了出来。

    老道一个人自斟自饮,而且有酒有菜,吃的喝的备的很齐,王胜却是连着耕耘好几次却没有一点补充,一路上都在被老道笑话。

    王胜在宋嫣府上的待遇一向如此,可以享受宋嫣的肉体,却是不管吃不管喝的。当然,也许是宋嫣在享受王胜这个主动送人上门的“外卖”?

    “你不怕有人动心思?”王胜和宋嫣的话,根本就不可能瞒过直接就在楼下的老道。不是老道喜欢听墙根,而是王胜这家伙暂时老道要看着不能让他出事。路上,老道笑话过一阵之后,就开始和王胜说起正事。

    “那些诸侯国是不会因小失大的。”王胜笑了笑,丝毫不担心:“他们还想要千绝地的利益,所以绝不会在这个时候动我。”

    “那你就不怕有些单干的愣头青想方设法的动你?”老道看似随便实则意有所指的冲王胜问道。

    “也是啊!”王胜停下了脚步,琢磨了一下,看了看周围,也觉得不排除有这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被财富地位冲昏了头脑,会做一些傻事。

    现在王胜和老道所处的位置,正是秦淮河边上一处商业聚集区,繁华热闹,各种消费场所应有尽有。就在他们说话的功夫,周围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看着两人。

    王胜和老道打了个手势,很随意的走进了旁边的一座三层酒楼。进去也没管什么小二招呼,径直的上了二楼,走到了靠窗的那个座位旁边。也不管那桌的那个客人多惊讶的目光,王胜如同回了自己家里一般,拉开了椅子,一屁股坐了下来。

    “坐!坐!”原先这一桌的主人,此刻好像被王胜的举动吓到了,惊慌的站了起来,连自己的椅子都被推倒了。王胜却是真的变成了主人一般,热情的招呼着。

    老道并没有跟着王胜坐过来,而是在不远的地方站了站,旁边桌上的一个一看就是修士的青年赶忙恭敬的站起身来,请老道坐下。老道也没客气,很正常的坐下来,然后看着王胜那边。

    满楼的酒客都被王胜的举动给惊住了,全部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王胜的身上。

    “小兄弟,混哪里的?”王胜看着原先坐着的那个年轻人强自镇定的坐下来,笑眯眯的冲着他大声的问道:“无忧城还是神威狱?还是跑单帮?”

    “回公爷,无忧城。”看王胜说的随和,那个年轻人也算是平静下来,赶忙恭敬的回答道。

    “陪我喝一杯。”王胜敲了敲桌子,已经关注这边的小二动作极快,飞快跑过来,送了一副干净的餐具和酒杯过来。

    对面的年轻人,赶忙站起身来,拿起本就放在桌上的酒壶,帮王胜满上。见王胜举起杯来,他也急忙双手捧着杯子,紧张的和王胜碰了一杯,然后两人面对面一饮而尽。

    “一个人干,还是搭伙一起干呢?”王胜放下酒杯,冲对面年轻人问道。

    这会年轻人总算是彻底的不紧张了,说话也不像刚刚那么拘谨,老老实实的回答道:“一个人。”

    “听到消息了吧?”王胜冲他问了一句,都没问是什么消息,但他相信,对面这小伙肯定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果然,对面小伙飞快的点头承认。

    “动心不?”王胜笑了起来,冲他继续问道。

    “动!动!”这次小伙并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很坦诚的冲王胜点头道:“说不动心,那肯定是假的。”

    “是啊!”王胜长叹一声:“自古财帛动人心啊!你大概估算一下,那边的悬赏值多少金币?”

    “啊?”年轻小伙子没想到王胜会问这么一个问题,看了眼周围,好像所有人都在看他,这让他有点紧张,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总有几百亿金币吧?”

    四座城的地盘加上数千的高手,还有四座城里的人口物资,再加上各种乱七八糟的其他资源,简直就是一个小诸侯国了。总体价值几百亿,这个股价并不算过分。

    “是啊,几百亿总是有的。”王胜点了点头,示意对方继续满上酒,然后问道:“你说,如果有人动手,成功了,不说路上的追杀报复什么的,到时候完整的站到了朱家少东的面前,这算是最好的结果了吧?”

    王胜的声音并不是特别大,但是楼上楼下的人偏偏都能听的清清楚楚。大家不知道王胜为什么这么说,但已经有人心中暗暗的点头。可不是这样吗?成功击杀了目标,然后全须全尾的到了悬赏人的面前,只剩下领赏了,这还不算最好的结果?

    对面小伙也在点头,但显然一脸的懵逼,不知道王胜这是什么意思。

    “你说,你一个人站在数千蛮族高手的面前,要让他们听你的指挥,要从朱少东手里接过山越国的一切。”王胜忽的笑了起来,用一种匪夷所思的语气问道:“那数千高手就那么听话,乖乖的让你达到目的?”

    这下小伙子听懂了,紧张的啪一下又站了起来,满脸的死灰色。同样的,其他人也忽然之间都听明白了。

    一个无根无底的人走到朱少东面前说要领赏,朱少东就真的会把偌大的几百亿的财富拱手献上吗?大家都不用去臆想朱少东会有多少种心思,只要推己及人,如果那个人是自己,会不会把几百亿就这么拱手让人?

    “我觉得,恐怕朱家那位少东主,恐怕压根不会承认有人到了他面前领赏,你说呢?”王胜笑着问了一句。忽的又想起什么追问道:“他不会是在无忧城发的任务,已经把报酬都给了无忧城吧?那倒是还值得冒险。”

    小伙子满脸的煞白,先是点头,然后又摇头,别人都看不懂他在表达什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