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91章第六百二十五章 中立(下)!

    第六百二十五章 中立(下)

    良久之后,天子才缓缓的摇了摇头:“永久中立,不合适!”

    王胜闻言,脸上也并不觉得奇怪。如果天子真的宣布永久中立,也就意味着放弃了以后皇家的扩张,这对现在的这位天子来说,恐怕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振兴皇家荣耀,绝不是让皇家被困守京城一隅,如果是那样的话,皇家现在也可以做到,根本不用对外宣布中立。

    “那就先事实中立。”王胜并不强迫,反正这是皇家自己的事情,王胜只负责出主意:“不说。其实现在京城这个意思也差不多,照旧便是。”

    事实上中立,只做不说,这倒是让天子点了点头,可以接受。只要不妨碍日后皇家的扩张,只能做不能说的事情,皇家还做的少吗?

    话题再次转到了花钱上。这次王胜就说的详细了许多。

    “至少要有一个聚集天下学问大家研究学问教授弟子的学院,名字你们随便取。”王胜面对天子,详细的说道:“地方准备出来,给那些大学问家也都安排好,就用朝廷官员的某个级别安置,让他们不用担心衣食住行柴米油盐,一心研究学问便是。让他们著书立说,帮他们广传天下。当然,合乎心意的就大力推广,不合乎心意的……”

    后面的话不用说,以天子的手段,肯定比王胜有更精妙的处置方法,别人还说不出半个不字来。

    这个事关以后天子和皇家在舆论方面的话语权,天子当然重视,频频点头。特别是王胜后面的那句,更是几乎说到他心里去了。

    周管事现在已经不是在旁边伺候,而是在不远处的桌上铺开了笔墨纸砚,飞快的记着。看这样子,都已经变成了秘书了,显然对王胜现在说的话,重视异常。

    “学院里专门拨划出一片地方供四方学子来求学。”王胜想了想地球上大学的架势,看天子听的专注,忍不住把古代的科举制度拿了出来:“如果有合适的机会,就给他们个做官的机会。几年安排一次国考,只要排名前面的,就录取为官,刺激那些想当官的学子们往京城聚集。具体官位怎么安排,你肯定比我拿手。”

    天子依旧还是频频点头,王胜只要开个头,他就知道该怎么具体操作吸引那些读书人。这方面,其实天子之前已经做的很好了。全天下大部分的学问名家,皇家都有一份香火情。现在王胜这招,显然是打算一代一代的拉拢,正合天子的意思。

    “另外,大剧院只有一千个座位,显然是不够的。”王胜紧接着出主意:“继续盖,外城东南西北各来一个,建的大一点,座位更多。每个剧院隔上十天半月的,就演出一次。现在皇家艺术学院那边已经有不少人学成,愿意留在京城的,多组几个乐队,就在四个剧院演出,平均一两天就有一场,哪怕不是大宗师级别的,可也能带动修行,价格更亲民一些,这对修行的武人来说,肯定还是有吸引力的。”

    天子的目光亮了亮。开始拉拢了文人,现在开始拉拢修行的高手了。这个手段,也许各大家族的高手未必有多少会被吸引,但那些散修一定会被吸引过来。

    “你之前说的那些,其实主要就是把全天下人的目光吸引过来吗?”天子一边听着一边琢磨着,忽的似乎想到了一些东西,冲着王胜问道。

    “不止是吸引他们的目光。”王胜坦然的承认道:“还要吸引他们的人,期待着住在京城,就算是不住在京城,也期待着能在京城呆上一段。还是那句话,让京城成为他们渴望,他们期待的一个场所。”

    “最终目的呢?”天子并没有察觉这其中皇家的力量在里面承担了什么样的作用,所以不解的问道。

    “就是让他们知道京城安全,也愿意维护京城安全。”王胜想着瑞士银行的事情,对天子说道:“最终的目的,却是让他们愿意把自己的财产都投在京城,都存在京城,因为这里安全。”

    听到这句话,天子顿时间眼前一亮。如果说之前还在为自己手里可能有太多钱而担心被围攻的话,那么王胜最后这一句,算是彻底的让天子放下了悬着的心。

    自己有钱肯定会被别人盯着,可要是别人的钱也都和自己的钱放在一起的话,那么他肯定会殚精竭虑的想方设法护住周全。

    这么简单的法子,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过啊?道理太简单了啊!这一刻,天子才是真正的对王胜这次的谋划彻底的服膺。

    之前的法子虽然也能解决办法,但是让自己被迫花钱,还要让所有人都周知,总有一种令天子十分不爽的感觉。我堂堂天子,别人都还没做什么呢,自己就因为拿到一大笔金币害怕而不得已又花出去,还是花费在自己并不是十分乐意的地方,这感觉当真是窝囊啊!

    可是现在却完全不同了,我把京城建设的花团锦簇,让人流连忘返,甚至大家都乐意把自家的金币存在京城,这才是真正的让所有人安心的最根本的法子。

    被迫花钱,和主动花钱,那感觉完全就是两回事了。甚至于不用王胜再怎么提醒,天子主动就能想到该在什么地方如何花费,比王胜的主意更加适合这个时代,更加适合京城的民情。

    看到天子的模样,周管事就知道,天子的心态总算是扭过来了。

    王胜和天子接触不多,不是那种从根子上了解的人,可是,他现在也能瞬间察觉到,屋子里的气氛突然就变得祥和下来。稍微一琢磨,王胜就明白了是什么缘故。

    “所以说,你们以前就是穷怕了。”王胜笑着打趣道:“稍微有了那么一点点,觉得宽松了,就以为全天下都要看着你们手里那仨瓜俩枣的。”

    “不是我说你。”王胜冲着天子很鄙夷的说道:“好歹你也是媚儿她爹,能不能有点眼界,这么点事还要大惊小怪的,我都替你惭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