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56章第六百零八章 更大的大饼(上)!

    第六百零八章 更大的大饼(上)

    每个人都会有下意识的思维误区,这很正常,就连王胜也一样。用地球上那句古诗来形容,那就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天子也好,三大供奉也好,连那些朝臣也好,他们思考问题的角度,肯定是直接从自己从天子的角度出发的。自家门口就有一群高手恶客,不担心才怪。

    可反过来想的话,结果却又截然不同。那些人是来避难的,难道他们会把这个唯一的避难处摧毁吗?谁愿意每天生活在担惊受怕之中?与其如此,那为什么不住在自家国都之中,不是更安全吗?

    不同的角度出发,就会有不同的结论。天子他们很显然是钻了牛角尖了。

    王胜一提醒,天子就想明白了,原来如此。怪不得王胜说是好事?这些各大诸侯的重要人物来的越多,各方互相牵制的力量就越大,京城也就越安全。

    谁敢这时候动手,那绝对是天下公敌。那些想要求个安稳的家伙们,绝对会动用高手将不守规矩的人干掉以维护规矩。这就如同无忧城内城不许动手一样,不管谁动手,无忧城的人全都会出手对付他。

    这一下,天子立刻不担心什么了,喝酒的动作一看就是放下了心中重担之后的轻松。

    周管事也是满脸佩服的看着王胜。天子只要有什么难以决断的事情,来到王胜这边,基本上都能找到答案。这就是本事,别看王胜只是说了几句话,可比他们三大供奉费尽心力安排的强大防护都要管用。

    几乎半个多月的担忧尽去,连媚儿和皇后的身份都对王胜说了出来,天子两件大事都落了地,心情放松之下,喝酒都喝的痛快。

    “想不想赚一笔?”王胜见天子高兴,心中忽的冒出了一个点子,冲着天子问道。

    “赚一笔?”天子一愣,谁会嫌金币多?不过,很显然王胜是打算从那些各大诸侯国的重要人物身上赚一把,可这些人的金币,不好赚吧?

    “怎么说?”天子有心赚,但也有疑虑,所以直接冲王胜请教道。多少次的问题解决告诉他,向王胜请教,不丢人。

    “这些人来京城避难,怎么也得交点保护费吧?”王胜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就这么平白无故的让他们避难?”

    “怎么收?”天子点了点头,这些家伙们平白让自己好多天时间没睡好,收点保护费太应该了。

    “先说好,五五分。”王胜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伸出大手,露出五根手指头,在天子面前晃来晃去。

    天子眼睛一瞪,就打算发火。开玩笑,这是向天子交保护费,你居然也敢分一半?

    “闺女!闺女!”王胜一看天子的架势,直接说了两句闺女,天子的怒火还没发出来就泻了一半。

    “给个痛快话,五五分行不行?”王胜等天子平静下来,才一边砸吧着小菜,一边问道。

    “行!”天子咬牙切齿的回答道。为了媚儿,给了,就当是给媚儿的嫁妆了。

    “收税!”天子这边一答应,王胜马上就说出了答案。然后天子就傻了眼。

    “你是让我加税,然后被人唾骂横征暴敛吗?”天子咬着牙问出了这句话,看着王胜的目光简直要杀人。

    “谁让你向普通老百姓收税了?”王胜很是鄙视的斜睨了一下天子:“跟你说了是保护费,当然是向那些重要人物收了。”

    “我派人直接上门,找他们收税?”天子气乐了:“你信不信我的征税官这边进门,说完之后就会被踢出门?”

    “买房买地总要过户,在官府备案吧?”王胜再次给了天子和周管事同时一个鄙视的眼神:“我不信你这段时间的买卖全都高高兴兴的批准了,肯定都还压着吧?”

    “那又如何?”天子反问道。

    “过户的时候,照买卖价格的一成征收交易税。”王胜随口就给了一个方案:“另外,在京城内城居住,增收房产价值一成的安居乐业税。”

    噗!天子一口酒再次没忍住,喷了。

    “买房买地收点交易税也就算了,那些人既然按照市价两倍买房买地,也不差多这一成。”天子忍不住冲着王胜喷道:“你这安居乐业税是什么东西?凭什么要收?”

    “就凭你身为天子,要努力把京城建设成为最安全也最不需要防护的所在。”王胜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所以,在征税的同时,你会宣布,京城内城的城墙会扒掉。当然,外城的你要觉得不顺眼,一起扒掉也可以。”

    扒掉京城的城墙,以前王胜就和天子说过,并不是突发奇想。只不过当时是为了让天子受万民拥戴,但现在嘛,则是再次给各大诸侯释放一个强烈的信号,天子连城墙都扒掉了,显然是对各大诸侯不设防的。

    这个信号一释放出去,各大诸侯就会越发的对天子放心。天子都做到这份上了,给点金币算什么?甚至因为天子这边的表态,各方不用担心天子从背后偷袭的话,他们自己就会打的越发的不可开交。

    天子就是天子,刹那间就从王胜这句扒掉城墙上想到了许多的好处。这个节骨眼上,天子做出这种不设防的姿态,简直就是神来一笔啊!

    啪,天子一拍大腿,忍不住赞道:“高明啊!”

    扒掉城墙简直就是最高明的以退为进的手法,端的是神妙。天子再看王胜的时候,都忍不住想要给王胜封个驸马的官,让他老老实实帮自己出主意了。

    “对了,扒掉城墙空出来的地方卖掉的金币,也得五五分。”王胜不忘记又从天子身上扒下一层皮来。

    “休想!”天子大怒,主意是好主意,可凭什么扒掉自家的城墙卖地的金币要分王胜一半?京城内城一圈的城墙,护城河内部这一部分,面积也绝对不小,卖个上亿金币实在是太简单了。

    “你可想好了再说。”王胜毫不退让的盯着天子:“要不我让媚儿来和你谈,到时候可就不是五五分那么简单了。”

    ps:昨天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