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74章第六百一十七章 活着才是一切(上)!

    第六百一十七章 活着才是一切(上)

    看着飞扑过来的两条身影,阿七的心中却没有任何死亡的恐惧。自从夏天纵拒绝她的那一刻开始,阿七其实就是个死人了。

    肉身的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心死。也许,现在死了也好,阿七微微抬了抬头,让自己的脖子能够对准其中一个家伙的兵器。

    一个小美人,主动的将自己的脖子往刀子上送,这样的情景,那两个猎人见过几次。基本上都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形之下,主动寻死,免得受辱。现在这个小美人肯定也是这样的心思。

    能让她得逞吗?两个七重境的高手,面对一个筋疲力尽的美女,如果还真让她死了,那岂不是没趣?

    两人齐刷刷的收起了兵器,淫笑着在阿七身边不远的地方停下来。

    眼看这情形,阿七想都不想的反手从纳戒中拿出一支簪子就要给自己一下,就算是死,也不能让这样的两个恶心的家伙玷污。早知道这样,和王胜在一起的时候,就应该把自己完整的交给王胜。

    两人怎么可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到了嘴边的肥肉还能让飞了?啪,一颗金币从一个人的手上弹出,正中阿七拿着簪子的手腕。

    咔吧,清晰的骨骼碎裂的声音从阿七手腕上传来,阿七的手再也抓不住簪子,叮当,簪子掉落在地。

    “小美人,好死不如赖活着,就算是死,也等我们兄弟好好享用过之后再死也不迟!”领头的那个猎人淫笑着,走上前两步,边走边说道。

    这时候,看起来已经走投无路的阿七,脸上忽的露出了一丝嘲弄的笑容。那笑容,仿佛在嘲讽眼前的猎人,又好像在嘲讽自己。

    咔吧,又是一声骨骼碎裂的声音,但是声音是从另一个猎手的方向传来的。因为往前走了几步,猎人的首领现在看不到那边的情形,可是,骨骼碎裂,总不可能是同伴不小心把自己伤到了吧?

    七重境的同伴,也没有什么凌虐尸体的爱好,那么这骨骼碎裂的声音是怎么回事?结合阿七脸上嘲讽的笑容,如果首领这个时候还不知道已经出事,那他在夏国内也活不到这个时候。

    猛地转身,首领摆出了一个戒备的姿势,让自己能够同时兼顾阿七和那边的同伴。眼神往同伴那边瞄过去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绝望的情景。

    自己七重境的同伴,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具软软的尸体。尸体的旁边,正站着一个眼中喷着怒火的黑衣人,一身一看就很高级的防护服,脸上蒙着黑色口罩,一脸的神秘。

    这个人什么时候来的?猎人首领恐怖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发现一点端倪。不管是呼吸心跳还是行动之间的动静,没有,一点都没有,直到现在,黑衣人就站在自己面前不远,可是猎人首领除了视觉之外竟然仿佛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

    可怕的敌人,修为绝对远远的超过了七重境,至少也是传奇境界。这样的高手,为什么会跟到自己的背后,不声不响的杀了自己的同伴?

    “妈的,一个疏忽,你们这班杂碎竟敢伤到我的雇主。”黑衣人异常的不爽,冲着猎人首领恶狠狠的说道。

    雇主?猎人首领瞬间就明白过来,这是这个美女的保镖。是了,如果不是这样,一个穿成这样的美女敢轻易的乱跑?自己一群人怎么就猪油懵了心,觉得这是一头肥羊,还可以肆意凌辱的?

    “误会!”猎人首领瞬间感觉到了对方的杀意,赶忙大声的叫了起来。

    “误会不误会,和你的同伴一起相聚吧!”黑衣人却已经不给猎人首领机会,身形急速上前。

    猎人首领也算是十分有经验的高手,知道这个时候肯定不可能逃跑,为了自己的生路,拼尽了全力向着对方攻击了过去。每一招都是同归于尽的手法,对方既然是保护阿七,肯定不会愿意和自己同归于尽的,哪怕是自己死他受伤恐怕都不会乐意。

    至于说马上擒住阿七逼迫对方放手?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自己任何时候背对着这个恐怖的黑衣人,恐怕对自己来说都是灭顶之灾。

    正相反,如果自己能够从黑衣人手中争到一丝逃跑的机会,那个黑衣人说不定会顾忌那个女子的伤势,不会追杀自己到底。这样才能真正的逃生。

    果然,猎人首领的猜测是对的。黑衣人的确不想和他同归于尽,同样的也的确不想和他以伤换命。猎人首领终于因为正确的判断,给自己求得了一线生机。

    拼着肩膀和胳膊上留下两个大口子,猎人首领总算是冲出了黑衣人的封锁,只要能往前逃出十米,在从林中,他就有逃脱的机会了。

    只是,这点小小的奢望,因为猎人首领漏算了一个人,彻底变成了泡影。

    阿七是受伤,是绝望,是心死,可是,她毕竟还是一个优秀的杀手,一个死士。

    死士最擅长的,就是在临死之前反戈一击,将远比自己强出许多的目标一起带入死地。而此刻,阿七还没到那种绝望的地步。

    右手的手腕受伤了,可阿七还有左手。匕首被那个死人用肩膀和血肉夹住没能拿回来,可阿七的身边还有一只簪子,这对于阿七这样的一个杀手死士来说,足够了。

    簪子已经不在阿七的身边,而是出现在猎人首领的腿根上。哪怕是用左手,阿七也有足够的准确度,精准的将簪子当做飞镖发射了出去,插在了猎人首领的腿上。

    突如其来的痛楚没有影响猎人首领逃生的意志,但却影响到了他逃生的动作和速度,对于黑衣人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咔吧!猎人首领听到的最后的声音,就是自己的颈骨折断的声音,然后世界就永远变得黑暗。

    杀了猎人首领,黑衣人才转回身来,看着坐在地上的阿七摇了摇头,什么话也没说,只是走过去,正要帮阿七处理受伤的手腕,却被阿七制止了。黑衣人也不说话,丢下一些包扎的东西,慢慢的走到了旁边。

    “是他让你暗中保护我的,是吗?”阿七眼中终于有了些神采,忽的冲着黑衣人问道。

    ps:昨天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