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72章第六百一十六章 绝望的阿七(上)!

    第六百一十六章 绝望的阿七(上)

    阿七自从知道了自己弟弟的消息之后,就迫不及待的赶往了夏国。

    王胜当时也支持她去寻找自己的弟弟,所以阿七没有什么后顾之忧,可以一门心思的去认亲。

    可阿七身为原先夏国的一个死士,现在王胜的人,在夏国说话并非是如王胜那般好使的。以她的身份想要接触一个夏国年青一代的领军高手,实在是不够。

    阿七当然不可能放弃认亲,所以,只能用其他旁敲侧击的方法来达到目的。

    好在阿七有王胜背后的庞大财力支持,尽管只有百万金币级别,可这对于阿奇来说已经足够了。足够阿七许下极大的好处,买通夏国内部的人,慢慢的接触她弟弟了。

    一开始,阿七肯定是要先行近距离观察一下,以便确定那是她的弟弟。

    小心的靠近,阿七仔细的观察了整整两个月,从容貌到他的来历的挖掘,都表明夏国的那个年青一代的名字叫做夏天纵的高手,就是阿七的弟弟,从小被夏家收养之后就分开的亲弟弟。

    确定了这一点之后,阿七差点就要喜极而泣了。这么多年的坚持,总算是等到了最好的结果。自己的弟弟不但活着,而且还是前途无量的高手。

    那个时候,阿七差点就想要直接出现在夏天纵面前了。可惜,她的身份注定和夏天纵天差地别,别说直接接近夏天纵,在大门外就会被夏天纵的护卫给拒绝。

    当阿七想尽办法,收买夏国的那些高手,好不容易给阿七安排了一次偶然见面的机会,让阿七能有极短的时间和夏天纵说几句话。

    阿七忐忑不安的等着机会的到来,她都不知道自己见到夏天纵的时候该说什么。患得患失,完全就是阿七那个时候的真实写照。

    “弟弟,我是你姐姐。”阿七直接摇头,不行,太平铺直叙了,不合适。

    “天纵,我是你从小失散的姐姐,你还记得吗?”阿七再次摇头,不行,太突兀了。

    ……

    阿七想了很多,想了很多要说的话,明明一肚子的话想说,可是每一句阿七都觉得不合适。一直等到那个机会来临的时候,她都没想好到底要说什么。

    只是,当在那个事先安排好的小酒肆见面的时候,阿七发现,她已经不需要说什么了,因为夏天纵先开了口。

    “你就是那个最近在调查我的人,是吗?”阿七安排的很巧妙,正好是只有他们两个人,没有外人。可是一见面,夏天纵就直接冲着阿七问道。

    此刻夏天纵的修为是传奇境界中期,以他的年纪,九重境的高手,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夏家的希望之星。让他一个传奇境界的高手碰上一个六重境的平庸之辈,夏天纵根本就不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

    “你好大的胆子!”夏天纵面无表情,盯着阿七,说不出的厌恶:“你真以为你收买我的护卫我就没有发现?你知道的消息,全都是在我的授意下才传给你的。”

    “天纵,你……”阿七没有料到夏天纵一见面会这样说话,忍不住叫了一声。

    “天纵不是你有资格叫的。”夏天纵冷冷的回应道:“本公子是夏家家主嫡脉,而你不过是以前我夏家的一个无足轻重的死士而已,丢掉你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吧!”

    阿七直接惊呆了,夏天纵似乎什么都知道,可居然是这样的态度,为什么?

    “我说过,你想要知道的一切消息,都是在我的授意之下送出去的。”夏天纵看着阿七,眼中没有丝毫的表情,如同面对一个陌生人,事实上,也就是面对一个陌生人,毫无感情。

    “念在你曾经为我夏家做事,也曾经立下功劳,所以我不介意给你一点心理安慰。”夏天纵的话语如同锋利的刀子,一刀一刀的扎在阿七的心上:“但也仅此而已,千万不要以为你可以得寸进尺,还有了不该有的心思。”

    “你不过是一个连姓氏都没有的奴仆,既然现在跟了人,那就老老实实的伺候好主家。”夏天纵的表情依旧还是冰冷和陌生:“你只是个礼物,就是个讨人欢喜的物件,千万别以为自己已经是个人物了。”

    阿七的脑海中,一声声的惊雷响起,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能站在原地,而不是瘫软在地了。

    “看在你背后那个人的份上,我可以不追究你针对我的一切阴谋诡计。”夏天纵目光中总算是有了点光彩,但显然不是开心而是警告:“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再要是敢在我夏国找事,我亲自出手杀了你,带着你的脑袋去问问常胜公这是不是他的意思。”

    说完这些,夏天纵直接转身,毫不留情的走了,只留给阿七一个决绝的背影。

    阿七几乎整个人都崩溃了。她辛辛苦苦这么久,好不容易知道了自己弟弟的消息,好不容易找到了他的下落,然后安排了这个见面的机会,结果,夏天纵只用几句话就轻而易举的击碎了她的思想,击碎了她的灵魂,击碎了她的一切。

    可以说,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阿七就是靠着自己还有个弟弟要照顾而活着。为此,她可以去做夏家的死士,可以随时去死,甚至被夏家送给王胜当礼物都能忍受。

    可她无法忍受自己付出的一切在自己的弟弟眼中什么都不是,甚至夏天纵让她不要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如果说她还能站在原地是因为毅力的话,那么夏天纵最后一句会亲自出手杀了阿七,击碎了阿七的所有幻想。

    当夏天纵转身离开之后,阿七直接瘫软在地上,脑子里空白一片,什么都没有了。

    好半天之后阿七似乎才回过神来,才终于有了那种绝望的感觉。万念俱灰,仿佛支撑阿七活到现在的那一股气已经再也不复存在,阿七的躯体之内,只剩下一个空空荡荡的躯壳,灵魂都不知道飘到了什么地方。

    阿七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个酒肆的,前方也没有什么方向,只是随意的往最空的地方走去,如同一个失去了魂魄的傀儡。

    ps:昨天第三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