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84章第六百二十二章 悔(上)!

    第六百二十二章 悔(上)

    只要交三成的首付,可以从利贞坊贷款七成,分成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期来偿还。不拘身份,只要不是京城官府的通缉犯,哪怕是各国追杀的罪犯都没问题,谁都可以买。而且各国负责治安的还不能动这些人,因为这是他们答应天子的条件。

    身份上不计较,但今后贷款年限内的偿还能力却是需要仔细考核。年龄,职业,修为等等都要考虑到。而且一旦因为意外,连续几个月不还款的话,房子就要被当做抵押收回,之前还的贷款和首付也不会退还。

    当然,要贷款,还是得在官府报备,连带承认这贷款的契约,到时候收房子,可是官府出面。

    这样苛刻的条件,有人会借钱买房子?各大家族的人看着,都觉得有点不以为然。前面那几百套水景庄园水岸名邸什么的,都已经把有最大购买力的各家手头上的购买力都耗尽了,七十亿金币啊,加上税款,直逼八十亿了,分摊到每家,都接近十亿金币的现金,哪里还有多余的购买力?

    指望各大家族之外的人借钱买房?王胜和媚儿这是有多大的脸面,才敢有这样的想法?京城这些精心打造的府邸院落,恐怕都要空置了。

    几乎所有在京城的各方人士都在等着看利贞坊的笑话,等着看王胜和媚儿的笑话。不过,三天七十亿的事情,还是飞快的使人讯鸟传书送回了各家。

    宋国,王宫之中,宋嫣看过了讯鸟传过来的消息,身形微微震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不动声色,将那张纸条递给了旁边陪她一起吃饭的宋弘德。

    如今的宋国公宋弘德,看起来还算是硬朗,但是,一身的修为却已经损耗的差不多,只是一个和普通人差不多的健康人而已。尽管能走跳,看起来如同正常人一般,可是没有了一身睥睨天下的修为,他也就是个普通人而已。

    这还是靠着宋嫣动用了王胜的人情,请了两位清字辈的高道,每天轮流给宋弘德施展两次九字真言的效果。如果没有这两位高道撑着,恐怕宋弘德想要做一个普通人都难,缠绵病榻是一定的事情。

    宋弘德虽然修为没有了,但眼力还在。刚刚宋嫣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是什么大消息,能让自己这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儿如此的激动?

    等拿过那个纸条来,宋弘德扫了一眼,双手一抖,连纸条都握不住了,直接掉在了地上。

    “怎么可能?”宋弘德惊叫一声,然后自己伏下身子,将那张纸条又捡了起来,仔细的重新看了一番。

    看过之后,宋弘德的手还在抖,但已经能一只手捏住纸条了。另一只手宋弘德捂着自己的心口,缓了好一会,才算是把气喘匀。

    “三天,七十亿金币!”宋弘德终于说出了话来,说不出的后悔:“还是因为数金币的人不够用,所以才足足用了三天。早知道他这么能干,我当初就算是让所有人一拥而上,也得把他留下当女婿啊!”

    宋嫣听着宋弘德这话,双眼忽的一红,抬头看了看宋弘德,又低下头去,默默的喝酒。

    这一次宋弘德是真的后悔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千绝地里磨练了十几年,居然没把自己高傲的性子给磨掉,结果换来的是什么?

    王胜这么一个运财童子,直接便宜了别人。而且自己的身体出事,也是王胜第一眼看出来的,要是当时就让王胜帮忙,说不定修为都不会被废。那两个每日里帮他调理身体的清字辈老道都说了,九字真言可是王长老所创,王胜的九字真言修为胜过他们十倍,真要王胜出手,说不得宋弘德还有能重新修行的希望。

    可惜,所有的这一切大好的前景,全都因为宋弘德的高傲和刚愎自用给断送了。特别是他回到宋国之后就派人追杀王胜,更是结下了死仇。想让王胜出手,已经是绝不可能的事情了。

    撇过这些和宋弘德直接相关的事情不谈,光说这金币,就让宋弘德心惊啊!七十亿金币啊!哪怕宋弘德也是做过宋家家主的人,哪怕宋弘德名义上还是宋国公,还是宋国的国主,他也没有见过七十亿金币的现金啊!

    宋国的家当加起来,肯定是超过这个数字的,毋庸置疑。可是,那是宋家历代先祖用了数百年的时间世世代代辛辛苦苦打拼积累下来的,三天七十亿金币,那是什么概念?堆起来能放满几十个宫殿吧?

    七十亿金币能做多少事,能买多少好东西?能把宋国提升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步?如果这些金币都是宋国的,那会是怎样的一种状况?宋国恐怕早就称霸天下了吧?王胜在千绝地里那么大的优势,当时接纳了王胜,岂不整个千绝地都是宋国的?

    一切的一切,只是想象就能让宋弘德从各种意淫最后变成噬心的痛悔,为什么当时就没看上王胜呢?他都已经表现出来在千绝地的绝对优势了啊!

    看着女儿低头不语,想到女儿收到京城那边梦之坊送过来的婚服在夜里偷偷穿在身上独自欣赏然后又一个人垂泪的样子,宋弘德后悔的真想把自己的脑子敲开把脑浆子挖出来,自己当年都干了些什么没脑子的事情啊!

    无忧城里,城主大人同样接到了消息,知道了利贞坊三天大赚七十亿金币的事情。看着这消息,城主大人沉默了许久,然后派管家把黎叔请到了城主府中。

    “怎么,舍得让我出来了?”黎叔大大剌剌的享用着城主府的美餐,一边用那种桀骜不驯的态度冲着城主大人揶揄道。

    城主大人摇摇头,冲管家使了个眼色。管家马上将讯鸟传书的消息送到了黎叔的面前。

    黎叔很随意的在身上的衣服上擦了擦手,接过张记载着消息的纸片,很随意的瞥了过去。只扫了一眼,最多只有一眼,黎叔的眼睛忽的就瞪的大如铜铃,然后猛地态度端正了过来,开始仔细的看上面的记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