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59章第六百零九章 扒城墙(下)!

    第六百零九章 扒城墙(下)

    王胜这次依旧没等媚儿和蔷薇,自己一个人先回去了。回去之后,就一头扎进了那个工坊当中,继续开始自己的雕琢手工。

    媚儿和蔷薇直到晚上才相伴着回来,然后兴高采烈的和王胜说起皇后娘娘如何的关心,给了她们这种首饰那种补药什么的。尽管这些东西她们随时可以买到,伸伸手估计就有人送上门来,但这可是皇后娘娘送的,意义绝对不一样。

    特别是蔷薇,被皇后娘娘多方叮嘱,让她照顾好王胜和媚儿的生活。为此还赏赐了蔷薇一整套的宫廷茶具,同样也有一套首饰头面,蔷薇开心的如同中了状元一般。

    傻姑娘,被人家夸奖几句送点东西就上钩了,难道看不出来,这是皇后娘娘在帮媚儿稳固地位吗?说到底,蔷薇也就是负责照顾王胜和媚儿生活的,地位天然就比媚儿低了一头。

    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王胜才和媚儿说起今天的事情。

    “媚儿,有个事情和你有关,你有权知道,但你可以选择先装糊涂,以后再问,也可以现在就知道,自己选吧!”王胜捉摸不定该不该和媚儿说,但总觉得不说似乎对不起媚儿,还是让媚儿自己选择吧。

    “那还是告诉我吧!”媚儿笑了笑,帮着王胜夹了一口菜放到王胜面前的口碟上,这才说道:“总不会比我是天子的女儿更震惊的消息吧?”

    “勉强算是个好消息吧!”王胜也不见外的吃完媚儿给夹的菜,才慢慢的说道:“皇后娘娘,可能就是你的亲妈。”

    “怎么可能?”媚儿直接瞪大了眼睛。尽管她早知道天子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可和王胜一样,她一直以为自己的亲生母亲已经死了的。现在王胜突然这么说,媚儿也有些激动。

    王胜把今天天子的说辞说了一番,然后才问媚儿道:“你和皇后娘娘接触这么长的时间,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就是感觉她对我好的过分。”媚儿一脸的不可思议,还带着些惊喜。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父母双亡被别人养大的孤儿,现在忽然间就父母双全,而且是这世上身份最尊贵的人,巨大的幸福让媚儿都有些不敢相信了。

    蔷薇也瞪大了眼睛。王胜出发前才说让她小心皇后娘娘,对媚儿这么好肯定另有所图,忽然之间变成这样的关系,似乎之前的怪异一下子就能解释了。

    “有九成的把握是真的。”王胜笑了笑,媚儿要是有一个亲生母亲来疼爱,那肯定是最好不过的事情:“有机会你们可以深聊一下,也许能知道不少皇室的秘辛。”

    “皇室的秘辛我没兴趣。”媚儿虽然激动,可是也知道什么是好东西什么不能轻易的打听。自己现在的状态多好,为什么非要主动投身到皇室那个无底洞中去?

    “另外,我和天子谈了个生意。”王胜等媚儿平静下来了,这才把后面和天子谈的东西说了出来:“本来只是个几千万上亿的小生意,后来没忍住,说的有点多,变成了一个差不多上百亿金币的生意。还好,天子一早就答应五五分成了,否则还得你去争。”

    “上百亿金币的生意?”哪怕媚儿和蔷薇已经见惯了上亿金币的生意,可一听到上百亿金币的生意,依旧还是被震惊的目瞪口呆。这世上还有这么庞大的生意?难道是把整个皇城买下来了吗?

    “不是整个皇城,是大半个京城。”王胜笑着解释了起来。把和天子说的那些东西复述了一遍,然后才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就是这些,真要是做起来了,恐怕能做的很大。”

    “天哪!”媚儿和蔷薇听完,全都是一脸的呆滞。上百亿的生意,竟然不是开玩笑,而是真的?

    “公爷你怎么不早说,亏大了啊!”媚儿反应过来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埋怨王胜:“早说的话,我们自己操作,怎么也好过五五分啊!平白无故给他那么大一笔金币,亏大了啊!”

    “得!”王胜笑着冲蔷薇说道:“看来我这个夫人没白疼,知道从自己老爹家往自己家里搬东西。”

    蔷薇吃吃的笑着,什么话也不说,就这么看着媚儿在那边作怪。

    接下来王胜就后悔了。

    不该和媚儿蔷薇在晚饭的时候说这些东西的,这不,吃过晚饭,两个财迷就开始把王胜踢到一边,开始商量这件事要做的话有多大的可信性,需要如何操作,具体要拿出多少的启动资金才能开始的,等等一系列。因为两女聊的太过于兴奋,以至于王胜要睡觉的时候两女还在精神着,把王胜给撇到了一边,只能一个人独守空枕。

    媚儿和蔷薇这种见惯了上亿金币的主都是这样,从小到大一直入不敷出的天子的反应显而易见。甚至于没等媚儿和蔷薇讨论出个结果,第二天一早,天子就召集了各方诸侯国的代表,着急慌忙的宣布了。

    第一件事就是保护费。内城居住必须要有爵位,房屋地皮买卖的交易税一成,安居乐业税一成。如果是各大诸侯国国主的子弟,允许他们用金币来购买不高于自己父亲两级不低于最低男爵的爵位,这个名额每个国家只有一个。至于其他人,那就得立功受封才行。

    还好,之前天子为了对付山越国,已经给了各国每家几份空白圣旨,爵位都已经填好,但名字和封地都是空白的,让他们自己找自家家主去想办法。

    这消息一出,各方代表统一的反应,就是天子是不是想金币想疯了?居然想出来这么一个敛财的法子?

    各方代表正要反对,却被天子提前阻止了,事情还没有宣布完。紧接着,天子就宣布了第二件事情。

    皇城之外,京城的内城外城的城墙,天子会全部扒掉。以此来表明天子和皇家不参与天下争霸的态度。

    宣布完这个之后,天子才问各方代表的意思。

    还能有什么意思?各方代表这时候谁要是反对谁就是棒槌,谁就是二傻子。不管怎么说,天子愿意自废武功,难道大家还不欢迎吗?和这条相比,不就是贪点金币吗?给!

    ps:昨天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