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60章第六百一十章 宁国公主(上)!

    第六百一十章 宁国公主(上)

    满京城的人估计都没见过各大诸侯国的代表如同中箭的兔子一般的飞快从皇宫用逃命一般的速度赶回自家会馆的情景,今天终于有幸看到了这一幕。

    当天子宣布完第二条之后,唐家的代表当场站起来,重新复述并向天子确认了一遍。得到天子肯定的答复,而且天子甚至拿出了两份诏书让众人过目之后,当着各方代表的面盖上了印玺,然后派人张贴在皇宫外。

    其中一份就是刚刚天子说的那两条,文字意思毫无差错,就是天子自己说过然后唐长老确认过的内容。大家是看着天子盖上印玺的,完全没有什么模棱两可的意思。

    第二封圣旨的内容是封一个女子为公主的圣旨,相对于第一份而言,第二份圣旨什么都不是。不就是封一个女子为公主吗?别说区区一个公主,就是封个皇太后关各方什么事情吗?还不是皇家自己供养?至于说公主封了个什么号,这时候谁还会关注这种小事情?

    所有的诸侯国代表第一时间跑回各自会馆,第一件事情就是讯鸟传书把天子的意思送了回去。然后才召集京中的谋士,琢磨天子这是什么意思?

    各方都在猜测,但有一点大家却是有共同语言的,那就是一致认为,天子怕了。

    从小到大,天子就是一个夹缝里求生存的样子货。说是皇室,哪家在乎过?好不容易靠着一个分封制让大家对天子多了那么一点点的敬意,让大家尊称了一声天子,可实际的地位,各方并不觉得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善。

    但最近几年不一样,京城的繁华程度日增,从王胜进了京城之后,各种珍稀的好东西层出不穷,连带的享受也多了起来。

    和京城的这种夜夜笙歌不同,各方可是始终都在励精图治,始终都在不停的争斗着。想必是这些日子里各方打成一片,和山越国的战斗让天子心有所感,为了让各方不至于误会天子有什么企图,所以才摆出来这么一副连内城城墙都扒掉的态度,给各方一个明确的信号,天子没野心。

    当然,收税这个,完全就是天子的一番小心思了。既然都已经表明态度表明的这么彻底,各方好意思不给天子点好处?何况天子并没有要求太多,就是要点金币而已,说实话,一点都不过分。

    不就是点金币吗?到京城听一场演奏会就得一个人十万金币,买一栋不错的府邸撑死一千万金币,一成不过才一百万金币,加上那个安居乐业税,说白了就是保护费,也才两百万金币。两百万金币很多吗?

    真要说麻烦,还是那个爵位的要求麻烦。各国的国主给自己的儿子买一个爵位,这不是多大的事情,一个男爵天子开价才一千万金币,随随便便就能拿出来。问题是别人的爵位。

    那些各家的长老重臣,谁不想把自家的子弟家人送到安全的京城去?别看天子扒掉了城墙,可是越是这样,才显得京城越发的安全。谁要敢在京城动某个人的家属,那就是天下公敌,人人得而诛之的,比当年王胜被全天下追杀的境遇都要惨。

    这种情况下,各方最坐蜡的其实是各自的国主。空白圣旨天子是给了的,爵位也给了,只看你自己封不封。

    不封吧,让各家的长老重臣们寒心。封吧,就得给封地,这岂不是就是人为制造一个国中之国,让偌大的诸侯国分崩离析吗?怎么看怎么像是天子的阴谋。

    就在各国国主都在为难之际,唐国却率先拿出了举措。封地依然还是要封赏,但是,被封赏爵位封地的功臣,只能拥有该封地的扣税之后的收入,却不能自己参与管理,封地的管理还是由各诸侯国统一派人管理。

    这一下,似乎爵位封地和各诸侯国的矛盾一下子就不存在了,这完全是一个各方都可以接受的结果。于是,皆大欢喜。想要爵位封地的,得到了爵位,得到了封地,甚至还得到了封地的收入。各诸侯国也并没有因此而分崩离析,依旧还是完整的诸侯国。至于天子有没有达到目的,谁在乎?

    京城常胜公府,天子面前的红人大内李总管亲自上门颁旨。当然,李总管可没敢摆出那套要王胜和媚儿跪迎圣旨然后焚香沐浴接旨的戏码,完全就是一副狗腿的模样,殷勤的把圣旨双手捧了送到媚儿的手中,脸上都要笑出花了。

    天子封媚儿为宁国公主,赐姓苏,这是自从天子分封制大礼仪以来,封的第一个有尊号的公主。赏赐府邸太监侍女,一整套的仪仗,以及可以随时入宫的资格。

    这些东西看起来普通,但这仅仅是表面下的东西。天子的诚意表现的很足,整个京城外城的开发,除了扒城墙之外,全都交给了媚儿。也就是说,整个上百亿的项目,全都交到了媚儿的手中,收入多寡,全凭媚儿心意,甚至连个财务监督都没有委派。

    “奴婢拜见宁国公主!”李总管相当的会凑趣,媚儿这边才接了圣旨,那边就已经以面见天子的礼节跪拜起来。

    “李总管快快请起。”媚儿在京城做生意这么些年,谁是真正的有权势谁是虚有其表,还能不清楚?李总管这幅做派,完全是忠于天子的表现,但也不乏让媚儿开心的意思。

    一般这种情形之下,肯定是要给赏钱的,不过李总管这种级数的人,能看得上那几个小钱?李总管随行的那些下属可以打赏,李总管却不能轻易的打发。

    “老李,你和老周还有老沈手上有没有余钱?”媚儿还没想好怎么打发李总管的时候,王胜在旁边开了口:“有的话就送到媚儿手上,媚儿下一个做首饰的铺子,算你们一人一分的份子。”

    非但没给赏钱,还要管人家要钱?这要是换成个脑子不清楚的,估计绝对和王恒媚儿翻脸。可李总管是谁,怎么可能不知道媚儿下一个做首饰的铺子赚钱有多恐怖?这简直就是王胜给他们扔金馅饼了,不抢到手里那才是傻子。

    ps:昨天第三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