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95章第六百二十七章 不服不行(下)!

    第六百二十七章 不服不行(下)

    如果说之前是天子皇后和媚儿有点害怕金币有点多的话,那么就轮到各大诸侯国的这些主事们害怕了。

    真的是那句话,金币多了,真的是能砸死人的。可以砸死天子,同样也可以砸死诸侯。

    天子真要有了这么一笔巨款,那恐怕到时候各大诸侯就不得不暂时放下手中的一切,联合起来,共同针对天子了。

    几天之内,京城和各大诸侯国之间的讯鸟传输,简直是络绎不绝,京城上空的讯鸟,几乎能排成队了,全都是在汇报这边的盛况,以及商量对策。

    就因为这个事情,原先战乱四起的各国,竟然罕见的默契的停战了好几天,全国上下,气氛安静的有点吓人。

    就在各方担忧羡慕嫉妒甚至都快要串联的时候,天子这边再次颁发了朝廷户部的计划。

    近期天子收了许多的税金,看得人眼红。这份计划就是针对那些税金的。

    太学,贡院这两个是皇家出钱,责无旁贷,然后就是清理河道治水,清偿积年的朝廷拖欠的俸禄,修缮皇宫,修缮朝廷衙门,装点门面。给各方诸侯补偿当年有些不足的仪仗,京城之内的善堂义庄,甚至连各大诸侯派出的负责维护京城秩序的那些高手的俸禄都有,朝廷全负责了。

    还有就是各种礼仪培训,天子出钱,让各诸侯国挑选人手来京城学习礼部重新制定的天子和诸侯的礼仪。扶持一些贫寒学子进学求学,等等等等。

    这是朝廷对外公布的计划,上面有详细的计划和花费,这可都是要载入史册的东西,不可能作假。

    各方拿到这个计划,精于计算的掌柜噼里啪啦的一算账,得,天子前段时间好不容易收的那点税金,全填进去了都不够。

    为此,天子用皇宫内帑来补贴了很大的一部分。零零总总算下来,按照这份计划,数年之内,恐怕要花出去上百亿的金币。

    皇家哪来的这么多金币?这个念头各方刚一起来,马上就按下去了。开玩笑,在京城之地狂赚几百亿金币的利贞坊要是没有皇家的份子,可能吗?换成是他们自己,在各大诸侯的都城做这么大的生意,要是和各大诸侯没有半点关系,看各大诸侯会不会让那个商家上上下下全家老小活着离开。

    各方之前还担忧的心思,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皇家显然是真的要做一个名义上高高在上的天子了。没看上来第一花钱的就是培训礼部官员吗?管吃管住,还要补上仪仗。这种面子功夫,天子愿意做,各方巴不得老老实实配合呢。

    天子只要每家培训五十个负责礼仪的官员?没问题,除了朝廷愿意负担的这五十个,各家再自费派出两百个一起去被培训,天子都自己把城墙扒了,自己愿意出钱治理河道把金币扔进水里,以此来表明自己没有野心,各家要是连这个面子都不给,那可就说不过去了。

    不但要给面子,而且还要给足面子。天子本就是想要这个脸面吗?给他!派官员学习礼仪不说,还要各国国主亲自给天子写一封热情洋溢的感谢信,里面一定要语气谦恭,感谢天子封赏,对天子补偿当年不足的仪仗要谢恩,很诚恳的态度,要卑躬屈膝的语气,绝对做到位,让天子高高兴兴快快乐乐的做一个人形象征,人形图章。

    说起来,只看京城现在的样子和各方主事发回来的规划图,就连各大诸侯的重要人物,也都看着心里痒痒。这京城,还真是个好去处啊!要是真能建设成这般模样,恐怕到时候,少不得也要让自家子女亲眷去京城去耍耍。

    只要京城的皇家没什么野心,那就什么都好。大家也乐的配合天子,给自家的子弟多讨几个爵位封赏。这不,有爵位才能在京城内城买府邸啊!如今京城外城都是被人抢破头的所在,想想内城是什么光景?

    皇家不闹事,那么另一个有钱的利贞坊,那就完全不是事了。说到底,王胜不过是一个蛮子出身,贫民乍富的暴发户,就算背靠老君观又如何?老君观可是当着道祖像对外宣布过,不理尘事的。就因为这个,各方都愿意接受道门在自家地盘内传道。

    没有老君观,那王胜手握这么多的金币,就权当是给大家积攒的,等到某个日后再慢慢清算。不过,这利贞坊点石成金的本事,当真是让人艳羡不已啊!

    就在各方心动不已的时刻,媚儿却给各方诸侯在京城的主事下了帖子,请他们三天后在利贞坊一叙。

    各方主事当真是喜出望外,二话不说,忙不迭的答应下来,拍着胸脯保证当天必到。

    他们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三天之后,一大早,各方主事就带着人直奔利贞坊,赶到地头的时候,利贞坊还没开门。这些人也不以为意,互相打了招呼,硬是等到利贞坊开门,媚儿和蔷薇带着护卫赶过来。

    所有的护卫都赶出去,每家只有两个人有资格参加会议。连媚儿都不例外,媚儿身边,只带了一个蔷薇。各方主事见此情形,二话不说,直接让护卫离开,只留下一个心腹听着。然后整个会场就被周围十几个老道给封住,任何的声音都不可能传出去。

    “这些日子,各位课上的如何?”媚儿现在相当的大气,身上有数千亿金币的生意护体,那气质那风华,比从小在皇宫中培养的公主都不差分毫。面对各方的主事,媚儿没有丝毫的怯场,冲着各方主事骄傲的问道。

    “公主殿下点金圣手,我等心服口服!”各方主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脸上全都露出了一副佩服万分的表情。

    这是真正的佩服,不是敷衍了事,不是表面功夫,而是真正的心服口服。他们这里所有人加起来,这辈子赚到的金币,没有媚儿在一个月之内赚到的多,想不佩服都不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